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2章 派兵寻找
    清晨的曙光,穿透茂密的树林,很快驱散了黑暗,在围场里洒下一片灿烂的光辉。

    晨光顺着洞口投射进来,慢慢的照亮了整个山洞。

    晏凌宇和纪薇澜被耀眼的光线刺得皱了皱眉头,缓缓苏醒过来。

    一晚上都紧紧搂着君颢苍,帮他取暖的苏陌凉,此时感受到他的体温在渐渐回升,寒气也在慢慢消退,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她知道,熬过了这一晚上,应该就没有生命危险了。

    就在她庆幸的时候,玄炎银蛇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嘴里叼着红雪草,快速从洞口爬了进来,来到她的面前,邀功的转悠了几圈。

    苏陌凉见此,心中一喜,伸手接过红雪草,赞赏的摸了摸玄炎银蛇,“好家伙,干地漂亮。”

    玄炎银蛇得了表扬,兴奋在原地直蹦跶,若不是长相是条小蛇,别人还以为是只小兔子呢。

    纪薇澜从未见过这种类型的灵兽,倒是一脸新奇的询问,“表妹,你什么时候契约的灵兽啊?居然还能帮你找东西!”

    “以前契约的,只是普通的灵兽,没什么战斗力,就是感知力比较强。”苏陌凉随口敷衍了一句,便是将玄炎银蛇收入了空间里。

    纪薇澜了然的点点头,倒是没有多想。

    而晏凌宇则是心中震撼,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上次他可是亲眼见识过她有五只战斗力超强的灵兽,现在又多出一只会寻找东西的灵兽。

    他难以想象,到底是多么逆天的灵魂力才能契约这么多的灵兽?

    六只!

    就连学院里专门学习驭兽的弟子,都没有这么变态吧!

    真不知道,她到底还有多少只?是不是直到现在还有所隐瞒?

    晏凌宇发现,越和陆璃音相处,越是能发现不得了的秘密。

    每次相处,都能刷新他的三观,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他很想继续深入了解她,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等着他去挖掘。

    想到这里,晏凌宇竟是有些兴奋。

    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对陆璃音上了心,被她吊足了胃口。

    这样的感觉不同于和冷絮月的门当户对,理所当然,反而是充满了兴趣和好奇心。

    这种认知让他既惊讶又新奇。

    然而,就在晏凌宇感慨的时候,山洞外面忽然响起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随后便是听到斩钉截铁的命令声传来,“这就是温泉附近了,赶紧给本将军搜!”

    苏陌凉听到动静,心头一震,面色微变,知道八成是自己的失踪惊动了平南王和王妃。

    他们两人得知她失踪,肯定会让焚天君派兵来寻的,看样子,他们的动作很快,都已经搜到了温泉这边。

    不过,好在君颢苍现在已经缓过劲儿来,退去了寒气,虽然面容有些憔悴,但刚才吃了帮助恢复气息的丹药,现在已经看不出什么端倪了。

    君颢苍听到焚血军马上要搜过来了,担心连累到苏陌凉,低声嘱咐一声,“你乖乖跟他们回去,我先走一步。”

    苏陌凉见他起身要走,一把拉住他的手,皱着眉头,强硬的命令,“不准走,我现在不准你离开我半步。”

    他现在这身体状况,她实在不放心让他单独一个人。

    虽然现在暂时不能替他炼丹,但至少能让他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让她能随时随地的看到他,不至于让他一个人躲起来,独自承受非人的痛苦。

    君颢苍有些无奈,面对苏陌凉渴望的眼神,心不由得软了下来。

    这些日子,他天天跟在她的身边,天天看她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鬼知道他多么想冲上去,紧紧抱住她温存一番。

    有好几次,他都差点克制不住,想要用力将她搂在怀里吻个够本,可为了不暴露身份,他每一次都忍了下来。

    他很清楚,一旦让苏陌凉知道了他的身份,那他就没办法隐藏自己的寒病。

    上次,他以长公主被杀的理由,赶走她,就是为了隐瞒寒病一事。

    她那么聪明,要是知道自己一直跟在她身边,并没有误会她,那她肯定会猜出他当初是假装赶她走的,而寒病自然是瞒不住了。

    但是,他得知苏陌凉为了调查真相,居然孤身跑到焚血天城来冒险,顿时被她气得半死,又担心得半死,只有求御虚天尊给他弄来了寒血丹,暂时抑制住了寒病,马不停蹄的跟了过来。

    只是他的身份太过特殊,到焚血天城太过冒险,可是他疯狂的想念她,想守着她,保护她,所以逼不得已,才想出了乔装打扮成暗卫这个点子。

    他永远想不到,他堂堂云楼帝尊,那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却有沦为人家暗卫的一天,被人呼来喝去,颐指气使,简直是个卑贱的奴才。

    最重要的是,他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苏陌凉被其他男人纠缠,明明肺都要气炸了,还不能上前阻止。

    看到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还得默默的退到一边,不准冒犯主子。

    鬼知道,那时候他恨不得冲上去打爆焚天君,晏凌宇还有那个赫连钰枫的头!

    这种憋屈的感觉,可把他折磨得够呛。

    但为了不给苏陌凉惹麻烦,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这个女人真是把他所有的骄傲和脾气全都给磨没了!

    想到这里,君颢苍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在这里不合适。”

    苏陌凉不赞同的皱眉,反驳道,“哪里不合适,你是我的护卫,跟在我身边保护我,再正常不过了。”

    “好吧,我陪着你,哪里也不去。”见她坚持,君颢苍不忍心拒绝她,只有妥协的点头。

    就在这时,外边的士兵已经搜到了洞口,有人发现了苏陌凉等人的踪迹,顿时扯起嗓子大喊,“将军,他们在这儿?”

    领头的将军闻言,快步跑进了山洞,看到苏陌凉一群人全都在,总算是松了口气,朝着郡主抱拳行礼,“清音郡主,末将救驾来迟,还望恕罪!”

    苏陌凉见此,赶紧站了起来,朝着将军抬抬手,“将军多礼了,我并无大碍,将军不必挂心。”

    看她果然完好无损,没有受伤,将军才点点头,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焚天君正在围场,四处寻找郡主,郡主还是赶紧跟末将回去复命吧。”

    “焚天君?他亲自到围场来找我?”苏陌凉听到这话,觉得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