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找出凶手并不难(加更)
    苏陌凉见焚天君点头同意,这才伸手接下侍卫递上的黑色口袋。

    看到这一幕,大伙儿都是睁大眼睛,好奇的盯着苏陌凉,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而冷絮月和冷絮晴则是皱起了眉头,忽然有些紧张,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已。

    苏陌凉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打开黑色口袋,朝着里边看了看,发现果然装了不少蚯蚓,上边甚至还残留着蜈蚣的毒液。

    这时候,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袋子一眼,而后将它凑到鼻子边嗅了嗅,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她的瞳孔瞬间闪过一抹惊色,最后勾起了然的笑容,抬头望向焚天君,“焚天君,其实想知道这黑色袋子的主人并不难。”

    一听这话,大伙儿都是惊讶的深吸一口气,更是被苏陌凉吊足了胃口。

    她就这么看了两眼,就知道黑色袋子的主人了?

    这可能吗?

    冷絮月和冷絮晴闻言,心中一震,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僵硬,扑通跳动的心脏差点要从嗓子眼喷出来。

    凤墨邪也被苏陌凉的话勾起了几分兴趣,眉头轻挑,松口道,“说吧,要怎么做。”

    苏陌凉抬眸扫了一眼众人,淡淡解释道,“刚才我嗅了嗅,这黑色袋子上有一股淡淡的百合花的香味,也就是说,这个凶手一路带着这个袋子过来,长时间的携带,袋子自然而然会沾染些主人的气味。因此,这袋子上的百合花香味,必定是凶手残留下的气味。”

    冷絮月和冷絮晴两人听到这话,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脊背更是涌上了一层冷汗。

    她们怎么也没想到陆璃音会从香味入手!

    要知道女儿家平时都喜欢随身带着香包,她们自然也不例外,可哪知道会在这上面露出破绽。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冷家主闻言,却是觉得荒唐,忍不住冷哼着质问,“哼,笑话,这里这么多千金小姐,她们身上都随身携带了香包,而这百合香包极为普遍,十个当中起码也有一半的人携带这种味道的香包,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说她们都是凶手咯?”

    听到这话,冷絮月和冷絮晴都是赞同的点头,刚还有些心虚的情绪才稍稍收敛。

    但凭百合香味,陆璃音还抓不到她们的把柄。

    苏陌凉闻言,只是牵唇浅笑,微微颔首,平凡的容颜上带着些让人移不开眼的从容和自信。

    “呵呵,冷家主,你别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我承认单凭着百合香包,并不能说明问题,但是,这黑色袋子上的香味可不仅仅是百合香味那么简单,因为它里边还掺杂了白芷和丁香,白芷可祛风解表、化湿通窍,丁香能芳香理气、温中降逆,算是两味对身体有益的药材!”

    “而我以前的父亲是做药材生意的,导致我对药材也略知一二,所以敢肯定,这里边除了百合香,还有白芷和丁香的气味。所以,只要让在场的千金小姐,把香包拿出来,检查一下,看谁的百合香包里掺杂了这两位药材,那么谁就是真凶!”

    冷絮月和冷絮晴听到这话,犹如被晴天霹雳当头一击,瞬间大惊失色,身子簌簌地发起抖来。

    冷絮月是炼丹师,自然对药材也十分熟悉,所以,在调配香包的时候,故意加了两味有益身体健康的药材,谁知道,今天竟然变成指认她的证据!

    想到这一点,冷絮月的面容变成青灰色,震惊的瞪大眼睛,里边布满骇然之色。

    焚天君听了苏陌凉这番话,紫色眸子划过莫名的亮光,深深看了她一眼后,朝着侍卫大声命令,“给本君挨个搜查香包!”

    看到侍卫开始动手,冷絮月是彻底慌了,赶紧磕头求饶,“焚天君,我招,这袋子的确是我的,但我养这么多蜈蚣,不是用来害人的,而是用来当做药材炼丹的啊。”

    与其被人抓个现行,她还不如主动招供,主动认错,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焚天君见她终于承认,顿时沉了面色,剑眉倒竖,冷声低吼,“还真的是你!既然不是用来害人的,刚才为什么不老实交代,故意编造谎言,栽赃嫁祸清音郡主?”

    “我没想到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让皇后出了这么大的丑,因为害怕皇后责罚,所以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焚天君,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焚天君饶了我这次吧!”

    冷絮月说着,就开始痛哭流涕,哭天抢地的磕头求饶,让人看了,还真是生出几分不忍。

    冷絮月知道,她说成失误,总比说成蓄意谋害的好。

    若不是故意的,焚天君或许还会看在冷家的面子上饶了她,若被认定是故意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她谋害皇后,这可是就是挑战皇权的行为,焚天君必定会不会放过她。

    冷家主看到这一幕,也吓得满头大汗,立马下跪,求情,“焚天君,你也知道月儿是名炼丹师,有些丹药的确需要用到昆虫作为药引子,她随身养在身边,并不稀奇,所以她真的不是故意要陷害皇后的啊。还望焚天君看在她无心之失的份上,饶她一命吧。”

    说着,冷家主也是重重磕头,那惶恐和害怕的姿态,卑微到了尘埃里。

    秦菲娴虽然生气冷家姐妹让她出丑,但她们毕竟是冷家的人,他们秦家虽然也是五大家族之一,但这些年也是有冷家支持的缘故才屹立不倒。

    要是因此让冷家姐妹丧命,那秦家和冷家必定翻脸。

    她现在已经出了丑,是无可挽回的事实,要是为了出口恶气,损害了两家的利益,甚至影响到她的后位,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菲娴是个聪明人,会分析利弊,能屈能伸,随后便见她竟是亲自开口,朝着焚天君求情,“焚天君,算了吧,臣妾看冷家姐妹的确不是故意的,既然是个误会,就没必要把事情闹大,免得伤了君臣的和气。”

    众人听到秦菲娴的话,都是颇为感触,她今天受了奇耻大辱,居然还能以德报怨的为冷家姐妹求情,就冲着这份气度,这份胸襟,就有些了不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