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他是个怪物!
    冷絮晴听到这话,才没有跟纪薇澜计较,愤愤的瞪了她一眼,才随着冷絮月走开了。

    和肖落恒在一起说话的晏凌宇似乎也听到苏陌凉这边的动静,忍不住朝着她的方向望了一眼。

    看到她留下来,不打算前往狩猎,晏凌宇微微蹙眉,神色涌上些复杂。

    其实,他最清楚陆璃音的实力。

    上次历练的时候,他和她一起掉进了黑洞,还是她帮忙杀灵兽,他们才逃出生天的。

    那样的实力,在他们这群年轻人中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而她契约的那些灵兽,等级更是高地吓人,别说七阶圣灵兽,她连君王兽都有,怎么可能看得上一般的圣灵兽。

    只是,他不明白,陆璃音明明有那么强悍的实力,那么变态的天赋,进入围场打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不知道她为何要伪装自己。

    这样隐藏实力,她到底有什么秘密,到底想干什么?

    这些日子他虽然生她的气,但对她的好奇却一刻都没停过。

    肖落恒没察觉出晏凌宇的异常,看到冷絮晴走了,急忙拍了拍他,提醒道,“我们也赶紧走吧,趁着这次机会,你在冷絮月面前好好表现下,缓和一下你们的关系,知道吗?”

    在肖落恒看来,晏凌宇为了一个废物,跟冷家姐妹闹僵,实在是太过愚蠢,而这次狩猎是最好的机会,晏凌宇只要好好表现,再次博得冷絮月的欢心,还是有可能的。

    晏凌宇闻言,没有说话,深深看了眼陆璃音之后,便是随着肖落恒追上大部队,进入了围场。

    苏陌凉送别了纪薇澜和纪裕峥,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

    趁着焚天君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倒是可以好好的修炼一下。

    只是她刚进入状态没多久,冬菱就从外边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道,“小姐,赫连公子正在外边,他想见你。”

    苏陌凉听到又是他,顿时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赫连钰枫也是因为病弱,留了下来,没有参加狩猎。

    但前天他们才在帐篷见过,现在又是闹哪样?

    皇后受了那么大的教训,不至于还来这一招吧。

    苏陌凉虽然不知道赫连钰枫到底要干嘛,但她对此人实在没什么好感,并没有见他的**,旋即吩咐道,“你去打发了他,就说我睡了,不方便见客。”

    然而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就见赫连钰枫直接撩开帘子走了进来。

    “我就这么不讨郡主喜欢吗?要这么绝情的赶我走?”

    温润如玉的嗓音,忽然扬起,只见颀长单薄的白色身影映入眼帘。

    语气虽然有点伤心,可清秀雅致的容颜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并未放在心上。

    苏陌凉没料到他自己闯进来,心里多少有些不满,冷着脸,反问道,“赫连公子,你这样不请自来,是什么意思啊?”

    “郡主似乎很排斥我啊,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惹郡主不高兴了?”赫连钰枫许是没料到苏陌凉这样不给面子的质问,面色划过一抹惊讶。

    苏陌凉看了他一眼,眉头轻敛,沉声道,“对于一个看不透的人,是人都会戒备三分吧。”

    赫连钰枫对她的回答颇感意外,表情怔了片刻后,忽然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哈哈哈,我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如此评价,实在是新鲜。不知道,我是哪里让你看不透了啊?”

    “赫连钰枫,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其实上次你明知道皇后设计,故意让你来帐篷找我的吧!”苏陌凉不想跟他拐弯抹角,她发现此人埋伏地很深,要是跟他打太极,怕是永远也挖不出有用的信息,还不如直接摊开了说。

    赫连钰枫闻言,倒是没有否认,眉头轻挑,瞳孔涌上些兴味,“嗯,我知道。”

    苏陌凉惊得皱眉,追问道,“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要来帐篷?”

    “一直想见你,但又找不到单独见你的理由,皇后刚好给了我这个理由,不是正好吗?”赫连钰枫专注的盯着她的黑眸,语气暧昧而又饱含深情,若是换做其他女人,或许会被他的感情打动,可苏陌凉却没办法相信他这番话。

    “真的是这样吗?”苏陌凉扬高了声音,反问道。

    赫连钰枫被她的防备逗乐了,再度笑起来,“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难道郡主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你的真实心意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也没兴趣知道!既然你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也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可能和你成亲,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苏陌凉直截了当的划清界限。

    “郡主可真绝情啊,实在太让人伤心了。就算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心意,总不至于连坐下来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吧。”

    听到这话,苏陌凉看他并不愿就这么轻易离开,心里有些无奈,最终还是朝着冬菱吩咐了一声,“给赫连公子看茶。”

    见她松口,赫连钰枫唇畔牵起温柔的弧度,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说吧,你还想说什么!”苏陌凉没什么耐心。

    赫连钰枫倒是耐心十足,目光幽幽的盯着她,询问道,“郡主,喜欢焚天君?”

    苏陌凉表情冷淡,模棱两可的反问,“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这跟你有关吗?”

    赫连钰枫听到这种回答,唇角的笑容也微微凝结,那双幽深如古潭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芒。

    “看来,郡主是真的喜欢上了焚天君。”良久,他得出了结论。

    苏陌凉没有反驳,如果能让他死心的话,随便他怎么想。

    赫连钰枫见她沉默着,算是默认了自己的猜测,他本就有些病态苍白的脸更是难看了几分。

    许是隐忍下了某种不为人知的情绪,他才再度开口,温润的嗓音变得有些阴冷,“你喜欢焚天君,可你了解他吗?”

    苏陌凉忽然听到这种话,诧异的抬眸看着他,“听你那口气,你似乎很了解他?”

    赫连钰枫闻言,忽然收起了唇边的笑容,眸子里闪烁着凝重的寒芒,异常严肃的回答,“是,我很了解他。他是个怪物,从出生开始就是所有人畏惧的怪物!他的亲生父母,兄弟姐妹,所有的亲人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