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3章 参加寿辰
    冬菱赶紧回答,“恩恩,在呢!”

    王妃闻言,满意的点点头,“嗯,本宫进去看看她。”

    苏陌凉听到外边的动静,立马收敛气息,从榻上起来,准备迎上去。

    这时候,王妃已经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一个丫鬟端着一盘衣服,另一个丫鬟则是端着一盘首饰。

    苏陌凉见此,有些无奈的说道,“娘,你这干什么啊,前不久才给我送了那么多衣服和首饰,现在又准备了这么多,我哪里穿戴得过来!”

    “哈哈,女儿家的衣服首饰怎么会嫌多呢。身为大家闺秀,出入宴会,怎么也得穿得光鲜亮丽点,别人才不会小瞧了你。”王妃笑着摇摇头,完全不赞同苏陌凉的说法。

    苏陌凉听到这话,面色闪过一丝疑惑,“宴会?我们有宴会吗?”

    “哎呀,你说你,最近天天在焚天君身边,都不知道焚天君的寿辰快到了。”王妃看她一脸不知情的样子,无语的摇摇头。

    苏陌凉闻言,这才反应过来,难怪最近两天宫里忙上忙下的,原来是在为焚天君张罗寿宴啊。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她一般都晚上进宫,早上回来,全程都跟焚天君待在一起,一边要警惕他发现自己的身份,一边又绞尽脑汁的寻找解药。

    对宫里的事儿自然不太了解,当然,她也没兴趣了解。

    没想到竟然是他的寿辰快到了。

    焚天君的寿辰,可想而知,一定会搞地很隆重,肯定会宴请帝都里的家族势力,眼下看到王妃准备的衣服和首饰,她便知道平南王府也在邀请之列。

    也难怪王妃这么费心的给她张罗,焚天君寿辰这么大的日子,的确不能失态。

    想着,苏陌凉微微颔首,应了下来,“嗯,娘放心,衣服我会穿的。”

    见她听话,王妃满意的点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两个丫鬟将衣服和首饰放下,而后望向苏陌凉,似乎有话要说,却又迟迟开不了口。

    苏陌凉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她心里有事儿,不禁开口说道,“娘,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王妃见她都挑明了,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问道,“最近到处都在传你和焚天君的事儿——你们是不是——”

    苏陌凉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原来王妃是担心她和焚天君真的有个什么。

    苏陌凉笑着摇摇头,安慰道,“娘,没有的事儿,我自知长相丑陋,无才无德,又是没有实力的废物,焚天君怎么可能瞧得上我啊。”

    “我看不然吧,焚天君最近几乎天天召你进宫,是人都看得出来,他对你有些特别啊。”王妃皱眉,不赞同的反驳,在焚血帝都这么久,她还没见过焚天君对哪个人像对陆璃音这样特殊的,甚至还有些依赖。

    苏陌凉失笑,“他深受噩梦的困扰,而我能缓解他的痛苦,他当然会召我进宫了。娘,你想太多了。”

    王妃还是不太相信的反问一句,“是这样吗?”

    “是的,娘不要为这种事儿操心,我和焚天君真的没有什么。”苏陌凉笑着安抚道。

    “唉,娘是想着,你上次被拒婚,焚天君对我们平南王府多少有些内疚,这时候你父亲要是向焚天君请求,把你嫁进宫去,焚天君应该不会拒绝。只是——皇宫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那里边的女人,一个个都不简单,你这么单纯,要真进宫了,娘担心你会受欺负啊。”王妃叹了口气,说出了这几天担心的事儿。

    其实,她并不想陆璃音进宫,但看她和焚天君的互动,她还以为陆璃音喜欢上了焚天君。

    “娘,放心吧,我对焚天君没有那种心思,我是绝对不会入宫为妃的。”苏陌凉郑重的保证,她要是入宫为妃,某人怕是会把焚血帝都给掀了吧。

    听了这话,王妃才放心的点点头,“嗯,那就好,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后天就要入宫祝寿,你好好准备一下,别在宴会上出了岔子。”

    苏陌凉闻言,乖巧的点点头,“嗯,女儿知道了。冬菱,你送娘出去。”

    王妃嘱咐完,便是带着丫鬟,转身离开了苏陌凉的房间。

    两日后,终于迎来了焚天君的寿辰。

    别说皇宫里热闹,就连焚血帝都的街道都比以往时候繁华不少。

    苏陌凉坐在驶往皇宫的马车上,透过窗户看到五光十色的夜市,也感染了几分喜庆。

    马车很快,眨眼时间,就驶入了宫中。

    说来,这几日,她天天在皇宫和王府来回走动,对宫里的路线早已轻车熟路,所以很快,他们便是来到了御阳殿。

    殿门口,专门负责通报的太监,看到是苏陌凉,顿时堆上了谄媚的笑容。

    现在谁不知道苏陌凉是焚天君跟前的红人啊,就连在焚天君身边伺候的陈公公都对她十分讨好,他们就更不敢怠慢了。

    “王爷,王妃,郡主,里边请——”太监狗腿地笑着,朝着里边伸手。

    平南王微微点头,带着王妃和苏陌凉走了进去,来到大殿中央,恭敬的给坐在上边的焚天君和皇后行礼。

    这时候,纪家已经坐在了席位上,纪微澜看到苏陌凉的身影,立马朝她挥手。

    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纪家的位置,刚好和平南王府的位置挨在一起,苏陌凉行完礼,顺了纪微澜的意,快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她的身旁。

    苏陌凉一落座,便是接收到上边投来的目光,微微抬眸望去,只见焚天君正幽幽的盯着她。

    身边的纪微澜察觉出了端倪,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坐在上边的焚天君,好似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扑哧一声笑出声,朝着苏陌凉暧昧的挤眉弄眼,笑着揶揄道,“啧啧啧,表妹,真是看不出来啊,你倒是有两把刷子啊。听闻你把焚天君迷得神魂颠倒,没有你都睡不着啊!”

    纪微澜的声音不小,坐在对面的晏凌宇是听了一清二楚,想到最近的传闻,再看到两人的视线交汇,当场黑了脸色,气愤的拿起酒杯痛饮一口。

    在他看来,陆璃音简直不知羞耻!

    同样气得咬牙切齿的是冷絮月,这段时间,她也没少听到陆璃音和焚天君的传闻,此时听到纪微澜的取笑,一股无法控制的愤恨,如同潮水在胸中汹涌起伏,真恨不得撕烂纪微澜的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