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杀了皇后的人
    本来看她长的丑陋,又是个来自偏远城镇的村妇,秦菲娴出生大家闺秀,又是当朝皇后,自然不会把这种不入流的女人放在眼里。

    可是听冷家姐妹说,就连焚血第一公子都中了她的道,还主动邀请她湖上泛舟。

    足以见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她决不能掉以轻心。

    想到这里,秦菲娴的面色阴沉得可怕,望着苏陌凉的眼神,也带着些敌意,沉默片刻后,忽然询问道,“陈公公,是焚天君主动让清音郡主进宫治病的吗?”

    陈公公闻言,表情一滞,老实回答,“回娘娘,不是!”

    秦菲娴听到这话,自然明白是平南王主动带陆璃音进宫的,当场大声呵斥,“哼,平南王真是好大的胆子,焚天君让他寻找名医,他到好,直接把他女儿送进宫了。如此把焚天君的身体当儿戏,实在太不像话了!”

    “传本宫的懿旨,从今往后,不准清音郡主再进宫为焚天君治病,要是焚天君身体有个闪失,就算郡主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陈公公看到皇后动怒,急忙劝道,“皇后娘娘,焚天君已经答应让清音郡主看病了,这样不太好吧。”

    “放肆!本宫这么做,全是为了焚天君的身体着想!焚天君的病,就连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陆璃音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医得好。焚天君的身体已经够糟糕了,要是再出了什么差错,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吗?”秦菲娴威严的训斥,掷地有声,震得陈公公脸色发白。

    他一个奴才,哪能承担这么大的责任,眼下被皇后质问得开不了口,只有沉默。

    苏陌凉好不容易才有了进宫治病的机会,怎么可能因为一道懿旨,就被迫放弃。

    面对皇后的刁难,她眉头轻蹙,不卑不亢的反驳,“皇后娘娘,焚天君已经决定接受臣女的治疗,就算要拒绝,也该焚天君下令吧,你这样私自决定,岂不是越俎代庖了吗!”

    秦菲娴之前听冷家姐妹说,陆璃音是个牙尖嘴利,目中无人的女子,现在见她顶撞自己,才承认此人的确太过狂妄嚣张了,面上顿时掀起愠怒,厉声训斥,“陆璃音,你放肆!居然敢这么跟本宫说话,樊嬷嬷,给本宫掌她的嘴!”

    刚才听她和焚天君待了一晚上,秦菲娴心头有气,正找不着理由教训她呢,现在有机会,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皇后身后的樊嬷嬷得令,顿时撸起袖子,大步朝着苏陌凉走去,一张老脸布满凶狠之色,那模样简直恨不得吞了苏陌凉。

    陈公公看到这一幕,心下一惊,慌张的劝道,“皇后娘娘,使不得啊,清音郡主现在是焚天君钦点的大夫,你要是打了她,老奴要怎么跟焚天君交代啊。”

    “陈公公,陆璃音无法无天,胆敢顶撞本宫,触犯了宫规,难道本宫身为后宫之首,还教训不了一个郡主了吗?”秦菲娴冷哼一声,大声质问,问得陈公公哑口无言。

    “可是--可是--”陈公公看到樊嬷嬷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而皇后又态度坚决,非要教训陆璃音不可,他面色为难,急得冒汗。

    苏陌凉眼看着樊嬷嬷扬起了手臂,猛地大声呵斥,“放肆!我再如何不堪,也是焚天君册封的郡主,岂是你个奴婢可以随便动手的!”

    樊嬷嬷被苏陌凉凶狠的气势吓了一跳,顿时僵在了原地。

    秦菲娴没料到陆璃音嚣张到这个地步,还敢呵斥她的嬷嬷,违抗她的命令,更是怒火中烧,咬牙大吼,“陆璃音,这是本宫下的令,樊嬷嬷代表的是本宫,你这是在呵斥本宫不能对你动手吗!”

    “臣女不敢——”苏陌凉回道。

    “哼?本宫看你不是不敢,是胆大包天,要知道就连平南王见了本宫都要恭恭敬敬的,你个有名无实的郡主,竟敢顶撞本宫,本宫没有把你拖下去打板子,已经是格外开恩了!没想到你还敢反抗,樊嬷嬷,赶紧给本宫教训她。”

    樊嬷嬷得令,再度扬起手臂,准备照着苏陌凉的脸蛋狠狠拍下。

    苏陌凉为了不暴露实力,只有忍耐着,打算挨下她的巴掌。

    然而,就在这时,她身侧忽然掠来一道身影,猛地抬手,一把擒住樊嬷嬷的手腕。

    只听咯噔一声脆响,樊嬷嬷的手臂被直接扭断了,可她还来不及惨叫出声,就被人给硬生生的甩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都不带挣扎一下的,就直接断了气。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大惊失色,秦菲娴和冷家姐妹当场震在原地,目瞪口呆,哑然失声,显然被吓傻了。

    就连苏陌凉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了一跳。

    她震撼的咽了咽口水,顿时抬眸望向挡在她身前的男人。

    当看清楚他的身份时,苏陌凉瞳孔涌上极致的震惊,生气的呵斥道,“云乾!你疯了,我不是警告过你,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手吗?”

    这个樊嬷嬷好歹是皇后身边的人,他竟然一掌把皇后的人给杀了,这把事情闹得也太大了吧。

    本来只是女子之间的斗嘴,现在闹出人命来,想要收场,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啊。

    然而云乾却冷着脸,强硬的将她护在身后,低沉的声音冷如冰刺,“属下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护主子。”

    苏陌凉听到这话,看着他冷硬的侧脸,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意,心忽然被狠狠撞击了一下,涌上难言的震惊,此时此刻,她呆住了。

    就连对面秦菲娴怒不可遏的大吼,她也充耳不闻,死死的盯着云乾的侧脸,眼睛像是生了锈,再也转不动了。

    这种感觉——太熟悉!

    “陆璃音,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纵容你的人,杀死了本宫的嬷嬷!来人啊,把陆璃音给本宫抓起来!”秦菲娴亲眼看到自己的贴身嬷嬷死于非命,差点气晕过去,咬牙切齿的大吼着要治苏陌凉的罪。

    得了皇后的命令,周围的侍卫全都涌了上来,准备对苏陌凉出手。

    谁知,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低吼,如平地一声惊雷,震得大伙儿全都停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