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云乾失态
    苏陌凉听到这样的反问,差点吐血。

    敢情他也认为她是在勾引他,那她还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过,虽然目的不是勾引他,但她也的确是别有所图,苏陌凉只有忍耐的道,“臣女只是想替父亲分忧,焚天君想多了。”

    “是不是想多了,你心里清楚。既然想为你父亲分忧,那就乖乖的陪本君睡觉,不然,你父亲还会焦头烂额。”焚天君说着,便是紧了紧她的身子,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此刻抱着她,鼻尖嗅着她淡淡的体香,焚天君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和放松,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从小到大,他无时无刻都在警戒着四周,因为永远有人想害他,每一刻都不能放松。

    所以,他渐渐养成了这种自闭的性子,就连跟妃子在一起例行公事儿的时候,也绝不会抱着对方。

    说来,这还是第一次,他主动的抱人,主动的靠近,并且这种感觉还不赖。

    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和轻松。

    为了以防苏陌凉趁他睡着的时候有小动作,凤墨邪还是警惕的点了她的穴道,方才安然的入睡。

    苏陌凉本还想着趁他睡着,再悄悄起来,谁知道这个男人这么阴险,简直不给她一点反抗的机会,实在可恶。

    看目前这样子,她只有另外找机会搜查焚天君的寝宫,不过好在她在进宫之前,给血战团送了信,让他们今晚夜探皇宫,趁着焚天君被她牵绊住的时候,搜查除了寝宫之外的地方。

    想来,现在这时间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为了暂时稳住焚天君,苏陌凉只有忍辱负重,被他搂在怀里,陪他睡觉。

    就连苏陌凉也不知道为什么,焚天君抱着她,的确是睡地比较沉。

    苏陌凉之前听到云浅歌的名字,对他的梦充满了好奇,本还想窃听下他的梦话,谁知道他在此之后,再也没有说过梦话。

    而云浅歌三个字却是回荡在她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心也像是蒙上了一层阴翳,压抑得很。

    这一刻,她不得不正视起一个问题,焚天君到底是谁?

    他的梦里到底有怎样的过去?

    不知怎么的,她总感觉这个过去很有可能跟自己有关。

    这一想,她便想了一晚上,直到外边的陈公公走进来,低声唤道,她才回过神,意识到天亮了。

    此时焚天君缓缓睁开眼睛,脸上多了些许满足的神情,而后低声吩咐,“伺候本君更衣。”

    陈公公闻言,顿时挥手,让早已候在一旁的宫女上前伺候。

    宫女得令,赶紧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苏陌凉看到人群鱼贯而入,着急的叫起来,“焚天君,你倒是把我穴道解开啊。”

    要是让这群宫女看到她跟焚天君睡了一晚上,估计又得传出不少的风言风语,更是坐实她勾引焚天君的罪名。

    只是此刻此刻,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几个宫女一进来就看到苏陌凉睡在焚天君的榻上,眼睛里顿时涌上怪异暧昧的神色,苏陌凉看到这一幕,不用猜,也知道她们误会了。

    焚天君见她面色难堪,星眸闪过一丝狡黠,而后才伸手替她解了穴道,毫不在意的起身,取过宫女手里端着的衣服,随手套在身上,明明是那么不经意的穿戴,偏生带着几分潇洒和惊艳来。

    果然,拥有一副好皮囊,不管做什么,都是养眼的。

    此时苏陌凉得了自由,立马从榻上跳下来,赶紧退开好几步,与焚天君保持一段距离,恭敬的垂首,告辞,“时间不早了,臣女也该回去了。”

    话落,苏陌凉不等凤墨邪开口,便是行礼,快步退了出去。

    落荒而逃的身影,倒是让凤墨邪扬起了嘴角。

    苏陌凉一从焚天君的寝宫出来,便是看到云乾站在门口,焦躁地来回踱步。

    那张平凡得没有任何辨识度的脸上,五官竟是皱到了一起,面色又黑又臭,还带着些怒意。

    苏陌凉见此,一扫刚才的郁闷,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表面却要装作淡定的走过去。

    云乾看到苏陌凉总算是出来了,顿时睁大眼睛,快步迎上去,“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苏陌凉见他紧张的样子,心里好笑,故意刺激道,“陪焚天君睡了一晚上,所以耽搁了时间。”

    “你说什么!你们睡在一起!”云乾闻言,猛地瞪大双目,竟是控制不住的低吼一声,本就难堪的面色更是黑得跟那锅底有的一拼。

    看到他这么剧烈的反应,苏陌凉憋着嘴角的笑意,故作生气的斥责,“放肆,你个暗卫,对着主子吼什么吼!”

    云乾得了呵斥,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收敛了情绪,抱拳道,“属下知错,主子恕罪!”

    可就算是请罪,那张脸依然笼罩着一层寒霜。

    苏陌凉看到这里,不用想也知道他憋了一肚子的火,如今面对她的呵斥,还要委屈求全的隐忍,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忍俊不禁。

    说来,苏陌凉也是对他憋了一肚子的火呢。

    他也有今天,纯粹活该!

    想到这里,她没好气的剜了云乾一眼,“时间不早了,走吧。”

    话落,便是不理会他的反应,抬步朝着出宫的方向走去。

    果然,传闻是很可怕的。

    自从上次被宫女撞见她和焚天君睡在一起后,消息就不胫而走,传得沸沸扬扬。

    又因为这段时间,连着好几天,苏陌凉被频繁的召进焚天君的寝宫,大家就更是觉得传闻属实,开始对苏陌凉指指点点起来。

    当然,说的都是一些尖酸刻薄的难听话,表面上仁义道德,其实心底不过是嫉妒苏陌凉罢了。

    苏陌凉倒是没有将其放在心上,而是默默的忙着自己的事儿。

    经过这几次的入宫,血战团的人倒是把皇宫搜了个遍,遗憾的是,没有找到一点的蛛丝马迹。

    而苏陌凉也趁着机会,搜查过一次焚天君的寝宫,依然一无所获。

    最近林婉儿又发病了一次,所以苏陌凉是焦头烂额,绞尽脑汁的想着其他的办法。

    关于杀害长公主一案,血战团就更是毫无头绪了。

    就这样,时间匆匆,再度过去五日。

    苏陌凉还在房间里修炼,就听到外边传来冬菱行礼的声音。

    “奴婢给王妃请安。”

    “呵呵,起来吧,音儿在房间里吧?”王妃笑着抬抬手,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