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0章 让我陪你痛(加更)
    苏陌凉听到这里,心急如焚,汗珠子如雨点一般直往下掉。

    她现在没有药材,又没有达到丹宗巅峰,什么都做不了,只有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痛苦。

    这一刻,苏陌凉每一根神经都在剧烈的绞痛着,痛得她浑身颤栗,用力抱住君灏苍,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泪水夺眶而出,倾泻而下,声音嘶哑而又绝望,“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害的你,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好恨自己,每次她有危险的时候,君灏苍总是能护她周全,可他有危险的时候,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君灏苍为她付出那么多,忍受了那么多,她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的保护和宠爱。

    她真是恨透了这样的自己!

    “不——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不——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君灏苍见不得她哭,有气无力的伸手替她拭去她的眼泪,心疼得要命。

    苏陌凉情绪失控,崩溃的使劲儿摇头,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越发汹涌,抱着他的身子因为痛哭而微微颤抖,“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这副样子,你姐说得对,我只会给你带来痛苦,带来灾难!早知道我会让你那么痛苦,我倒宁愿永远没有遇见过你!”

    “傻瓜,要是没有遇见你,我会后悔一辈子,那种痛比这种痛还要可怕一百倍!”君灏苍皱着眉头,不赞同的反驳。

    苏陌凉感受到他的身体越来越冷,却说着掏心掏肺的话,更是心疼的用力抱着他,哭着大声阻止,“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君灏苍知道自己体内的寒气越来越厉害,害怕伤到她,伸手吃力的推开她,“不要抱我,我身上——太冷,会冻伤你的。”

    苏陌凉听到这话,简直是万箭穿心。

    他都那么痛苦了,还担心伤害到她,这样的关心更是让苏陌凉崩溃不已,心痛的用力搂住他的身子,不愿意挪动分毫,撕心裂肺的哭起来,“不要,我要抱着你!不能给你炼丹,就让我来给你温暖!你痛,我陪你一起痛,你死,我陪你一起死!不要推开我——永远都不要推开我!”

    说到最后,苏陌凉已经泣不成声,肝肠寸断的呜咽几乎是从胸腔里发出来,那悲痛欲绝的模样,瞧得旁边的纪薇澜和晏凌宇张口结舌,满脸惊讶,脑子里更是冒出无数个问号。

    眼前这个情绪失控,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人,是他们认识的陆璃音吗?

    那么稳重冷静的一个人,此刻竟然为了一个暗卫崩溃得跟个疯子似的!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晏凌宇看到他们紧紧搂在一起,陆璃音紧张而又心疼的伤心样子,震惊的同时,心里也涌上一团无名火,面色难看的皱紧了眉头。

    这个叫云乾的暗卫到底是谁?怎么会让她有这么大的反应!

    虽然什么都不能确定,但光是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晏凌宇就能肯定,他们绝不是主仆那么简单。

    他可不会傻到认为,陆璃音会仅仅因为一个奴才,悲痛,失控到这个地步。

    看得出来,陆璃音很喜欢这个暗卫,而且喜欢到了骨子里。

    不然,不会这么激动,不会说出陪他一起痛,陪他一起死的话来。

    这么深刻的感情,说不震撼是假的。

    只是,想到苏陌凉宁愿喜欢一个暗卫,也不愿多看自己一眼,晏凌宇的心就一阵难受,不服气的握紧了手指。

    他这才知道,在陆璃音的心中,自己还不如一个暗卫!

    这对晏凌宇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但是,有一点,他发现自己错了。

    以前看到陆璃音主动进宫替焚天君治病,常常陪伴焚天君左右,他还以为陆璃音喜欢的是焚天君,想要入宫为妃。

    现在看来,他是误会陆璃音了。

    她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是个攀龙附凤,趋炎附势的庸俗女子。

    想到这里,晏凌宇忽然很懊悔,懊悔曾经对她说那些过分的话,懊悔跟她的关系搞得那么僵。

    为了这个,他还白白生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闷气,现在回想起来,实在太不值得了。

    纪薇澜看到这一幕,也是感染了几分悲伤,小声劝道,“表妹,你别着急,我们要不现在回围场,让太医给他诊治诊治,或许就好了。”

    苏陌凉听到回围场,顿时抬起头,眼睛微眯,阴鸷的盯着纪薇澜,里边有杀气浮现,锋利如刀,顿时吓得纪薇澜打了个寒颤。

    君灏苍现在这种状况是绝对不能回围场的,要是让焚天君知道他得了寒病,必定识破君灏苍的身份,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纪薇澜的提议无疑是把君灏苍往悬崖边上在推。

    “表——表妹——你——你——”纪薇澜被她那阴冷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害怕得咽了咽口水。

    陆璃音在她面前一向温顺乖巧,现在却露出这么可怕的神情,纪薇澜当下震惊得瞪大了双眼。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苏陌凉便是猛地抽手,一把掐住了纪薇澜的脖子,恶狠狠的警告,低沉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飘出来的一般,泛着嗖嗖冷气,“忘掉今天看到的,听到的一切,要是泄露出去半个字,我就杀了你!”

    纪薇澜哪料到苏陌凉会突然动手,顿时被掐个措手不及,都来不及想为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陆璃音会掐得自己毫无反抗之力,此时此刻只是被她突然的举动吓傻了。

    “表——表妹——你这是干什么——我——我是你表姐啊!你——难道也——发病了吗?”纪薇澜不明白陆璃音为什么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惊骇失色的反问。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今天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苏陌凉却不管她的挣扎,咬牙低吼。

    纪薇澜被她掐得喘不上气,已经没有精神去问其原因,只有顺着她的意思,回答,“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苏陌凉闻言,才稍稍收敛了气息,还是不大放心的朝着她嘴里塞了一颗丹药。

    “表妹,你给我吃了什么?”纪薇澜呛得咳嗽了起来,震惊的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