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 冷家姐妹遭殃
    苏陌凉看秦菲娴能忍下屈辱,以大局为重,心里倒是生出几分敬佩来,不过,冷家姐妹三番五次的陷害她,她为了隐瞒身份,不方便暴露实力,并没有取她们的性命,但并不代表能息事宁人,所以这次她无论如何也要冷家姐妹付出惨痛的代价。

    想着,苏陌凉眉眼一扬,幽幽开口,清脆的声音听似在心疼皇后,可话里的意思,却是狠狠踩了冷家姐妹一脚,“皇后娘娘,你实在太善良了,你待她们这样好,她们却忘恩负义,在背后下毒手,你还为这样狼心狗肺的毒妇求情,值得吗?”

    冷絮晴听到苏陌凉还在煽风点火,顿时气得满脸涨红,恼羞成怒地指着她,大吼道:“陆璃音,你个贱人,我姐说了不是故意谋害皇后的,这次纯碎是无心之失,你不要诋毁我们,挑拨我们和皇后娘娘的关系!”

    “就算不是故意,但你们也给皇后娘娘造成了伤害,皇后娘娘不跟你们计较,那是她宽容大度,不代表你们就没有错。你们让娘娘丢了这么大的脸,岂是一句无心之失就可以抹杀的?”苏陌凉冷声反驳,堵得冷絮晴哑口无言。

    “你--你--你--”冷絮晴愤恨的指着她,气得浑身发抖,喘着粗气,吐不出完整的句子。

    冷家主见陆璃音不肯罢休,担心焚天君真的要杀他两个女儿,立马重重磕头,哭丧着老脸,开口道,“焚天君,微臣的两个女儿,虽然有些任性,但心眼不坏,绝对没有害人的念头,更何况,这人还是尊贵的皇后娘娘,要是调查出来,可是死罪一条,给她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况且那蜈蚣真的是月儿养在身边,用来炼丹的,若是焚天君和皇后不信,可以回去询问炼丹公会的庞大师,庞大师一直教导月儿炼丹,他老人家是最清楚情况的了。”

    苏陌凉听到冷家主居然把庞大师都搬了出来,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炼丹公会可是超越五大家族的存在,而庞建元又是炼丹公会的副会长,他老人家在焚血天城的地位自然非同一般。

    他们冷家之所以这么拽,不就是因为出了个炼丹天才,而炼丹天才又有炼丹公会的副会长撑腰的缘故吗。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在提醒焚天君,他的女儿是庞大师的徒弟,轻易动不得。

    要是因为一个无心之失,就得罪炼丹公会,实在不值得!

    “冷家主,庞大师是冷絮月的师父,他当然要护着自己的徒弟,你让焚天君去质问他,能问出个什么来,你这不是废话吗?再说了,你的两个女儿不但害皇后出丑,还栽赃冤枉本王的女儿,皇后娘娘宽容大度,不与你们计较,本王可没那么大度,冤枉了本王的女儿,就想这么算了,没那么容易!”听到冷家主拿庞大师威胁人,平南王实在看不过眼,心里憋着火,也忍不住踩一脚。

    那讽刺冷硬的语气,气得冷家主面色发黑,隐隐发抖。

    而苏陌凉看到平南王的态度,心里感激。

    他为了给她讨回公道,直言不讳的说自己不大度,一副势必追究到底的架势,如何不让人感动。

    平南王这边话音刚落,不等冷家主反应,便是冲着焚天君抱拳,说道,“焚天君,冷絮月就算不是故意的,但犯下大错,造成不良后果是事实,她欺骗焚天君,栽赃郡主却是有意为之,所以还请焚天君重罚冷家姐妹,还小女一个公道!”

    平南王说话的分量不低,他要追究冷家姐妹的责任,焚天君并不好打发,但冷絮月背后有炼丹公会撑腰,要杀她,的确代价太大。

    不过,这么多人看着,他要是一点惩罚都没有,皇室的威严何在。

    权衡了利弊,焚天君已经有了决定,朝着跪在地上惶恐不安的冷家姐妹厉声命令,“本君念在冷家姐妹是无心之失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啊,打她们五十大板,以儆效尤!”

    威严的吼声一落,几个侍卫顿时朝冷絮月和冷絮晴快步走去。

    眼看着板子就要落到身上,冷家姐妹是彻底慌了神,美丽的眸子瞬间涌上惊恐,身子像是风中的落叶,簌簌抖个不停,重重磕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焚天君饶命,焚天君饶命,我们知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求焚天君饶了我们吧。”

    这五十大板打下来,她们肯定得屁股开花啊。

    只是焚天君的命令不容违抗,不管冷家姐妹怎么求饶,几个侍卫也没有半点迟疑,将两人按在地上,就一顿打。

    下一秒,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忽然震荡开来,听得周围的围观群众毛骨悚然。

    冷家姐妹平时不可一世,骄纵刁蛮,现在却被打得呲牙咧嘴,表情扭曲,简直把原本的骄傲和高贵都打掉了。

    不一会儿,就见两人面色惨白,满头大汗,屁股还隐隐有血水渗出。

    围观的大伙儿,有的不忍直视的避开了眼睛,有的人早就看不惯冷家姐妹,如今见两人被打得惨兮兮的样子,反倒觉得大快人心,心里暗喜。

    能看到冷家姐妹如此狼狈的一面,实属难得啊。

    就在大伙儿窃窃私语的时候,苏陌凉却是抬眸瞧了一眼,站在旁边微微垂首的云乾。

    见他面无表情,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不太感兴趣,苏陌凉不禁轻轻挑眉,眸中漾出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出戏来地太突然,也来地太诡异。

    不用猜也知道,冷家姐妹放蜈蚣应该是想整她的,最后遭殃的却是皇后。

    很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

    只是,估计没人会想到罪魁祸首居然是瞧不起眼的暗卫。

    苏陌凉不得不承认,他太过腹黑,害惨了皇后,还让冷家姐妹挨了一顿板子。

    这一顿打下来,她们两个娇滴滴的姑娘家可是够呛啊。

    想到这里,苏陌凉失笑。

    经过这件事,冷家姐妹是得到了不小的教训,皇后秦菲娴虽然为她们求了情,但对她两也有产生了隔阂。

    闹剧落幕,焚天君为了不耽误狩猎的时间,趁着天色尚早指挥着马车继续前行。

    大家赶了两天的路,都是有些疲倦。

    到了夜晚,车队再度停下来,稍作歇息。

    苏陌凉本想着直接进帐篷睡觉,可谁知道,她刚走了两步,就被一个丫鬟唤住了,“奴婢给郡主请安,皇后娘娘有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