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嫁给谁关你屁事!
    听到这话,晏凌宇终于明白过来。

    什么为王爷分忧啊,全都是幌子。

    她摆明了就是想进宫接近焚天君!

    难怪她对自己一点都不上心,原来她的目标竟然是焚天君。

    他就说,他的魅力怎么可能会碰壁,要知道在焚血帝都,年轻一辈中,除了焚天君,就没人比他更优秀的了。

    真是没想到,这个陆璃音野心这么大,把主意打到焚天君身上去了,可恶!

    想到这里,晏凌宇脸上绷起怒意,气得握紧了手指。

    而后,便是气咻咻的转身离开。

    可是,他才刚走几步,就看到一辆马车飞速驶了过来,随后就看到陈公公下马车,伸手打开了车门,将里面的人搀扶了出来。

    陆璃音的身影一下子闯入晏凌宇的视线,更是激起了他的愤怒,他想也不想的走上前,咬牙吼道,“陆璃音,你还真是不简单啊,算我看错了你!以前,我虽然觉得你长得丑陋,但我以为你至少是个洁身自好,有思想,有主见的女子,跟其他张扬跋扈,嚣张任性的千金小姐不太一样。没想到,你也是个攀龙附凤,俗不可耐的女人!”

    苏陌凉刚一下马车,就被晏凌宇劈头盖脸一顿数落,疑惑的蹙起了眉头,“晏凌宇,你发什么疯?我哪里惹你了?”

    苏陌凉发现,自从给他喂了毒药后,自己就被他缠上了。

    早知道,当初就该一巴掌解决了他,省得在这里闹心。

    看到苏陌凉装傻,晏凌宇更是气得冷哼,“陆璃音,你自己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自己心知肚明,我都懒得开口,免得脏了我的嘴!”

    听到这么难听的话,苏陌凉也是有些生气,反问道,“晏凌宇,麻烦你说清楚,什么叫见不得人的事儿?”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主动进宫为焚天君治病,不就是想勾引焚天君吗!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真叫人恶心!”晏凌宇觉得被戏弄了,自尊心受创,说话极其的尖锐刺耳。

    本来他对她已经开始改观,甚至带了些欣赏,却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

    苏陌凉闻言,是相当无语,板着脸色,不悦的呵斥,“晏凌宇,你闲事会不会管得太宽了,我进宫为谁治病,那是我的自由,与你何干?还有,别用你肮脏的思想来评判我的行为,你还不配!”

    “你——”晏凌宇被她堵得语塞,顿时气得满脸铁青。

    这个女人真是一点没把他放在眼里,实在太可恨了!

    “我肮脏?肮脏的是你才对吧!想要爬上焚天君的床,就你那长相,你还不够格!”晏凌宇不服气的反驳回去。

    在他看来,身边美女环绕的焚天君怎么可能看得上像陆璃音这种长相,这种身份的女人。

    当初就连貌美如花的冷絮月,焚天君都不爱搭理,更别说陆璃音了。

    所以,她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做白日梦呢!

    一旁的陈公公看到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忍不住开口劝道,“晏公子,清音郡主是真的在为焚天君治病,焚天君已经封清音郡主为御医了,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陈公公虽然也跟晏凌宇的想法一样,但为了讨好陆璃音,面上还是要为她说话,赢得她的好感。

    “什么?御医?”晏凌宇听了这话,更是惊了一脸。

    焚天君疯了吗,竟然封一个小姑娘为御医!

    “陈公公,你搞错没有,焚天君怎么会——怎么会——”晏凌宇不敢相信的指着苏陌凉,竟是说不出话来。

    陈公公却是笑了笑,“焚天君亲口封的,老奴怎么可能搞错。”

    焚天君为了她,连皇后的面子都不给,这个御医还有些不简单呢。

    听到陈公公这样说,那就是千真万确的意思了。

    意识到这一点,晏凌宇又震惊又愤怒,面色黑得发青,咬牙切齿的道,“呵呵,陆璃音,你可真会伺候男人啊,不过一个晚上,你就把焚天君给收复了,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你的狐媚手段。”

    “放肆!晏凌宇,你拒绝了婚事儿,还敢到我们平南王府门口来撒野,你好大的胆子!”

    这时候,身后猛地扬起一声怒吼,晏凌宇被吼得一怔,顿时转眸朝身后望去。

    只见平南王和平南王妃从王府里走了出来,看他们黑着脸,满脸愠怒,应该是听到了他刚才的话。

    晏凌宇见此,才稍稍收敛了气焰,只是脸色依然十分难看。

    “哼,你这小子,不知好歹,本王屈尊降贵,有意与你们晏家结亲,结果被你这个小兔崽子羞辱地体无完肤。现在更是跑到我王府来羞辱本王的女儿,晏凌宇,你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啊。”平南王看到晏凌宇就是一肚子的气,想到当日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他难堪,此时就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两巴掌。

    晏凌宇听到这番指责,也是忍不住反驳起来,“王爷,你也不要说得这么理直气壮。陆璃音当初故意刺激我拒婚,不就是你们的阴谋吗,你的目的根本不是跟晏家结亲,而是费尽心思,想要把陆璃音送到焚天君的身边去!只是,你们不好拒绝焚天君的旨意,就让我来当这个冤大头。如今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真是讽刺可笑!”

    “你——”平南王顿时被他的血口喷人,气得面颊涨红,怒目圆睁。

    他女儿看他为焚天君的病,焦头烂额,才好心好意的为他分忧,冒着风险进宫给焚天君治病,结果竟然被人渲染地这样不堪。

    什么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他总算是见识了。

    越想越气,平南王索性愤怒的大声呵斥,“就算本王想把陆璃音送进宫又如何,她嫁给焚天君总比嫁给你好吧,再说了,你都已经拒婚了,本王的女儿要嫁给谁,关你什么事儿?用得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吗?”

    晏凌宇闻言,胸膛的怒火差点爆炸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点头,“是,不关我的事儿,我今天是吃饱了撑的才来这里。陆璃音,算我看走眼,你好自为之。”

    说罢,晏凌宇怒气冲冲的拂袖离去,弄得苏陌凉一脸无语,真不明白他到底在气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