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 挑拨离间
    就在苏陌凉震撼之时,王妃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声安抚道,“音儿,不要怕,有我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握着她白皙细腻的手,感受到她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苏陌凉的心也像是捂热了一般,涌动着暖流。

    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愧疚。

    虽然这次事件不是她干的,但她的确是隐瞒了实力,隐瞒了身份,而她本身也不是王妃想的那样善良单纯,正如冷絮月所说,她的确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心像是被揪住了一般难受。

    而平南王也是对她深信不疑,不悦的大吼反驳,“冷家主,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从你女儿帐篷里搜出了装蜈蚣的袋子,证据确凿,是大家都亲眼目睹的事儿。你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是本王女儿栽赃陷害你家女儿?本王还怀疑是你们冷家嫉妒本王女儿,所以东窗事发之际,就推本王女儿出来背黑锅呢!”

    “要是,给人定罪,都靠猜测来判断,岂不是乱了套了?”

    平南王一顿数落,堵得冷家主哑口无言,“你——”

    凤墨邪也不是昏庸之辈,自然不会凭着冷絮月几句话就断案,沉吟片刻后,朝着她质问道,“既然你一口咬定是陆璃音栽赃陷害你,有什么证据吗?”

    冷絮月顿时被噎住了,“我——”

    现在的证据,也就是蜈蚣和那个袋子,而那些蜈蚣和袋子本就是她们自己准备来陷害陆璃音的东西,陆璃音只是借着她们的手陷害了皇后,跟那些蜈蚣的确没有半点关系,她们要到哪里去找证据啊。

    秦菲娴看到两方僵持着,谁也不让谁,心里着急地要死。

    她本以为是陆璃音陷害她,所以打定主意,趁着这次机会扒她一层皮,可怎么也没料到会从冷家姐妹的帐篷里搜出证据。

    看到这一幕,聪明如她,自然明白这是冷家姐妹的阴谋,很可能是要谋害陆璃音,然而不幸的是被陆璃音发现了,所以移花接木,把蜈蚣弄到她这儿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秦菲娴立马开口帮冷家姐妹说话,“焚天君,臣妾相信冷絮月和冷絮晴,她们跟臣妾亲厚,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儿,倒是陆璃音跟臣妾有过节,嫌疑是最大的。”

    苏陌凉闻言,唇角咧出一个讥讽,冷笑一声,接过话来,“皇后娘娘,你真的和冷絮月她们亲厚吗?我怎么听说,是冷絮月爱慕焚天君,一门心思想要入宫为妃,所以才故意跟娘娘交好,利用娘娘之便,出入宫中呢?娘娘身为皇后,常常能陪伴焚天君左右,你就这么肯定冷絮月不是因为嫉妒你,所以想要谋害娘娘,自己上位呢?”

    苏陌凉的话一出,顿时掀起轩然大波,大伙儿都分外震惊的议论起来。

    说来,皇后和冷家姐妹的关系,他们都是看的表面,却没往深了想。

    现在被陆璃音这么一提醒,大伙儿顿时觉得,冷家姐妹的确谋害皇后的动机。

    就连皇后自己都惊了一跳,面色震地灰白,瞪着冷絮月,面色极其的难看。

    虽然她知道冷絮月一直爱慕焚天君,但这些年,她对自己一直毕恭毕敬的,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野心,再者,冷絮月用尽了各种手段,也没能让焚天君松口,娶她入宫,所以,冷絮月对她没有半点威胁,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被陆璃音这么一提醒,她才惊觉过来,或许冷絮月并不是表面上那样敬爱她,也有可能真的在背后谋划着毒害她。

    秦菲娴本就是个疑心病重的人,被人一挑拨,难免生出别的心思来。

    冷絮月看到她变了脸色,心下一惊,慌张的解释,“娘娘,我绝对没有害你的心思啊,你是我表姐,我怎么可能陷害自己人,你不要被陆璃音几句话挑拨,伤了我们之间的姐妹之情啊!”

    冷絮晴也是连连点头,害怕她真的误会了她们。

    冷家主看到局面扭转,转眼他们就处于了劣势,不禁暗自心惊。

    刚才他们冷家和皇后都还能一致对外,指控陆璃音,没想到陆璃音三言两语,就让他们生了间隙,起了内讧。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些不简单啊。

    害怕局面越发不可收拾,冷家主立马打住,朝着焚天君拱手,“焚天君,既然双方都没有证据,何不如先暂时压下此事,回宫之后再彻查凶手,再多定夺,你看如何?”

    冷家主很清楚,要是继续追究下去,他的两个女儿必定讨不到好处,若是先压下此事,那他就有时间去安排和部署,那样就能轻而易举的洗脱冷絮月和冷絮晴的罪名,不至于像现在被逮个措手不及,百口莫辩,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眼看着这件事就要被压下来,苏陌凉眼角轻扬,墨黑瞳孔掠过一抹睿智的光芒,而后红唇微动,清冷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有些突兀,“谁说没有证据?那黑色袋子不就是证据吗?”

    冷絮月没想到陆璃音居然还揪着不放,顿时气地脑袋冒烟,“陆璃音,我刚才已经说了,这袋子不是我的,是有人故意把袋子藏在我帐篷里的,所以算不得证据!”

    “你确定这袋子不是你的吗?”苏陌凉闻言,挑了挑眉头,确认的反问道。

    “不是!”冷絮月斩钉截铁的回答。

    苏陌凉见她这么理直气壮,微微颔首,而后望向焚天君,请求道,“焚天君,不知道我能不能看一下那个装蜈蚣的袋子呢?”

    “你想干什么?”冷家主见苏陌凉突然提出这种请求,警惕的低吼。

    苏陌凉勾唇一笑,平凡的脸蛋在阳光的照耀下,也变得明媚不少,只是说出的话,却十分的不中听,“怎么?冷家主这么激动,难道是心虚,害怕我在口袋上发现什么端倪吗?”

    “你——你休要含血喷人!”冷家主被她的反问气得呼吸一滞,面色铁青。

    焚天君虽然不知道苏陌凉为何要看袋子,但心里却是有些好奇,她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想到这里,他微微颔首,给侍卫递了个眼神,“拿给清音郡主瞧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