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两人的交锋
    苏陌凉发现,她从始至终都没看透过眼前这位赫连公子。

    她一直觉得他很古怪,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古怪。

    “既然来了,那就坐吧。”焚天君抬眸瞥了赫连钰枫一眼,指了指一旁的位置。

    苏陌凉没料到焚天君真打算留下赫连钰枫,面色划过惊讶,正准备开口,谁知道赫连钰枫还真的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竟是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滚到嘴边的话顿时咽了下去,有些诧异的看了赫连钰枫一眼。

    她还以为赫连钰枫看到焚天君在这里,会识趣的离开,没想到还真的留了下来——

    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苏陌凉思索着的时候,焚天君却是率先开口询问,低沉的声音透着几分森冷,“这么晚了,不知道赫连公子找清音郡主有什么事儿啊?”

    赫连钰枫闻言,唇角轻扬,淡淡回答,“清音郡主找我来话话家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大事儿。”

    苏陌凉知道他是误会了,赶紧否认道,“赫连公子,我并没有找你来,你怕是受人利用了啊。”

    “郡主何必害羞,这里没有外人,不会有人笑话你的。”赫连钰枫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容,温柔的声音如清风掠过。

    可苏陌凉闻言,却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到他一脸暧昧的样子,感到分外错愕,一时无语的说不出话来。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竟然被他说成是害羞,好像他们两人真有个什么似的,简直是越描越黑。

    面对赫连钰枫的态度,苏陌凉一时摸不准,他到底是被蒙在鼓里,真以为她找他来聊天,还是故意在焚天君面前装出亲热的样子。

    若是故意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真的是喜欢她吗?

    苏陌凉至今为止,还是不太相信赫连钰枫会喜欢自己,总觉得她漏掉了什么细节。

    苏陌凉现在被他这么一渲染,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焚天君听到这话,本就有些阴沉的面色,更是隐隐发黑,妖冶魅惑的紫眸涌动着明显的怒火。

    苏陌凉隔他起码有两米之远,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嗖嗖凉气。

    随后,就见他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道,“郡主请你来,你就来,你有想过,这么晚了,进一个女人的帐篷影响不好吗?”

    赫连钰枫面对焚天君的责问,唇角的笑意加深,而后竟是抬眸迎上他的注视,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微微扬起,明明是轻柔的语气,可落到苏陌凉和焚天君的耳朵里,却是相当有力度,“焚天君,这么晚,不也是在这里吗?”

    苏陌凉闻言,直接被他震地变了脸色,黑眸涌上不小的惊讶。

    她没想到赫连钰枫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反问焚天君,反驳他的话,还真是不要命了啊。

    意料之中,此刻的焚天君被他堵得黑了脸色,俊美的容颜上浮动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愠怒和冷酷。

    显然,焚天君动怒了!

    看他们一来二去的交锋,苏陌凉不禁为赫连钰枫捏了一把汗。

    她总算是看出来了,赫连钰枫是故意刺激焚天君的。

    能这样跟焚天君说话,这个赫连钰枫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此时此刻,她觉得空气都好像被两人的散发出的凌厉气息,弄得有些稀薄,四周的气压极低,压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在苏陌凉以为焚天君还对赫连钰枫发难的时候,焚天君居然出人意料的收敛了气息,冷声道,“陆璃音是本君的御医,本君到她这里来,接受她的治疗,不是很正常吗。”

    赫连钰枫听了,面色划过阴霾,一直勾着笑意的唇角渐渐的凝固。

    袖口下的手指却是悄然握紧,似乎极力隐忍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感情。

    他的表现极为隐晦,苏陌凉并未发现,此时让她惊讶的却是焚天君的态度。

    赫连钰枫今天的言行举止都十分的大胆,若是以往,焚天君估计早就爆发了,可是现在,他虽然不悦,但却没有责罚赫连钰枫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苏陌凉竟然觉得现在的焚天君格外好说话,对赫连钰枫也格外的包容。

    这是她的错觉吗?

    苏陌凉想不明白,不禁蹙起眉头,打量着两人,生出满肚子的问号。

    她这边是三方僵持着,陷入了诡异的氛围,而正在帐篷里等待时机的秦菲娴,却是有些心神不宁。

    此时,秦菲娴看到宫女急急忙忙跑进来,眼前一亮,顿时站起身,着急的询问道,“怎么样了?”

    宫女满脸笑容,高兴的点点头,“回娘娘,事情成了!赫连公子已经进了清音郡主的帐篷,这都过去一盏茶的功夫了,还没出来呢,现在帐篷外就郡主身边的那个丫鬟守着,奴婢想,他们两人估计在帐篷里,已经——”

    后面的话,宫女没有说明,可那挤眉弄眼的暧昧神色却让秦菲娴心中大喜,心情不错的赞赏道,“这次做得不错,有赏。”

    宫女受宠若惊,连忙下跪谢恩。

    皇后没时间跟她废话,眸中荡出一抹兴奋的狠劲儿,直接大声吩咐,“走,跟本宫去捉奸!”

    声音落下,秦菲娴已经大步走出了帐篷,似乎迫不及待的等着看陆璃音身败名裂了。

    此时,面对两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而感到心累的苏陌凉,觉得气氛有些僵硬,沉默了一会儿后,想要打圆场,调剂一下氛围,谁知道,她话刚开了个头,就听到外边传来冬菱颤颤巍巍的声音。

    “皇后娘娘,你不能进去,郡主和焚天君正在里边谈话呢!”

    秦菲娴没料到一个丫鬟居然敢拦着她,还敢撒谎造谣,把焚天君搬出来吓唬她,顿时气得拧起眉头,尖声呵斥,“你给本宫滚开,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家主子正和赫连钰枫在帐篷里边颠鸾倒凤呢。身为大家闺秀,竟然敢在本宫眼皮子底下,干出这种龌龊事儿,本宫非要抓出来,严惩不可!”

    冬菱听到这话,被吓了一大跳,惨白着脸色,连忙解释,“皇后娘娘,你误会了,没有的事儿啊!”

    而秦菲娴根本没耐心跟她废话,直接一脚踹开她,恶狠狠的低吼,“哼,有人可是亲眼看到赫连钰枫进了你家主子的帐篷,你还敢狡辩,今天,本宫非把这对狗男女捉出来不可。”

    说着,秦菲娴便是一把撩开帘子,冲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