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云乾生气!
    苏陌凉只是觉得奇怪,在她看来,赫连钰枫并不喜欢她,更甚至有可能对她别有所图。

    只是他到底图什么,她至今都没弄清楚。

    看来,她得好好调查一下此人了。

    纪薇澜却是没想那么多,看到苏陌凉迟疑着,不愿接受,着急的帮她接下食盒,迫不及待的掀开盖子。

    此时,一盘精致的糕点映入眼帘,纪薇澜惊喜的叫起来,“竟然是龙须酥!表妹,你可真有口福啊,餐风露宿的,居然还有人送你这么精致的糕点,赫连公子对你真是用心啊。”

    她的语气又羡慕又嫉妒,酸溜溜的,听得苏陌凉失笑不已,开口道,“既然你喜欢,你就拿去吃吧。”

    听到这话,纪薇澜面色欣喜,只是想到这是别人送给她的,又是有些不好下手,“这是赫连公子给你的心意,我怎么好意思吃啊。”

    “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的脸皮不是一向很厚的吗?”苏陌凉勾唇,揶揄道。

    “好啊,你竟然学会调侃我了!”纪薇澜羞愤的嚷起来,作势就要伸手打她。

    苏陌凉赶紧提醒,“看样子,你是不想吃了!”

    说着苏陌凉假装要将食盒拿回来,纪薇澜脸色一变,像是护短的老母鸡,一把将食盒抱在怀里,死活不放手,“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可不许反悔。不过,看在你这么仗义的份上,还是赏你一块吧。”

    话落,纪薇澜便是拿起一块龙须酥,朝着苏陌凉的嘴巴递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守在苏陌凉身后的云乾迅猛如电的掠上来,一个挥剑将纪薇澜手里的糕点打落在地,由于力度不小,就连她手里的食盒也摔到了地上,一盘白白的龙须酥顿时滚地黑漆漆,脏兮兮的,显然不能吃了。

    纪薇澜被云乾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震惊地瞪大双眼,盯着滚了满地的龙须酥,僵硬了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猛地抬起头,冲着云乾生气的呵斥,“混账!你这是干什么?”

    云乾一个护卫,居然敢冒犯主子,实在太放肆了!

    别说纪薇澜震惊,就连坐在旁边的王爷王妃和纪家的人,也是惊讶的盯着云乾。

    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大的反应。

    而云乾则是低着头,冷着脸,抱拳回答,“为了郡主的安全着想,属下不得不出此下策。”

    纪薇澜闻言,被堵得呼吸一滞,脸蛋涨得通红,“你——”

    而苏陌凉听到这话,却是眉头轻挑,瞧了云乾一眼。

    看他虽然低着头,一副恭敬的样子,可他的语气却又臭又硬,分明带了几分怒意。

    看到这里,苏陌凉心里忍俊不禁,忍不住暗道一声小气!

    不过是盘糕点而已,瞧把他给气得!

    强压下心底的笑意,苏陌凉朝着纪薇澜柔声劝道,“云乾说得对,出门在外,在吃的方面还是要多加小心。”

    只是她话音刚落,前方不远处便是传来一道雅致的声音,只要细细感受,便能察觉出里边透着一丝冷意。

    “呵呵,郡主的意思,是怀疑我在食物里下毒吗?”

    不远处的赫连钰枫将刚才的一幕收入眼底,如今听到苏陌凉这话,也是忍不住开口笑问道。

    苏陌凉面对他的质问,表情微僵,扯起嘴角,感到抱歉的解释,“赫连公子,误会了,我不是怀疑你下毒,是我护卫一惯小心谨慎,过于敏感,所以还望公子见谅。”

    赫连钰枫似乎并不介意的笑了笑,“有个这么忠心护主的护卫,郡主好福气。不过,这位小兄弟明显是误会了,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送给郡主有毒的糕点,郡主要是有个好歹,我不是也脱不了干系吗。更何况,我心仪郡主已久,还想跟郡主结亲呢,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众人闻言,都是赞同的点点头。

    是呀,就算想害人,也没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吧,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是他干的吗。

    赫连钰枫虽然是个病秧子,但还不傻啊。

    之前,大伙儿见他顶着焚天君的威压,冒着被惩罚的风险,也要请求赐婚,足以见得,赫连钰枫对陆璃音的真心,的确不像是会干这种事儿的人。

    此时此刻,大伙儿都谴责起陆璃音的护卫小心过了头,伤了赫连钰枫一片好心,然而只有苏陌凉心知肚明,云乾这么做的原因。

    心里有些无奈,她只有朝着赫连钰枫抱歉道,“是我护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代他向赫连公子道歉。”

    苏陌凉把话说这份上,赫连钰枫也不可能揪着不放,不禁笑着摆手,并未放在心上,“郡主严重了,保护主子是他的职责所在,算不得什么过错。”

    听到这话,苏陌凉才感激客气的笑着颔首,而后收回了视线。

    纪薇澜生气云乾打翻了美食,口气不善的低声呵斥,“好了,你赶紧滚到一边去,看着你就碍眼。”

    看到纪微澜对着云乾颐指气使的命令,苏陌凉的嘴角抽搐,再也忍不住的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这绝对是他人生头一遭,被人这样使唤!

    还是被个年纪不大的小丫头使唤!

    不用猜,苏陌凉也知道,他此刻估计气得想杀人。

    这一刻,她忽然很想看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她玩心大起,沉默着没有表态,眼睁睁的看到云乾硬邦邦的退到了一边去。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王爷,王妃都是有些忧心忡忡,没了刚才的兴致。

    他们聊了一会儿,便是觉得困了,而后起身回了自己的帐篷休息。

    苏陌凉对游山玩水什么的,不太感兴趣,更何况她心里压着事儿,一直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希望早日离开焚血帝都,所以,压根没有心思玩耍。

    因此,她跟纪薇澜聊了几句,也早早回了自己的帐篷。

    夜晚匆匆过去,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二天早上,当晨光刚揭开夜幕的轻纱,绽放出璀璨光芒的时候,只听啊的一声尖叫冲破云霄,吓得所有人纷纷从帐篷里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