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本君不同意!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苏陌凉连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赫连钰枫就突然来这一手,他还真是异于常人啊。

    在座的其他人也是被赫连钰枫坚定的态度,惊得瞠目结舌,显然都是没料到他会动真格。

    冷家姐妹更是被堵得哑口无言,不服气的握紧了手指,心里气得半死。

    也不知道陆璃音到底是哪里讨人喜欢了,怎么一个二个都对她有好感?

    她难道真的有什么迷惑男人的妖术吗?

    冷家姐妹是想不明白,晏凌宇则是气得面色发黑,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气什么,只是听到她跟其他男人有染,就有些控制不住怒火。

    这个陆璃音,绝对是他活到这么大,见过最讨厌的女人。

    赫连钰枫突然求婚,在外人看来,他是真的喜欢上了陆璃音。

    然而只有苏陌凉自己知道,这个赫连钰枫突然在这个节骨眼谈婚论嫁,绝对有猫腻。

    她可不相信,一个没深入了解过她,也没接触过她的男人,就能喜欢上她。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让人猜不透的赫连钰枫。

    就在苏陌凉思忖之时,坐在上边的秦菲娴却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再度煽风点火的道,“本宫看赫连公子和清音郡主情投意合,两人的身份也十分相配,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若是能够结亲,必定是一段佳话。王爷,赫连家主,你们就成全了这一对有情人吧。”

    这些天,她在宫中亲眼目睹了焚天君对陆璃音的依赖。

    她从来没见过焚天君像亲近陆璃音这样去亲近别的女人。

    所以,陆璃音对焚天君来说绝对是个特殊,是个例外。

    她很怕,很担心,怕陆璃音抢走她的地位,怕陆璃音彻底霸占焚天君的心。

    眼下赫连钰枫向陆璃音求婚,正好可以解决她的燃眉之急。

    只要陆璃音嫁人,那她就没了入宫为妃的机会,就没了站在焚天君身边的资格。

    焚天君就算再依赖她,也不可能公然抢夺别人的妻子吧。

    再说了,赫连钰枫是赫连家族的公子,五大家族根基深厚,焚天君一般不会轻易撼动的。

    因此,赫连钰枫是最佳的人选。

    考虑到这一点,秦菲娴自然是要极力撮合二人。

    赫连家主看到皇后这么热衷陆璃音的婚事儿,多少也猜到了点什么,想要开口拒绝,可话到了嘴边,竟是不知道如何表达。

    他要是拒绝,一来是让皇后不高兴,二来是得罪平南王。

    清音郡主上次已经被晏家拒婚了一次,要是再来一次,平南王估计真得炸毛。

    思及此,赫连家主心里纠结地要死,不知道如何是好。

    然而,此时听到秦菲娴这话的焚天君,精致绝美地撩人心魄的脸忽然沉了下来,一双妖艳若狐,傲然如凰的紫眸,泛出一丝犀利的冷芒,朝着下方一瞥,顿时让人不寒而栗,从内而外散发出的戾气,瞬间让全场安静下来。

    只见他薄唇微动,冷漠的吐出几个字,凉凉的嗓音低沉而又浑厚,明明相隔甚远,却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这门婚事,本君不同意!”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明显一愣,呆了片刻后,眼睛不自觉的睁大,脸上顿时涌上错愕之色。

    照理说,赫连家主和平南王府的身份背景挺相配,而赫连钰枫是个病秧子,陆璃音又是个半路郡主,本身没什么实力,要是结合在一起,谁也不会嫌弃谁,说来,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更何况,赫连钰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明了自己对清音郡主的心意,要是真的能成亲,也是一桩美事。

    焚天君怎么会不近人情的棒打鸳鸯呢?

    有的人不明白焚天君的心思,可秦菲娴却明白地很。

    除了是舍不得陆璃音,她想不到其他让焚天君拒绝赐婚的理由了。

    看着他冰冷甚至带着一丝怒意的脸庞,耳边回荡着他坚定而又不容反驳的拒绝,秦菲娴震惊的同时,心里窜过一抹寒意。

    果然,她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

    果然,陆璃音在焚天君心里的地位非同一般!

    不一般到,会主动开口,帮她拒绝婚事儿。

    想到这里,秦菲娴除了心寒之外,还觉得心痛和害怕。

    这样的情绪让她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因为害怕,双手竟然有些微微发颤。

    为了防止失态,她急忙抓住椅子两边的扶手,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而冷絮月和冷絮晴也是被焚天君突如其来的插手,惊讶地眼睛大睁,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像刷了层浆糊般地紧绷着。

    她们都很清楚,焚天君此时的拒绝,代表了什么。

    只是其中的深意,她们不敢想,也不愿想。

    赫连家主听到焚天君阻止,怔了一下后,心底忽然涌上惊喜。

    焚天君出面阻止,那他就不用得罪平南王和皇后了。

    不过,他也不傻,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焚天君对这个陆璃音的确是有些不一样啊。

    看到这幅局面,平南王倒是被弄得一脸懵逼。

    赫连钰枫突如其来的提亲,皇后又莫名其妙的撮合,到现在焚天君竟是匪夷所思的出面拒绝。

    他女儿的婚事儿,他和他女儿半个字都还没说呢,结果被他们议论来议论去,全然没问过他一句关于婚事儿的意见。

    这也太扯了吧!

    平南王妃看到这一幕,则是忧心忡忡的皱起了眉头,深深看了一眼上边的焚天君。

    之前,她早有察觉,后来询问陆璃音,陆璃音又说和焚天君没什么。

    现在看来,焚天君对陆璃音怕是没那么简单啊。

    此时的冷絮月不服气,忍不住开口询问道,“赫连公子和清音郡主十分般配,又情投意合,焚天君为何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儿?”

    凤墨邪闻言,眉峰的皱蹙之间,猛然窜起一股杀气,低声喝道,“放肆!本君做什么决定,还需要跟你汇报吗?”

    冷絮月被他凶戾的呵斥吓得颤了颤身子,面色忽而有些发白。

    坐在一旁的冷家主也被焚天君的气焰吓着了,赶紧赔罪,“小女年轻气盛,冒犯了焚天君,还望焚天君恕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