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明显的偏袒
    这时候,只见焚天君从远处走了过来,那张美艳绝伦的容颜,在阳光的照耀下,像是散发着淡淡光芒,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黯然失色。

    他阴鸷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浑身散发出的威严,震慑得大伙儿赶紧下跪行礼,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不敢吭声。

    秦菲娴因为死了贴身嬷嬷,看到焚天君出现,情绪异常激动,顿时指着苏陌凉,怒火冲天的告状,“焚天君,你要为臣妾做主啊。这个陆璃音竟然纵容她的护卫杀害了臣妾的樊嬷嬷。你也知道樊嬷嬷跟在臣妾那么多年了,算是臣妾半个娘亲,陆璃音如此大逆不道,目无王法,胆敢在宫里杀人,实在太可恶了。焚天君一定要严惩她!”

    冷家姐妹看到焚天君驾到,震惊之后,心里顿时涌上欣喜,幸灾乐祸的盯着苏陌凉,等着焚天君的火山爆发。

    陆璃音冲撞皇后已经触犯了宫规,现在更是在宫中杀了皇后跟前的红人,这样无法无天的举动,就算不死,也得被扒层皮啊。

    哼,这陆璃音还妄想勾引焚天君,没想到人没勾到,反而还闯了祸,惹上了牢狱之灾。

    说来,也是活该!

    而凤墨邪听到这番控诉,紫色眸子划过一道隐晦的惊芒,低头看了一眼摔在地上已经断了气的樊嬷嬷,随后将目光移向了苏陌凉和云乾。

    冰冷的视线在云乾的身上定格了一会儿后,凤墨邪才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目光,冷淡道,“不过是个奴才,死了就死了吧,皇后没必要这么小题大做。”

    听到这话,秦菲娴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面上顿时掀起惊愕之色。

    她听错没有,焚天君叫她就这样算了?没必要小题大做?

    陆璃音在宫里公然杀人,还是杀的是皇后的人,这也叫小题吗?

    冷絮晴和冷絮月本还期待焚天君发怒,惩治陆璃音,哪知道,非但没惩治,还让皇后就这么算了,两人唇角的笑意猛然凝固,表情满是错愕,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焚--焚天君,陆璃音她--杀了臣妾的嬷嬷啊,怎么能就这么算了?”秦菲娴一向摸不准焚天君的心思,现在就更摸不准了。

    焚天君虽然阴晴不定,但还不至于是非不分啊。

    这明摆着是陆璃音闯了大祸,他却完全不追究,这也太奇怪了吧。

    焚天君见秦菲娴还不肯罢休,顿时拧起眉头,沉声低斥,“够了。樊嬷嬷死了,还有张嬷嬷,李嬷嬷,王嬷嬷,你想要哪个嬷嬷,本君赐给你就是了,没必要在这里大吵大闹,有失你皇后的仪态!”

    被焚天君这么一吼,秦菲娴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她好歹也是当朝皇后,后宫之首,如今死了嬷嬷,焚天君非但不惩治凶手,反而斥责她有失皇后的仪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下不来台。

    她堂堂皇后,被一个郡主,还是王爷从乡下认来的义女,骑到头上去了,这世上有她这么憋屈的皇后吗?

    面对焚天君的疾言厉色,秦菲娴的鼻子顿时涌上酸意,心更是觉得委屈,抽痛得厉害。

    冷絮月看到这一幕,也是被焚天君的态度弄懵了,着急的帮腔道,“焚天君,这个陆璃音太嚣张,仗着自己被封了郡主,连皇后娘娘都不放在眼里,之前顶撞娘娘也就算了,娘娘说她两句,她竟然还动手杀人。若是不严惩她,传出去了,陆璃音岂不是爬到皇后的头上去了!”

    冷絮晴也是连连点头,接过话来,“是呀是呀,陆璃音杀了人都不惩罚,皇室的威严何在,这要是传出去,皇室不就沦为笑柄了吗?”

    “放肆!”一声愠怒的低吼猛地扬起。

    众人只见焚天君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紫色眸子闪烁着诡异的冷芒,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妖冶异常,形如鬼魅。

    冷家姐妹对上这样的视线,心里发毛,颤栗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此时此刻,都是屏气凝神,不敢随便吭声。

    秦菲娴看到冷家姐妹为自己抱不平居然得了呵斥,心里更是生气,不甘心的说道,“焚天君,陆璃音杀人是这么多人亲眼看到的,你这样偏袒她,如何堵住这悠悠之口啊?”

    “皇后,你好大的胆子!陆璃音现在是本君的御用太医,从昨天起开始负责本君的身体,照你那意思,本君的身体还抵不上你身边的一个嬷嬷重要吗?”焚天君沉着脸,妖艳的容颜竟是显出几分阴冷,压低声音,厉声质问道。

    秦菲娴闻言,神色一震,瞳孔跃上惊色。

    她没料到,陆璃音竟然被焚天君封为了御用太医,这也太离谱了吧。

    冷家姐妹也是不敢相信的盯着苏陌凉,半天消化不了突如其来的消息。

    这个陆璃音还真是厉害,这才一晚上的时间,她就为自己争取了御医之名。

    要知道,想当焚天君的御医那得必须拥有丰厚的学识和阅历,高超的医术,还得有名正言顺的地位,陆璃音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怕是连药材都认不完,竟然成了焚天君的御医,这绝对是她们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的狐媚功夫可真是炉火纯青啊!

    秦菲娴听到这话,只觉得荒唐至极,忍不住再度开口劝道,“焚天君,你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一个乡下丫头,懂什么医术啊,她分明是存了攀龙附凤的心思,她--”

    秦菲娴还想继续劝说,可焚天君显然已经没了耐心听下去,猛地一口打断,“够了,今天的事儿就到这里,要是有人再敢质疑本君的决定,就到黄泉路上,去跟樊嬷嬷做个伴儿吧。”

    焚天君阴鸷的扫了冷家姐妹一眼,目光最终落到了皇后的身上。

    秦菲娴被这冰冷的眼神一瞪,如遭芒刺,只觉得脊背像是爬上了一条毒蛇,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这一幕,她很清楚,焚天君今天摆明偏袒定了那个陆璃音,她要是再不依不饶,只会落个不识大体,有失仪态的罪名。

    思及此,秦菲娴只有握紧手指,强行忍下内心的愤怒和不甘,逼不得已的颔首领命,“是——”

    冷家姐妹看到皇后都妥协了,她们虽然恨不得冲上去把陆璃音大卸八块,但也不得不认命的闭嘴,暂且隐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