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4章 恳请重新赐婚
    听到这样的质问,苏陌凉心中一震,知道焚天君对她的解释还存了怀疑。

    果然,想要忽悠他,还是不太容易啊。

    就在苏陌凉脑子高速运转,想着应对之策的时候,晏凌宇却是坦然的抱拳,回答道,“回焚天君,我看到纪小姐带着郡主偷偷摸摸进了围场,所以好奇跟了过来。”

    “本君可记得,你拒绝了与郡主的婚事儿,跟平南王府闹得很不愉快,怎么会突然想起出手相救了?”凤墨邪微微挑眉,冷声追问。

    大伙儿听到这话,都是觉得有些奇怪,照理说晏家拒婚,平南王府敲诈了晏家一笔,上次还差点让焚天君要了晏凌宇的命,两家的关系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晏凌宇怎么会好心的救自己的仇人了?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是不解的望向了晏凌宇,等待他的回答。

    晏凌宇被问得一怔,脸上迅速闪过一丝别扭,僵硬了片刻后,才老实的回答,“因为——因为——我喜欢郡主!”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大吃一惊,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盯着晏凌宇。

    之前当众拒婚,给人难堪的是他,现在说喜欢人家的也是他。

    这晏凌宇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冷絮月和冷絮晴也没料到晏凌宇会说出这种话来,当场震地瞠目结舌,满脸布满不可思议。

    虽然她们最近的确看到晏凌宇和陆璃音走地比较近,但也只是猜测两人的关系,没有完全肯定,毕竟她们还是不太愿意相信晏凌宇会真的喜欢上一个出生卑贱,而且没有实力的丑女人。

    这实在说不通啊!

    所以,她们现在亲耳听到晏凌宇袒露心声,都是格外的震惊。

    别说她们,就连苏陌凉都被他的回答雷得外焦里嫩,颇为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想到他可能是为了搪塞焚天君的问题,故意撒的谎,苏陌凉才渐渐淡定下来。

    苏陌凉还真看不出来,晏凌宇这么正直的一个人,应急能力却相当不错,撒起谎来面不红心不跳的,真像那么回事儿。

    而此时的焚天君,却是沉了面色,目光似冰的盯着晏凌宇,似乎并不满意这个回答。

    随后便是听到一声打雷般的怒吼猛地扬起,“哼,晏凌宇,你好大的胆子,之前那么信誓旦旦的在本君面前拒婚,现在又说喜欢上了清音郡主,你是在戏耍本君吗?”

    见焚天君发怒,晏凌宇骇得立马跪了下去,诚恳的请求道,“焚天君恕罪,我知道我之前拒婚罪该万死,所以为了弥补之前的错误,希望焚天君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把郡主重新赐给我,我一定好好对待郡主,不让郡主伤心。”

    苏陌凉听到这话,身形一颤,被雷地差点摔到地上。

    这个晏凌宇是疯了吗?

    演戏没必要演地这么真吧!

    其他人也是被晏凌宇突如其来的举措震地呆在原地,惊讶的盯着他,一时忘了反应。

    平南王和王妃同样一副状况之外的表情,愣了好一会儿,精神依然有些恍惚,不太确定是否是自己听错了。

    晏凌宇那么瞧不起他们的音儿,不惜抗旨,得罪焚天君也要拒婚,就可以看出,他对陆璃音讨厌到了什么地步。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这下子又要主动求娶音儿了?

    冷絮晴看到这一幕,则是无法接受的直摇头。

    她从小到大就一直喜欢晏凌宇,奈何晏凌宇喜欢的是她的姐姐冷絮月。

    冷絮月长得貌美如花,又是身份尊贵,受人追捧的炼丹天才,她虽然嫉妒她姐姐得到晏凌宇的心,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男才女貌,十分登对。

    以前她还想着讨好了冷絮月,冷絮月若是嫁到晏家,她还能跟着去当个小妾,现在晏凌宇不但不娶她姐姐了,反而要娶一个没用的丑女人。

    这焚血帝都优秀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陆璃音啊?

    以前她是觉得自己样样都不如冷絮月,所以才不敢跟她争,但现在一个废物都把她比了下去,简直就是耻辱啊!

    想到这里,冷絮晴面色难堪,不敢相信的追问道,“晏公子,你是不是疯了?你居然想娶陆璃音?我姐姐呢,你不是喜欢我姐姐,一心想迎娶我姐过门的吗?”

    “我想的很清楚,脑子也很正常。曾经我的确是想迎娶你姐姐,但你姐姐并不喜欢我,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我和你姐姐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晏凌宇淡淡的回答道。

    就让他过去吧?

    这么一句轻巧的话就把她打发了?把她当成什么了?

    冷絮月听得这种话,顿时气得面色发青,直眉瞪眼。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一个炼丹天才,居然会因为一个废物丑女,被男人当众拒绝,岂有此理!

    冷家姐妹是气得半死,而焚天君也好不到哪里去,直截了当的拒绝他的请求,生气的大喝,“混账!你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身份!本君亲自册封的郡主,岂是你想娶就娶,不想娶就不娶的!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反反复复,举棋不定,本君的威严何在?”

    “本君上次已经看到郡主的面上饶了你一命,不要再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儿,不然谁都救不了你!”凤墨邪冷着脸,阴鸷的警告,浑身散发出的煞气吓得周围的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吭声。

    晏凌宇被一顿臭骂,抬不起头来,只有暂且忍下了自己的恳求,闭嘴了。

    凤墨邪骂完晏凌宇,便是抬眸看了苏陌凉和云乾一眼,目光稍许停顿后,大声命令,“摆驾,回营地!”

    焚天君的命令一下,分布在围场四周的士兵全都浩浩荡荡的往营地返回。

    回到营地,转眼就到了晚上。

    由于营地接近围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混着植物气息的潮湿。

    抬头望去,黑漆漆的天空像是罩上了一层黑布,看不到什么星星,显得格外的低沉和压抑。

    昨天大家到围场狩猎,取得的成绩相当不错,所以今晚便是开起了篝火晚会,庆祝胜利。

    这时候的营地中央,已经堆起了柴火,其中一位将军,一个挥手将手里的火把扔进了柴堆里,刹那间,一股耀眼的火焰腾空而起,顿时点亮了整个营地。

    此时此刻,在那熊熊烈火的四周,早已坐满了人。

    焚血帝都里的各大家族和焚天君手下的将军们都在其列,大家围坐在一起,被火光映衬地通红的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

    而此时的苏陌凉却是有些心神不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