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焚天君的梦话
    看到晏凌宇走了,王爷和王妃才稍稍缓和了面色,朝着苏陌凉笑着说道,“音儿,刚听陈公公说你被焚天君封为御医了,你倒是有两把刷子啊。”

    苏陌凉谦虚的笑了笑,“焚天君比较配合治疗,所以疗效不错,不过能不能完全治好,我也没有太大把握,只能说尽量改善。”

    王妃笑眯眯的接过话,语气带了些骄傲,“不管怎样,这也是你的功劳,这份殊荣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啊,你要好好珍惜。”

    平南王大笑着点点头,“是呀,这次焚天君给你机会,你可要好好表现,给晏家那瞧不起你的小子看看,让他后悔去吧。”

    刚刚看到晏凌宇怒火冲天的离开,平南王倒是觉得有些解气,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陌凉听到这话,失笑着摇摇头,而后望向陈公公,感谢道,“今天有劳陈公公亲自送我回来。”

    “哈哈,郡主客气了,既然郡主已经到家,那奴才就先回宫复命了。”说着,陈公公就招呼着车队,原路返回,很快驶出了苏陌凉的视线。

    时间一晃,又是过去两天,这段时间,苏陌凉还真的正儿八经的研究起了医书。

    毕竟给焚天君治病,开不得玩笑,上次是她运气好,把他给哄睡着了,总不至于每次都那么好的运气吧。

    所以,她学了些实在的知识,结合她现代的方法,列举了不少改善睡眠的措施,在饮食,作息时间,环境,睡姿,身体状况,心理状况各方面都做了系统的计划。

    想来,只要这样内外兼顾的调理,应该会有所成效。

    就在苏陌凉一边努力修炼,一边潜心医术的时候,焚天君果然派了陈公公来接她入宫。

    苏陌凉这次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打定主意趁他做恶梦的时候,好好搜查下他的寝宫,绝对不能错过任何一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入夜,她坐着马车,再次驶入宫中。

    当她再度来到寝宫的时候,焚天君已经恭候多时了。

    她例行惯例,恭敬的上前给他请安,“臣女叩见焚天君。”

    听到她来了,倚在榻上的焚天君才缓缓睁眼,一双妖冶的紫色眸子在黑暗中,绽放着诡异的暗茫,凝视着珠帘之外的娇小身影,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

    这两天,他试了无数次,想要看看,在没有陆璃音的安抚下,是否还能安稳地睡一觉。

    可每次睡着后,他依然会陷入梦境。

    这次,在梦境中,他得知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就是那个让他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名字!

    他本以为上次在陆璃音的安抚下睡得安稳,只是个偶然,现在看来,这个陆璃音还是有点作用的。

    所以,他不得不把她再次请入宫来。

    沉吟片刻后,他冷冷开口,“起来吧——”

    苏陌凉得令,这才起身,从怀里掏出药方,解释道,“焚天君,臣女上次用呼吸法帮助你入眠,小有成果,这次我打算从体内调养,来改善你的睡眠状况。这是臣女一早写好的方子,说来,上面都不算是药材,而是大枣,阿胶之类的补品,本身就对身体无害。凑在一起熬成药,有益气补肾,清心安神的功效,只需要早中晚各服用一次即可。”

    听到这话,焚天君倒是没有任何疑问,直接扬声唤道,“陈公公——”

    一直候在殿外的陈公公听言,立马快步走了进来,躬身等候吩咐,“奴才在。”

    “你把药方交给张太医瞧瞧,若是没有问题,就让他照着这个方子煎药。”

    陈公公听了,立马应是,“奴才这就去。”

    说着,他便是接过苏陌凉递上的药方,快步退了出去。

    见他走了,苏陌凉才收回目光,朝着那珠帘之后望去,试探性的开口,“焚天君,你若是不愿跟臣女提起梦到过什么,其实你可以把梦里的场景画出来,在梦里没有搞清楚的事儿,或许,你画出来后,就能想明白了,总比你一直憋在心里困扰的好。这也算是一种发泄的方式吧。”

    焚天君闻言,微微挑眉,眸底划过一道惊色,显然是没想过还有这种发泄的方式。

    他在梦里的确有非常多的问题得不到解决。

    他每一次做梦都是些零碎的画面,若是照着陆璃音说的画出来,说不定真能拼凑着完整的画面来。

    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

    想着,焚天君舒展开眉头,神情显得放松不少,不得不承认,这个陆璃音的确是比其他的太医管用。

    苏陌凉没有得到他的回应,摸不准他的心思,再度小心翼翼的提醒,“焚天君,现在时间不早了,要想调整好睡眠,要养成良好的习惯,千万不能晚睡,所以,现在你可以闭上眼睛,慢慢放松,试着进入睡眠了。”

    焚天君虽然对她不是完全的信任,但经过上次安稳睡过一觉后,那种莫名温暖的力量,吸引着他,不禁想要索取更多。

    所以,他只有照着她说的,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苏陌凉还像上次那般引导着他,给他勾勒出心旷神怡的自然风景,用轻柔缓慢的语言,来慢慢放松他的神经。

    就这样催眠了一个小时,苏陌凉才渐渐停了下来。

    由于,她被珠帘阻隔在外边,不太清楚里边的状况,又不敢贸然的掀开珠帘去瞧。

    她只有站在原地,踌躇着,想着办法。

    就在这时,陈公公端着刚熬好的汤药从外边走了进来,“焚天君——药已经——”

    苏陌凉见此,惊得立马上前接过药碗,朝着陈公公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压低声音,警告道,“小声点,别把焚天君吵醒了。”

    陈公公闻言,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交给她后,便是悄悄退了出去,不敢打扰焚天君休息。

    看到他走了,苏陌凉才端着热气腾腾的药水,朝着珠帘走去,小声试探性的询问,“焚天君——药好了——要不要喝了,再睡?”

    与此同时,她悄悄掀开珠帘,朝着里面探去。

    这时候的焚天君双目紧闭,面色纠结,额头还如上次那般满头大汗,俨然是陷入了噩梦中。

    真不知道,他到底梦到了什么,会这样的痛苦——

    可惜,他不愿说起,苏陌凉也没办法得知他的秘密。

    想着,她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想要确认,他是否真的睡过去——

    然而,不等她靠近,只听到焚天君忽然痛苦的唤起来,“云浅歌!云浅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