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杀了所有的亲人
    听到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向来淡定的苏陌凉也是大吃一惊,弯弯的眉毛瞬间扬高,瞳孔里涌动着不可思议。

    亲生父母,兄弟姐妹,全都死在凤墨邪的手里?

    不不不,这跟她从王妃口中听到的完全不一样。

    苏陌凉不相信的摇头,皱眉反驳,“不!不可能!我听说他其中两位哥哥是谋朝篡位,被先皇斩杀的,另外一位是寻花问柳,得了花柳病,病死的,还有一位是毒死了太后,犯下死罪,被赐死!至于那位公主,被当成和亲对象,远嫁枫林帝国,根本没有死!”

    之前平南王妃给她分析了焚血帝都的势力,苏陌凉着重询问了焚天君的情况,虽然谈不上多了解焚天君,但多少听说过他的事迹。

    据王妃所说,凤家王朝的人丁稀少,焚天君总共只有四个哥哥,一个妹妹。

    只是皇上从小就偏爱凤墨邪,对其他子女都不太放在心上,导致他的兄弟们都十分嫉妒他。

    后来,皇上更是有意将皇位传给凤墨邪,不出意外的激怒了他其中两个哥哥。

    两个哥哥生了歹心,打算谋朝篡位,可惜的是,事情败露,最后被斩首示众,两个哥哥的母妃,妻儿,甚至母家的亲人们全都受到牵连,被屠杀殆尽,一个不剩,当时血流成河,惨不忍睹,人人自危。

    那一年,凤墨邪才十四岁,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怎么可能杀害他的哥哥们。

    而那位得花柳病的哥哥,本性好色,死在花丛中倒也不稀奇。

    至于那位毒害太后的哥哥,似乎跟太后有些恩怨,但不管怎么看,都跟焚天君搭不上边。

    因为太后是他的母妃,一直把他抚养长大,送上皇位,他没有理由杀死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母亲啊。

    再者,先皇最疼爱的就是他这个儿子,不顾其他已经长大成年的哥哥们,反而将皇位传给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年,就能看出先皇对他的偏爱。

    所以,如果说凤墨邪害死了他的兄弟们,还有点可能,但绝对不可能害死宠爱他的先皇和太后啊。

    再说了,他两个哥哥死的时候,他才14岁!

    一个14岁的孩子杀害自己的哥哥,这可能吗?

    见苏陌凉不相信自己的话,赫连钰枫冷笑一声,唇角牵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在此刻竟是显得有几分诡异和妖冶,瞧得苏陌凉的心子蓦然一颤,涌上些寒意。

    “清音郡主,看来你对焚天君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今天我就告诉你,他们是怎么死的。”赫连钰枫薄唇轻喃,平日温润的嗓音在这时竟是变得异常的凝重。

    苏陌凉闻言,也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竖起了耳朵。

    这时候,只听沉重而又冰冷的声音娓娓道来。

    “焚天君的两个哥哥,谋朝篡位的确不假。当时先皇身体硬朗,完全没有传位的念头,而焚天君也不过才14岁,所以先皇从来也没表示过要立焚天君为储君的意思。所以,传位的消息是焚天君自己散播出去的,目的就是刺激他的两个哥哥。焚天君很清楚,他的两个哥哥一向嫉妒先皇偏爱他,心里也一直担心立储君的问题,听到这种传闻,他们怎么可能坐得住,焚天君料定他们会有所动作。所以,这一切都是焚天君设的计,要将他二人置于死地。”

    听到这番话,镇定如苏陌凉,此刻的瞳孔里也涌上了不小的震惊。

    然而,她还来不及消化这个极具冲击力的真相,赫连钰枫又是接着开口,“那个得花柳病的哥哥,虽然贪图美色,但身为王爷,你觉得他什么女人没有?非要去挑那种不干不净的女人?”

    听到这里,苏陌凉也反应了过来,顿时睁大眼睛,“你是说,他得病,是因为焚天君送的女人!”

    赫连钰枫见她明白,倒是欣赏的微微颔首,浅笑着说道,“不错,郡主很聪明!”

    “那太后和先皇呢?”苏陌凉得知这样的真相,神情显得有些紧绷,心里更是涌现出无数的疑问。

    “太后你已经知道了,是被他另一个哥哥毒死的,而先皇却是被焚天君亲手毒死的!”赫连钰枫盯着她,低沉的声音透着几分阴冷,最后一句话落下,竟是震地苏陌凉身体一颤,汗毛起立,瞳孔瞬间涌上惊骇之色。

    她听错了没有?先皇是被焚天君亲手毒死的???

    赫连钰枫轻笑一声,仿佛知道她心里的疑问一般,微微点头,“是,你没有听错。焚天君对外宣称先皇是得了不治之症,病死的,其实,在焚天君八岁那年就给先皇下了毒。那是一种慢性毒,平常检查不出来,但日积月累,就会越发严重,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先皇常年有病在身,最后病死,就变成情理之中的事儿。”

    “什么?八岁!”苏陌凉听到这样的字眼,着实被吓得不轻,面色极为难看的盯着赫连钰枫,似乎在怀疑着这件事的真实性。

    如果赫连钰枫说的是真的,一个八岁的孩子就开始策划谋杀自己的父亲,到底是狠毒可怕到了什么地步,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残忍血腥的事情来。

    八岁谋害父亲,十四岁斩杀兄弟,十六岁登基之后,陷害另外两个哥哥,还害死了养育自己的太后。

    这样的手段,的确不能用人类来形容,难怪赫连钰枫说他是怪物!

    如果赫连钰枫是骗自己的,那他为什么会把焚天君的计谋,手段说得这样仔细,就好像真实发生过的一样。

    不对,就好像他亲眼看到过,甚至参与过的一样!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神情一震,内心暗惊,眼神里瞬间升起了警惕,沉吟着打量了他好一会儿,她才眯起眸子,慎重的质问,“你不过是一个家族公子,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还知道地这么清楚,这么详细?”

    赫连钰枫闻言,薄唇轻勾,扬起深意的笑容,深褐色的眸子对上苏陌凉冰冷的视线,划过一道精光,而后故作神秘的打着商量,“你嫁给我,我就告诉你原因!”

    苏陌凉没料到他会突然提出这样无礼的要求,本就僵硬的表情更是涌上愠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