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你要捉本君的奸吗?
    只是她一踏进帐篷,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

    她脚步一顿,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刚还气势汹汹的表情猛然凝固,美丽的眸子瞬间涌上惊骇之色。

    此时,秦菲娴看到前方正倚在榻上注视着自己的焚天君,感受到他阴鸷凛冽的目光和浑身散发出的森冷之气,秦菲娴的脑子轰的一声,一片空白,下一秒,竟是被这可怕的威压,骇地往后退了一步。

    “焚——焚天君,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秦菲娴震撼之下,说话都哆嗦起来。

    凤墨邪面对她的惊讶,邪魅的眸子里荡出一抹阴厉,冷着面孔,犀利质问,“本君还想问你呢,大晚上的,皇后不在帐篷里休息,横冲直撞的闯进来,是要抓哪对狗男女啊?”

    秦菲娴听到那沉郁好听却带着危险意味的嗓音,身子蓦然一颤,脊背窜过寒意,急忙开口解释,“焚天君,臣妾——臣妾听人说赫连公子进了郡主的帐篷,在里边行苟且之事,臣妾身为皇后,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才冲进来捉奸的!”

    听到这话,苏陌凉却是勾唇,轻笑一声,语重心长的提醒道,“皇后娘娘,我和赫连公子清清白白,坦坦荡荡,从来没有你口中所谓的苟且之事,你可不要受奸人挑唆,听信谣言啊!”

    秦菲娴闻言,这才发现,她准备捉奸在床的陆璃音和赫连钰枫竟是坐在两侧的位置上,相隔有两米之远,完全没有一点暧昧的迹象。

    而刚还有点醉醺醺的陆璃音,现在更是清醒地跟没事儿似的,正嘴角噙笑的盯着自己,那浅淡得体的笑容中藏着讥讽和冰冷,瞧地秦菲娴心中大震,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她——她不是喝醉了吗——不是中了她的媚药吗?

    怎么会——怎么会完全没事儿?

    秦菲娴满肚子的问号来不及解答,就听前方的焚天君火山爆发,厉声大吼,“皇后,你好大的胆子,冲进来捉奸?你要捉谁的奸,是不是也要把本君捉出去啊?”

    秦菲娴被这打雷般的怒吼骇地浑身一抖,猛地跪在了地上,面色惶恐的连连磕头,“焚天君息怒,臣妾不敢,焚天君误会臣妾了!”

    “哼,误会?你明知道本君在里边,还口口声声要捉奸,气势汹汹的闯进来,这也叫误会吗?”凤墨邪眸子森然一蹬,直接吓掉秦菲娴半条命。

    她面色惨白,浑身发抖,嘶声哭起来,“臣妾真的不知道焚天君在里边,不是要捉焚天君的奸啊,臣妾也是听宫女说赫连公子和清音郡主有暧昧,才过来瞧瞧的,臣妾什么都不知情,求焚天君明察啊。”

    她一边哭,一边磕头,身体抖的跟筛糠似的,一看就知道是吓地丢了魂儿。

    秦菲娴刚才一直派宫女注意着陆璃音的行踪,哪里注意到焚天君来了陆璃音的帐篷。

    再说了,她也没想到焚天君会屈尊降贵的亲自来陆璃音的帐篷啊。

    现在倒好,奸没抓到,反而被焚天君撞个正着,她现在就算想让陆璃音身败名裂,也陷害不了了。

    毕竟他们三个人都在帐篷里,连焚天君都在,她要怎么陷害?

    说他们三个在帐篷里行苟且之事?

    别说传出去,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荒唐。

    意识到这一点,秦菲娴的心像是坠入了冰窖,拔凉拔凉的,只剩下不断磕头求饶,尽量撇清自己的关系。

    凤墨邪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哭声,厌恶的蹙起了眉头,冷声道,“你倒是说说,到底是哪个宫女在造谣,让你堂堂皇后都失去了判断!”

    秦菲娴闻言,顿时抬起头,慌张的指向一旁贴身宫女,哭着回答,“是如霜,她是臣妾的贴身宫女,臣妾一向信任她,她说她亲眼看到赫连钰枫进了清音郡主的帐篷,半天都没出来,肯定在干见不得人的事儿,臣妾才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一瞧究竟的!”

    如霜被供出来,吓得双腿一软,也跪到了地上,惊恐失色的连连磕头,“焚天君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看到赫连公子进了帐篷,才有些猜测,不是故意诋毁郡主和赫连公子的。求焚天君饶了奴婢啊。”

    “哼,饶了你?就是你这些长舌妇在背后搬弄是非,造谣生事。这次竟然造谣到郡主和赫连公子的头上来了,来人啊,把如霜拖出去斩了!”焚天君可不吃她可怜兮兮的这一套,二话不说就下令杀头。

    如霜听到要砍头,更是吓得目眦尽裂,满脸惊骇,急忙朝着秦菲娴寻求帮助,“娘娘,你救救奴婢啊,奴婢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娘娘,奴婢还不想死,求你救救奴婢吧——”

    呼天抢地的哭声,悲痛欲绝,听得秦菲娴的心里猫爪似的难受。

    其实,秦菲娴并不想把她推出来背锅,这个如霜跟樊嬷嬷一样,都是她身边最亲近,最得力的人。

    上次损失了一个樊嬷嬷,她如今就剩下一个能说说体己话的如霜,她自然不想再舍掉如霜。

    但是如果没人出来背锅,遭殃的就是她自己,秦菲娴不得不做出选择。

    想到这里,秦菲娴只有咬咬牙,狠下心肠,避开了如霜求助的可怜目光。

    如霜的求助没有得到回应,不一会儿就被拖了出去。

    只听一声惨叫,所有的哭喊戛然而止,听得秦菲娴毛骨悚然,浑身战栗,心里的害怕和痛楚瞬间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让她浑身发软,冷汗淋漓。

    “皇后娘娘,你也不要怪焚天君杀了如霜,你身边跟着这样不成体统的婢女,迟早都会给你招来祸患,这次焚天君念在一场误会,没有责怪皇后,但下次,可就不一定了。说来,焚天君也是为了娘娘好,不想娘娘被奸人所摆布!”苏陌凉看到地上吓出一身冷汗,半天缓不过劲儿来的秦菲娴,心里有些好笑,面上却是温和的安抚。

    可她的安抚,表面上像是在为皇后着想,但每个字都气得皇后浑身发抖。

    明明害死了她的婢女,还说什么是为了她好,这样软绵绵的话有时候简直比破口大骂还要让人抓狂。

    望着陆璃音嘴角隐隐扬起的讽刺,秦菲娴握紧了手指,恨到了骨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