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晏公子怎么也在?
    别说苏陌凉诧异,就连纪薇澜和晏凌宇都是有些意外。

    陆璃音不过是个郡主,还是个有名无实的郡主,焚天君为了安抚平南王和平南王妃,派兵搜寻围场已经够给面子的了,而他竟然还亲自到围场寻找。

    纵观整个焚血天城,还没有哪个能让焚天君如此劳师动众的吧。

    足以见得,焚天君对陆璃音真是不同寻常的重视啊。

    想到这里,纪薇澜和晏凌宇都是神色复杂的看了苏陌凉一眼,嘴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里显然已经有数。

    将军微微点头,一本正经的回答,“是的,焚天君就在前方,郡主随末将过去吧。”

    说实话,他在焚天君身边当差那么多年,也没见过焚天君有这么紧张的时候。

    听到平南王说清音郡主不见了,他可是发了好大的火,二话不说就派兵,搜查整个围场。

    害怕郡主在来温泉的路上遇难,所以焚天君让他先行到温泉附近搜查,而他自己则是沿途,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挨个搜查。

    他们从来不知道,向来冷心冷肺的焚天君会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这个清音郡主的确是不简单啊!

    而此时的君灏苍听到这话,本就有些难看的面色更是阴沉了下来。

    苏陌凉站在他旁边,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煞气,知道他又打翻了醋坛子,心里觉得有些好笑,随后朝着将军点点头,“嗯,将军带路吧。”

    话落,苏陌凉等人便是随着将军的队伍,朝着驻扎地返回。

    此时,正在前方搜寻的士兵看到苏陌凉等人的身影,惊喜的朝焚天君禀报,“焚天君,李将军找到郡主和纪小姐了!”

    凤墨邪闻言,顿时朝士兵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陆璃音和纪薇澜在李将军的护送下,很快走了过来,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不过,让他诧异的是,她们的身边居然还跟着晏凌宇。

    陆璃音和纪薇澜到温泉泡澡,怎么会和晏凌宇在一起?

    看到这里,凤墨邪微微眯眸,阴鸷的审视着他们。

    而跟着焚天君一路搜寻过来,假装帮忙的冷家姐妹,看到苏陌凉安然无恙的从远处走来,霎时变了脸色,瞳孔里涌动着隐晦的惊讶。

    昨晚她们派了那么多高手,都没能取陆璃音的性命,不得不承认此人实在命大。

    据说,昨晚行动失败,全都是因为晏凌宇从中作梗,若不是他出手帮忙,她的人早就得逞了。

    上次在黑砂森林,晏凌宇已经让她非常失望,这一次,他更是变本加厉,阻止她的计划,让她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实在可恶!

    想到这里,冷絮月盯着晏凌宇的眼神仿佛能淬出毒来,显然对他恼到了极点。

    这时候,也在附近搜寻的平南王和王妃得到陆璃音的消息,也快步赶了过来。

    看到苏陌凉好端端的活着,两人都是大喜过望,立马迎了上去,不等苏陌凉开口,就担心的嘘寒问暖。

    “音儿,你没事儿吧,你失踪了一晚上,可吓死娘了!”王妃拉着她,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一看就是吓得不轻。

    苏陌凉看她紧张的样子,鼻尖涌上酸意,内心感动的安抚道,“娘,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好在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平安的回来。”

    平南王看她没事儿,总算是放下心来,可是一想到她们私自闯入围场,跑到温泉,就气不打一处来,威严的大声质问,“你们到底到哪里去了,怎么去泡个澡,还失踪了,竟然一晚上都没回来?你知不知道,大家都要担心死了。”

    苏陌凉见平南王生气,立马一五一十的交代,“爹,我和表姐本来是要到温泉泡澡的,可路上遇到了灵兽,我和表姐都不是对手,好在云乾和晏公子及时出现,救下了我们,才幸免于难。”

    一听他们遇到灵兽,王妃顿时吓得白了脸色,慌张的询问起来,“什么?你们还遇到了灵兽?你有没有伤到哪里?快让娘看看。”

    苏陌凉笑着安慰道,“我没有受伤,只是身子不争气,受了不小的惊吓,由于当时夜已经深了,更深露重的,晏公子怕我感染风寒,又怕再遇到灵兽,所以,暂时找了个山洞,让我暖暖身子,打算第二天白天再回来。”

    听到这里,王妃提到嗓子眼的心才落了回去,心有余悸的舒了一口气。

    而平南王则是控制不住怒火,生气的大声呵斥,“纪薇澜,你整天不干好事儿,就知道带着音儿使坏,你明知道音儿不会武功,你还拐着她往围场跑,围场里的灵兽那么多,随便一只都能把你们撕碎,这次是你们运气好,有晏公子帮忙,要是没有呢?你们昨晚岂不是就要交代在围场了?”

    纪薇澜得了呵斥,委屈巴巴的低着头,不敢吭声。

    她当时迫切的想要洗澡,看到温泉也没有深入围场,勘察地形确认不会有问题后,才带着陆璃音来的,谁知道会中了别人的埋伏。

    苏陌凉看到平南王责怪纪薇澜,急忙打圆场说好话,“爹,你不要怪表姐,是我说太久没洗澡,身子不舒服,才要求她带我去的,她拗不过我,所以--”

    “哼,你不用为她说话,我还不知道她吗!她从小就皮得很,这次要不是她故意挑起,你也不会违背你娘的意思进围场。”平南王太了解纪薇澜的性子,当场不给面子的反驳。

    纪薇澜见王爷的确气得不轻,才内疚的认错,“姑父,姑母,我知错了,以后不敢带着表妹到处疯了。”

    王妃毕竟心软,也了解女儿家的心事,知道这一天不洗澡都觉得腻得慌,更别说长途跋涉,这么多天不洗澡,身子不舒服,也情有可原,旋即朝着平南王劝道,“王爷,算了吧,你也别怪薇澜了。她发现个温泉可以洗澡,分享给音儿,也是一片好心,你太严厉了,不要吓着孩子。”

    平南王闻言,这才软了态度,没好气的瞪了纪薇澜和苏陌凉一眼,“你们让焚天君如此兴师动众的找你们,还不赶紧去向焚天君请罪!”

    听到这话,苏陌凉,纪薇澜和晏凌宇才纷纷上前,朝着焚天君恭敬行礼。

    凤墨邪挑眉深深看了他们一眼,冰冷的目光最终落到了晏凌宇的身上,而后薄唇轻启,幽幽开口,邪魅的嗓音在此时透着几分阴冷,“纪小姐和郡主到围场泡澡,晏公子怎么也在围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