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合伙冤枉她
    焚天君闻言,眉头一拧,紫色眸子顿时泄出一股杀气,只听威严浑厚的怒吼,猛然扬起,声势如雷,震得空气都微微颤抖,“冷絮月,冷絮晴,你们谋害皇后,该当何罪!”

    冷家姐妹被吼得双腿一软,跪到了地上,感受到焚天君恐怖的戾气,两人的心瞬间凉了一大截,面色惨白的赶紧磕头求饶。

    “焚天君饶命,不是我们,我们没干过啊,我们是冤枉的!”冷絮晴骇得一边磕头,一边惶恐的解释。

    她想不明白,那些蜈蚣,她明明派暗卫放进了陆璃音的帐篷,怎么会跑到皇后娘娘的帐篷里去了。

    若说皇后的帐篷就在陆璃音的隔壁,那还能说得通。

    但关键是两人隔得甚远,蜈蚣根本不可能成群结队的爬那么远。

    她哪里想得到,这次非但没有整到陆璃音,反而让皇后娘娘丢了这么大的脸,这并不是她本意啊!

    说来,她也的确是被冤枉的!

    “哼,冤枉?侍卫亲自从你们的帐篷里搜出了装蜈蚣的袋子,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凤墨邪冷哼一声,再度呵斥,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

    冷絮月见他似乎已经认定是她们做的,只觉得背脊窜过了一抹冷意,手心捏出冷汗,她很清楚,这谋害皇后的罪名要是扣下来,她和冷絮晴天两人都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她心慌的咽了咽口水,赶紧解释,“焚天君,皇后娘娘是我们的表姐,一直很关照我们两姐妹,我们怎么可能忘恩负义到谋害自己的亲人啊!所以,这一定是有人借刀杀人,想要把谋害皇后的罪名扣到我们头上,置我们于死地,还请焚天君明察,还我们一个公道。”

    说着,冷絮月重重磕头,态度十分诚恳。

    众人闻言,都是赞同的点头附和。

    冷家姐妹和皇后秦菲娴关系一向不错,也正因为有个皇后表姐撑腰,她们两姐妹任性嚣张,目中无人,连宫里的妃子都不放在眼里。

    所以,她们怎么可能谋害自己的靠山啊。

    这样想来,的确有些说不通!

    凤墨邪闻言,微微扬眉,邪魅妖孽的紫眸掠过一道寒芒,沉默片刻后,冷声质问,“你倒是说说,到底是谁想借刀杀人,陷害你们啊!”

    听到这话,周围的大伙儿都是面面相觑,小声的猜测起来。

    若真是有人谋害皇后,栽赃冷家姐妹,那这人的胆子也太大了点。

    又得罪皇后,又招惹冷家,此人怕是不简单啊。

    冷絮月听到问话,顿时转头望向站在不远处的苏陌凉,看到后者一脸淡漠,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她顿时明白过来。

    那袋蜈蚣,她们明明派人送到陆璃音的帐篷里,却诡异的出现在皇后的帐篷,而那装蜈蚣的袋子她可是亲手丢到了树林里,为了东窗事发,还谨慎的埋了起来,照理说,除了她,没有人会知道,可现在却出现在了她们的帐篷里。

    很明显,这是陆璃音的阴谋。

    她洞察了她们的计划,所以将计就计,将蜈蚣丢到了皇后的帐篷,一来可以让皇后出丑,二来就是给她们扣上谋害皇后的死罪,真是好歹毒的心啊。

    想到这里,冷絮月怒不可遏,指着苏陌凉嘶声大吼,“是你!陆璃音,你好狠的心啊,你就算讨厌我们,也没必要下这么毒的手吧,把我们置于死地吧!”

    苏陌凉面对她的指控,无语的冷笑起来,“冷小姐,我知道你们和皇后的感情好,但你们这样联手起来冤枉我,会不会太过分了?”

    冷絮月见她不肯承认,咬牙切齿的道,“我呸,我才没有冤枉你。这一切都是你干的!上次你在宫中和皇后娘娘闹得不愉快,又和我们结怨已深,认为是我们让你被拒婚,丢尽颜面,所以对我们怀恨在心,一直伺机报复。于是就用了这个一箭双雕的毒计来陷害我和皇后娘娘!陆璃音,你这个毒妇,我真是小看你了。”

    听到冷絮月这番斩钉截铁,言之凿凿的话,大伙儿都是惊讶的变了脸色,纷纷朝苏陌凉投去骇然的目光。

    他们都没料到,柔弱无能的清音郡主,居然藏着这样的毒心,拥有这么歹毒的手段,真是太可怕了。

    “真是没想到啊,这位清音郡主看起来善良无害,却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呵呵,那是自然,若是没点手段,能进宫成为焚天君跟前的红人吗?”

    听到周围的议论,晏凌宇则是震动地摇了摇头,他之前见识过苏陌凉的实力,知道她不简单,这样一箭双雕的手段,对她来说的确轻而易举,没有丝毫难度。

    如果真如冷絮月说的那样,这一切都是陆璃音的诡计,他无法想象此人到底是何等的阴险!

    平南王妃看到大伙儿听了冷絮月的一面之词,开始谴责起陆璃音,她心里着急,赶紧上前,挡在了苏陌凉的跟前,将她护在身后,大声反驳,“不是的,不是我女儿,你们搞错了!我女儿手无缚鸡之力,又是个单纯敦厚的性子,怎么可能有害人的念头。更何况,还是谋害皇后,冷家千金这样的大人物,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听到王妃维护陆璃音,冷家主却是站出来,愤怒哼道,“王妃,你不要为陆璃音狡辩,这明摆着就是她栽赃陷害!这样恶毒的女儿养在身边,只会给你招来祸患,你还是少管为妙。”

    “冷家主,你血口喷人,我女儿绝不是这种人!你无凭无据,不准诋毁我女儿的名声。”王妃气得面颊涨红,明明是个温柔的人,此时也变得像是一只尖锐的刺猬,保护着自己的孩子。

    俗话说,墙倒众人推,晏家主上次被平南王府折腾地够呛,现在看陆璃音遭殃,也落井下石的道,“焚天君,清音郡主犯下如此大罪,要是不以死谢罪,怕是难堵悠悠之口啊!”

    上次平南王府差点害死了他的儿子,这次他全数还给他们。

    王妃听到要以死谢罪,顿时吓地白了脸色,急忙张开双臂,挡住苏陌凉,慌张的大吼,“你们不准动我女儿,你们要是敢动她一下,我跟你们拼了。”

    看到王妃强硬的态度,冷家主和晏家主都是沉了面色。

    而苏陌凉望着王妃瘦弱纤细的背影,耳边回荡着她势要护她到底的豪言壮语,心被狠狠拨动了一下,顿时涌上一股名为感动的酸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