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 拆平南王的台
    “表妹,到时候,你当了娘娘,可别忘了表姐我啊!”纪微澜笑嘻嘻的道,惹来了不少人嫉妒的目光。

    苏陌凉被她调侃地蹙起眉头,没好气的指责道,“别胡说八道,外人造谣也就算了,连你也要打趣我。”

    见陆璃音有些认真,纪微澜权当她是害羞,赶紧陪笑着道歉,“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总行了吧。”

    嘴上虽然妥协,可面上却是挂着一脸暧昧的笑容,瞧得苏陌凉无语的摇摇头。

    看到两人的互动,晏凌宇实在看不过眼,忍不住开口讽刺道,“有些人可真是不知廉耻,这还没睡觉,就开始做起美梦来了。”

    纪微澜听到这么夹枪带棍的话,嘴角的嬉笑猛然凝固,顿时皱起眉头,盯向晏凌宇,生气的反问,“晏凌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是什么意思,陆璃音心里最清楚,你自己问她吧。”晏凌宇瞥了一眼苏陌凉,冷笑着道。

    “你——”纪微澜没料到晏凌宇如此不给面子,当众给人难堪,顿时气得面颊涨红。

    冷絮晴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插一脚,眉脚轻扬,媚笑道,“晏公子,你拒绝了与清音郡主的婚事儿,让郡主沦为了焚血帝都的笑柄,郡主已经够可怜了,就少说两句吧。毕竟你都不要她了,难道还不准她去抓住别的男人吗?”

    “她要是不主动出击,你难道想她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吗?”

    冷絮晴的话看似在为陆璃音着想,可话里的意思却恶毒至极,直接将人羞辱得体无完肤。

    殿上不少人听了,都是捂嘴偷笑起来,明白冷絮晴这是在讽刺陆璃音被人拒婚,没人要,所以才耍些见不得人的狐媚手段,勾引男人,着急的想把自己嫁出去呢。

    坐在一旁的冷絮月也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觉得解气的冷笑了两声。

    在她看来,一个废物,还是个出身卑贱的丑八怪,也想跟她争焚天君,简直异想天开。

    “妹妹,话不能这么说,清音郡主好歹也是为了焚天君的身体着想,才进宫的啊——”冷絮月阴阳怪气的接过来,但那话里的意思,实在容易让人想歪。

    冷絮晴当场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是呀,为了伺候焚天君的身体,陆璃音可真是卖力。

    其他人也是明白冷絮月的潜台词,顿时对苏陌凉指指点点,小声谴责她不知廉耻。

    纪微澜听到这种话,接收到四面八方嘲讽的目光,实在忍无可忍,顿时冲着冷家姐妹,大声呵斥,“冷絮晴,冷絮月,你们不要在那边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你们说那么多,还不是因为嫉妒我表妹。你们要是不服气,有本事儿也成为焚天君跟前的红人啊!”

    “你——”冷絮晴顿时被堵语塞,恼羞成怒地瞪着她,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而纪微澜这话却正好戳到了冷絮月的痛处。

    虽然她非常不想承认,她是嫉妒陆璃音,但看到焚天君对陆璃音的特殊,她就没办法正常思考。

    她自己最清楚,这些年她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让焚天君对她另眼相看,而陆璃音却在短短的时间内做到了,就算是耍的见不得的手段,也是让她分外眼红。

    想到这里,冷絮月就气得握紧手指,指甲陷进肉里,掐出一道血痕。

    晏凌宇看到纪微澜似乎还以陆璃音勾引男人为荣,看不过眼的再度开口,“纪微澜,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抹黑焚天君。焚天君是何等尊贵的人物,想要成为焚天君的妃子,再怎么也应该是倾国倾城,绝代佳人吧,岂是一般普通女子可以匹配的!再说了,连我都不要的女人,焚天君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晏凌宇这话简直比冷絮晴的还要恶毒,不但变相骂陆璃音长得丑陋,还羞辱陆璃音没人要。

    此时此刻,看好戏的群众听到晏凌宇的讽刺,更是乐地不行。

    只是碍于平南王在场,大家不敢像五大家族的子女那么放肆,只敢在私底下偷笑议论。

    坐在焚天君旁边的皇后听了这话,也是憋着笑意,微微抬袖,掩了掩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失态,可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上次陆璃音杀了她的贴身嬷嬷,这口气,她一直憋着,没处发泄,今天看到陆璃音被羞辱,心情才稍稍舒畅了点。

    而在场的焚天君的妃子们都是低笑着讽刺起陆璃音,显然都不怎么待见一个不自量力的丑八怪。

    平南王和平南王妃则是被晏凌宇气得咬牙切齿,浑身发抖。

    晏凌宇仗着自己是五大家族的人,又是学院里的天才人物,所以有些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再加上年轻人,有些冲动,心里有气,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直接让人下不来台。

    要知道平南王也不是软柿子,被人欺负到头上,自然不能忍,当场大声反驳,“晏凌宇,你放肆!本王的女儿,别人排着队的上门提亲,怎么可能没人要!分明是你自己有眼无珠,不识好歹,看不到音儿的好!你愚昧无知,不代表其他人跟你一样,你少在这里,贬低别人!”

    晏家主看到平南王呵斥自己的儿子,心里也十分不满。

    上次被他坑了一把,晏家主至今都没咽下这口气,此时语气也有些不善的冷笑着反问,“呵呵,原来清音郡主如此枪手,平南王,不知道是哪家公子向清音郡主提亲啊?”

    大伙儿一听这话,瞬间明白晏家主这是在故意拆平南王的台呢。

    看到这一幕,大伙儿顿时情绪高涨,窃窃私语起来,纷纷朝平南王投去好奇的目光,期待着他的回答。

    平南王哪料到被晏家主将了一军,他刚才为了挽回他和陆璃音的颜面,情急之下故意胡诌的,现在哪里说的出男方的名字。

    要是说了,让人知道,并没有这回事,岂不是闹笑话吗。

    看到平南王被堵得说不出话,晏家主冷笑连连,在场的其他人也是低声议论起来。

    接收到大伙儿带着讽刺的目光,平南王面色气得铁青,脖间竟是有青筋暴起。

    苏陌凉见此,正想开口劝慰两句,不想让他做这些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然而她话到嘴边,还没吐出,对面较远的地方忽然扬起一道清澈如泉的声音,“是我向清音郡主提的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