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5章 传闻中的苏陌凉
    苏陌凉忍不住侧目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左后方的君颢苍。

    许是昨晚亲眼目睹他的寒病,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直到现在,她都有些忐忑不安。

    君颢苍知道她昨晚一直在照顾自己没怎么休息,现在看她面容憔悴,顿时心疼的皱起了眉头,而后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希望她能放宽心。

    苏陌凉见他神色正常,身体似乎已经没了大碍,七上八下的心才稍稍稳定下来。

    只是,她总感觉焚天君没那么好糊弄,白天他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再追究,实在不像他的作风。

    想到这里,苏陌凉不禁抬头,望向坐在主位的焚天君。

    此时的焚天君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啜饮着美酒,美艳精致的容颜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妖冶异常,美得不似人类。

    鬼魅的紫色眸子里倒映着两团鲜红的火焰,火苗忽明忽暗,闪闪烁烁,仿佛要从眼睛里跳出来,给他精美的俊脸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

    只是,他神态悠闲,苏陌凉看了半天,都没有找出任何端倪。

    就在这时,焚天君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正微微垂着的眸子忽然抬了起来,对上了她的双眼。

    这样赤果果的注视让苏陌凉心中一惊,脊背发寒,匆匆收回了目光。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苏陌凉将视线扫向了在场的其他人。

    良久,她才感觉落到自己身上的那道犀利目光撤了回去。

    那种无形的威压一消散,苏陌凉心底莫名松了口气。

    反观她的忧心忡忡,周围的其他人倒是欢天喜地,神采飞扬,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大快朵颐,吃着从围场打来的猎物,气氛十分热闹。

    其中,那几位在围场大展身手的将军讨论得最为激烈。

    他们的话题无非是跟昨日应用的战术有关。

    这时候,冷墨尘听了其他三位将军的意见,颇为欣赏,忍不住站起身,朝着凤墨邪抱拳询问道,“焚天君,上次我们之所以打败仗,就是中了苏陌凉那个妖女的奸计,她又是声东击西,又是离间计,真真假假的糊弄我们,让我们损失了好几名猛将。不过,我们现在也讨论出了一套可行的战术,绝对不输给那个苏陌凉。不知道焚天君打算何时再进攻云楼暗域?”

    听他那兴奋的口气,便是知道,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一雪前耻了。

    其他三名老将军也是振奋的点点头,同样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而此时的焚天君却是无视了他们的胸有成竹,冷淡的回答,“最近一年里都不会开战。”

    听到这话,几位将军期待的表情猛然一僵,面上跃起几分讶异,看到焚天君完全没有一雪前耻的意思,大伙儿都是面面相觑起来,不明白焚天君为何不愿意开战。

    要知道半年前的战役对焚血天城的打击那么大,不但丢了重要的城市,还损失了几名实力非常不错的大将,几十万的焚血军也被屠杀了一大半。

    遭受了这样大的耻辱,大伙儿每天都数着日子,想要报仇雪恨,可焚天君倒好,一点报仇的意思都没有。

    而这种种耻辱中,最让他们生气不满的,就是被冤死的樊将军。

    他就因为中了苏陌凉那个妖女的离间计,被当成奸细斩杀掉了!

    这样的损失,这样的仇恨,这样的耻辱,全都拜那个叫苏陌凉的女人所赐!

    所以,大伙儿将此人恨到了骨子里。

    也正是因为这一仗,苏陌凉成为了焚血天城的公敌,在焚血天城也是十分有名的人物。

    毕竟能让焚天君打败仗的,除了云楼帝尊以外,世间罕有。

    而让焚血天城损失如此惨重的,苏陌凉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所以,这样狡诈的人物,想不出名都难啊。

    当然,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是云楼帝尊的帝妃。

    世人都知道云楼帝尊从不娶亲,也从不近女色,现在却突然冒出来个帝妃,自然让大家颇为好奇。

    现下大伙儿听了冷墨尘的话,都是热闹的议论起苏陌凉,每一个提到此人都是咬牙切齿。

    而女眷们自然比较关心八卦,纷纷讨论着苏陌凉和云楼帝尊之间的事儿。

    这时候,坐在苏陌凉身边的纪薇澜也是一脸八卦的凑到苏陌凉的耳边,小声问道,“表妹,不知道你听说过苏陌凉这个人没有?”

    苏陌凉被突然问到自己的名字,神情一震,警惕的看了纪薇澜一眼。

    她突然问这话,难道是开始怀疑自己了?

    思及此,苏陌凉握紧手指,绷紧神经,疑惑的反问,“没听说过,怎么了吗?”

    纪薇澜闻言,一脸不满的责备,“表妹,你也太孤陋寡闻了,连苏陌凉都没听说过!半年前,我们和云楼暗域开战,打地热火朝天的,就是这个苏陌凉从中作梗,让我们吃了败仗。听说冷絮月当时还跟人家比试灵力和炼丹,没有哪一样比得过人家,被人羞辱地特别凄惨。”

    想到冷絮月被羞辱的事情,纪薇澜顿时捂住嘴巴,控制不住的偷笑出声。

    苏陌凉听她只是在聊八卦,并没有察觉她的身份,绷紧的神经才暂时放松下来,装作颇为意外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哈哈,是呀,这个苏陌凉虽然是我们焚血天城的敌人,但我却挺佩服她的。她不但有胆子挑战焚天君,还单凭她一己之力,杀了我军这么多将士外带好几名猛将,足以见得这个女人胆识过人,实力超群,脑子还特别聪明。冷絮月自诩天才,可连人家的手指头都比不上,还非要跟人家比试,实在太可笑了。”

    纪薇澜的声音虽然压地很低,但冷絮月毕竟是名炼丹师,感知能力高人一等,自然将这些话,全都听到了耳朵里,霎时气得面色涨红,咬牙切齿。

    曾经在边境,输给一个战俘的事儿,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此事一直让冷絮月耿耿于怀,更何况,连她师父都栽在了那个苏陌凉的手里,还被她夺走了非常珍贵的异火,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种耻辱现在又被人拿到台面上来说,是个人都无法忍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