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6章 一场鸿门宴
    皇后有请?

    她和皇后那么大的过节,皇后请她做什么?

    还嫌给她添的堵不够多吗?

    苏陌凉想归想,但面上还是微微颔首,应了下来,“带路吧。”

    一旁的冬菱没想到苏陌凉真要去,害怕皇后对她做个什么,不放心的说道,“小姐,奴婢跟你一起去。”

    苏陌凉点点头,默许她跟了上来。

    走进皇后的帐篷,苏陌凉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熏香,味道虽然好闻,却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只是不等她细想,只见坐在餐桌后的秦菲娴笑眯眯的冲她招手,热情的邀请道,“哈哈,郡主来了,快赐座,陪本宫饮上一杯!”

    苏陌凉见眼前的餐桌摆满了好菜好酒,而秦菲娴更是眉开眼笑的,对自己甚是亲热,眼前一幕让她面色微怔,瞳孔划过一抹惊讶。

    若是不知道她们过节的人,怕是还以为她们本身就是关系极好的姐妹呢。

    看到皇后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苏陌凉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意识到这一点,她压下内心的想法,唇角轻扬,笑容可掬的朝着皇后行礼,“臣女给娘娘请安。”

    “哈哈,免礼免礼,其实今天请你来,是本宫想跟郡主赔礼道歉。”秦菲娴见她客气,赶紧抬手,笑着解释道。

    苏陌凉闻言,面色划过惊讶,急忙摆手,“皇后折煞臣女了,臣女实在承受不起。”

    “哈哈,承受得起。之前本宫误会了郡主,差点让郡主背了黑锅,丢了命,本宫心里一直过意不去,若是郡主能原谅本宫,那就给本宫个面子,坐下来一起吃个饭,就当是本宫给你赔不是了。”秦菲娴的姿态放得很低,说的话也极为的客气,没有半点皇后该有的架子,言行举止都带着满满的诚意。

    若是换个人,或许真的会被她的诚意打动,可惜的是,她面对的是苏陌凉。

    苏陌凉显然不相信她的这番说辞,但还是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笑着道,“皇后娘娘是受害者,当时情绪激动,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冤枉了人,是情理之中的事儿,臣女不曾责怪娘娘,更无须原谅一说了。”

    话落,苏陌凉便是在婢女的指引下坐了下来,那意思是接受了皇后的道歉。

    秦菲娴听了这话,嘴角的笑容微微僵硬,只是面上还要装作和蔼的点点头,“郡主如此宽宏大量,本宫佩服,在这里敬郡主一杯。”

    说着,秦菲娴便是冲着苏陌凉遥遥举杯,饮了一口。

    苏陌凉见此,低头看了一眼酒杯,神色莫测,动作竟是有些迟疑。

    皇后知道她对自己还有芥蒂,倒是不介意的笑问道,“郡主该不会是担心本宫在酒里下毒吧?不过也能理解,我们之前闹得不愉快,在这些方面你自然是会多留个心眼。不过,你尽可放心,本宫请你到帐篷来吃饭,你在本宫这里要是出了事儿,本宫可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她把话说到这份上,苏陌凉自然是相信这酒水里没有毒。

    因为依照秦菲娴的手段,还不会傻到直接在酒水里下毒。

    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儿,她还不会做。

    只是,酒水里没有毒药,不代表没有其他东西——

    苏陌凉心中有数,却不露声色,连忙拿起跟前的酒杯,回敬道,“臣女自然相信娘娘不会下毒。这次冷家姐妹把娘娘陷害地这么惨,娘娘都能不计前嫌的替她们求情,如此善良大度的人怎么会干出下毒这种龌龊事儿呢,你说是吧,娘娘?”

    这一句轻飘飘的反问,听似软绵绵的,可却像是一记重锤落到了秦菲娴的心上,她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僵硬,甚至尴尬。

    为了掩饰内心的心虚,她勉强扯起嘴角,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

    “真正值得敬佩的是皇后娘娘才对,臣女敬你!”说着,苏陌凉也不扭捏,在秦菲娴的注视下,一干而尽。

    看到她喝了酒,秦菲娴略微僵硬的表情才稍稍缓和,指了指满桌的菜,薄唇浅扬,笑着道,“以前不开心的事儿,就不提了,吃菜,吃菜!”

    苏陌凉微微点头,拿起筷子陪着她吃了起来,时不时的闲聊一两句,倒是让人看不出端倪。

    这一餐下来,苏陌凉被灌了不少酒,虽然神智还很清醒,但脸上已经涌上了潮红。

    苏陌凉借着头疼为名,准备告辞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帐篷外忽然走来一位婢女,朝着秦菲娴恭敬禀报,“娘娘,陈公公求见。”

    听到陈公公,秦菲娴拿着酒杯的手猛然一顿,瞳孔跃上些许惊讶,

    自从上次,她当众为难陆璃音之后,焚天君就不愿私下见她,甚至有些回避她。

    她心知肚明,自己惹焚天君不高兴了。

    如今听到焚天君身边的陈公公求见,她顿时生出不小的疑惑,急忙吩咐,“让他进来吧。”

    陈公公得到了许可,这才撩开帘子走了进来,看到皇后正在宴请陆璃音,神色显得有些意外,怔了一下后,恭敬的朝秦菲娴行礼,“奴才叩见皇后。”

    “免礼,陈公公突然求见,是焚天君有什么事儿吗?”秦菲娴淡淡的问道。

    陈公公直起身子,回答道,“焚天君得知清音郡主在皇后娘娘这里,所以派奴才来请郡主过去。”

    “什么?”秦菲娴听到这话,神色大变,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

    陈公公没料到她有这么强烈的反应,满目诧异的盯着她,“娘娘,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他的疑惑,秦菲娴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扯起僵硬的嘴角,尴尬的笑了笑,“没——没什么。”

    陈公公见此,才打消疑虑,微微点头,“焚天君正等着郡主治病呢,奴才就先带郡主过去了。”

    秦菲娴闻言,惊得瞪大眼睛,立马出声阻止,“慢着!”

    “娘娘还有什么吩咐吗?”陈公公觉得皇后有些怪怪的,再度询问了一句。

    “那个——郡主刚才在本宫这里喝了不少酒,已经醉了,刚刚还在跟本宫说头疼地很,今晚怕是不能给焚天君治病了。依本宫看,还是让郡主先回去休息,醒醒酒,明天再说吧。”秦菲娴灵机一动,急忙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