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7章 焚天君,你怎么在这里?(加更)
    陈公公看了看苏陌凉,发现她脸上带着些潮红,的确是喝了不少酒的样子,不禁为难的皱起了眉头,“焚天君让奴才来请郡主,要是没能把人带去,奴才不好交代啊。”

    “陈公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郡主喝醉了,身体不舒服,这样的状态怎么给焚天君看病啊!要是因此让焚天君的身子出了差错,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吗?”秦菲娴皱眉,不满的质问他,一下子把皇后的架子端了出来,态度竟是有些强硬。

    苏陌凉也是没想到,焚天君会在这个节骨眼请她去看病。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这状态的确不适合去见他。

    因为从进入皇后的帐篷开始,她就觉得那个熏香有问题,后来真君老人告诉她,那个熏香释放的是紫水莲的香气。

    紫水莲本来是一味安神醒脑的药材,对人体并没有害处,但如果是喝醉了的人,闻到这种香气,就会有催情的效果,很快会出现身体燥热,瘙痒难耐的症状。

    更让人无语的是,香气容易挥发,就算太医检查,也查不出什么来,只会被误认为是喝多了,酒精作祟。

    得知秦菲娴用这种卑鄙龌龊的手段,苏陌凉便是猜到她八成是要让自己身败名裂。

    她不得不承认,秦菲娴用这种神不知鬼不觉,还不容易查到她头上的方式害人,的确比冷家姐妹高明许多。

    不过,就算知道秦菲娴不怀好意,但依照苏陌凉现在的身份还是没办法拒绝皇后的邀约。因为她要是被扣上目中无人,违抗懿旨的罪名,又得惹一身的骚。

    再说了,她空间里有解这种媚药的药材,完全能够炼制解药,所以并不惧怕皇后的陷害。

    但是如果现在去焚天君那里,她就没办法解毒,总不至于当着焚天君的面炼丹吧。

    也难怪秦菲娴听到她要去焚天君那里,反应有些激烈,要是药效发作了,她和焚天君共处一室,秦菲娴不是变相撮合她和焚天君了吗,所以秦菲娴必定会极力阻止她去焚天君的帐篷。

    当然,苏陌凉也不愿意在焚天君面前失态,要是真有个什么,君颢苍那个醋坛子,肯定会跑出来,跟焚天君拼个你死我活,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苏陌凉也是顺着皇后的话,微微点头,“嗯,我刚才喝多了,有些头疼,今晚怕是去不了了,劳烦公公跟焚天君解释下。”

    看到苏陌凉状态的确不太好,陈公公纠结着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那奴才回去跟焚天君说说,先行告辞了。”

    话落,陈公公便是毕恭毕敬的退出了帐篷。

    看到陈公公走了,苏陌凉也不便久留,朝着皇后行礼,准备离开。

    皇后倒是装得一脸担心的关切道,“看你醉的不轻,本宫派人送你回去吧!”

    苏陌凉笑着摆手,“不用劳烦娘娘了,冬菱送臣女回去就行了。”

    她还要找个地方,先把媚药解了再说,自然不愿人跟着。

    皇后闻言,微微颔首,“恩恩,好吧,赶紧回去休息,睡一觉就好了。”

    她这个眉药可是必须达到尊品等级的丹药才可以解,而这尊品只有丹宗炼丹师能够炼制,像陆璃音这种废物,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看她那醉醺醺的样子,别说丹药,估计连自己中招了都不知道。

    所以,秦菲娴对自己部署的一切,还是非常有信心和把握的。

    苏陌凉得了她的首肯,才由着冬菱搀扶自己出了帐篷,走到半路,她忽然停下来,“冬菱,我到那边的林子里去方便一下,你在这里等着我。”

    冬菱知道她喝了不少酒,估计早就憋了一肚子的尿,理解的点点,“小姐,奴婢陪你吧。”

    “不用了,你站在旁边我尿不出来,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说着,苏陌凉就朝着旁边的林子走了进去。

    走到林子里四下无人的地方,苏陌凉才低声唤道,“云乾!”

    话音一落,云乾顿时掠到了她的跟前,恭敬抱拳,“主子有何吩咐?”

    苏陌凉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给我打掩护,我要在这里炼丹。”

    云乾抱拳领命,二话不说,便是隐入了暗处。

    苏陌凉知道,依照他的本事儿,掩护她绰绰有余,所以很放心的放出了炼丹炉,开始炼制丹药。

    其实这解药的过程不复杂,苏陌凉并没有耽搁太久的时间,就成功炼制完成,吞下了解药。

    随后,她便是收好炼丹炉,快步出了林子,随着冬菱回了帐篷。

    秦菲娴一直都关注着苏陌凉的动态,看到宫女快步进来,立马追问道,“陆璃音回帐篷了吗?”

    “恩恩,奴婢亲眼看到她进了帐篷。”宫女重重点头。

    秦菲娴得到确切的消息,唇畔渐渐牵起一抹森然的笑容,美丽的眸子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让如霜去请赫连公子吧。”

    宫女得令,心领神会的退了出去。

    目送着宫女离开,秦菲娴嘴角的笑意不断加深,竟是透着几分阴冷。

    陆璃音啊,陆璃音,你不是很会勾引男人吗,这次本宫就坐实你水性杨花,银娃当妇的罪名,看你以后还用什么身份站在焚天君的身边。

    秦菲娴正胸有成竹的筹谋着一切,而刚回到帐篷的苏陌凉,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了一跳。

    “焚天君,你怎么在这儿?”

    苏陌凉没想到凤墨邪此刻正慵懒的倚在她的榻上,幽幽的盯着自己,心里一跳,惊讶的询问出声。

    “听说你喝醉了,本君派人来请你,你都敢抗旨不遵,所以本君来看看,你到底醉成了什么样子。不过,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喝醉嘛!”凤墨邪眉毛轻佻,妖冶的紫眸,眸光凛冽,精明无比,一眼便看穿了苏陌凉的伪装。

    苏陌凉听到这话,内心一震,担心露出马脚,轻笑着解释道,“刚才从皇后帐篷走过来,吹了吹夜风,倒是清醒了不少。只是脑袋还有些疼痛,所以,恕臣女今晚无法为焚天君治病了。”

    焚天君闻言,邪肆的眼角微扬,语气带着莫名的意味,“怎么想起跟皇后吃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