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6章 他就是云楼帝尊?
    下一秒,冷絮月就怒不可遏的低吼出声,“纪薇澜,你别欺人太甚!苏陌凉是我们焚血天城的敌人,你居然涨他人志气,灭自己人威风,像话吗?”

    “自己人?呵呵,有你这种在背后下黑手的自己人吗?”纪薇澜闻言,冷笑一声,语气嘲讽的反问。

    她平时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并不代表她就傻。

    这次在温泉遇到埋伏,不用想,也知道跟冷家姐妹脱不了干系。

    毕竟围场里有温泉的消息,可是她们透露出来的。

    现在不管怎么看,她们都有故意的嫌疑在里边。

    只是她答应了陆璃音要隐瞒昨晚遇袭的事儿,不然她早就跟焚天君告状,要求严办冷家姐妹了。

    哪容她们坐在这里,吃想的喝辣的,实在太便宜她们了。

    “你——”冷絮月脸色一变,顿时心虚得说不出话来。

    见她被问住了,纪薇澜再度冷笑着开口,“苏陌凉本就是云楼帝尊的女人,跟我们焚血是对立的关系,对付我们焚血天城很正常,总比那种只会窝里横,打内战,陷害自己人的人好吧。”

    “你——你——你这个叛徒!”冷絮月当然知道她口中的窝里横指的是谁,顿时怒得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低咒一声。

    “你这种人,也配骂别人叛徒吗,还是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吧。”纪薇澜心里一直有气,说话尖锐犀利得丝毫不留情面。

    毕竟她都差点被冷絮月给害死了,现在明知道凶手是她,还不能讨回来,心里自然是有些憋屈的。

    冷絮月此时也被纪薇澜气得半死,但碍于不能暴露暗杀陆璃音的事儿,只有暂时忍耐了下来。

    若纪薇澜一气之下,真的把事情捅出来,要求焚天君彻查此事,那她和冷絮晴就真的难逃一死了。

    看到冷絮月因为心虚,闭上了嘴巴,纪薇澜则是不屑的冷哼一声,从她身上收回了视线。

    这时候,几位想要出征的将军听到焚天君不打算开战,都是有些着急。

    冷墨尘也是锲而不舍的劝道,“焚天君,昨天我们在围场尝试了李将军所说的战术,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种战术要是用到云楼暗域的身上,肯定能杀得对方措手不及,几位将军都有十足的信心啊。”

    一直默默饮酒的焚天君闻言,这才缓缓抬眸,盯向冷墨尘,此时眉头轻挑,紫眸中掠过一抹冷光,良久,才薄唇轻启,喃喃道,“这个战术行不通!”

    听到这话,冷墨尘和其他三位将军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个战术,他们可是研究了好久,大家都觉得十分满意的,焚天君怎么会——

    就在大伙儿困惑之时,李将军也有些坐不住,顿时站起身,抱拳询问道,“焚天君,这个计谋,能挑拨云楼暗域和凤栖帝国的关系,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报仇雪恨。这是付出最少,受益最大的方案了,到底有何不可?”

    焚天君闻言,微微扬眉,邪魅的紫眸忽然涌上几分诡异的笑意,而后轻轻颔首,低吟道,“这个计谋的确不错,只是云楼帝尊已经提前知道了!”

    “什么?云楼帝尊知道了?”几个将军听到这话,都是一脸懵逼,惊讶的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焚天君却是微微抬头,转眸望向了云乾的方向,只见他妖冶的紫眸忽然一凝,森冷的声音猛地从唇齿间蹦出,音量不大,却如惊雷般在这方空间炸响,“云楼帝尊,你还要隐藏到什么时候?”

    此话一出,焚天君便是一个挥袖,顿时将手里的酒杯射出了出去,带着犀利的劲风,直刮君颢苍的面门。

    君颢苍见此,立马抬手,挥开酒杯,朝着旁边迅速闪退。

    可凤墨邪突然发难,君颢苍被逼得措手不及,加上身体患有寒病,面对凤墨邪的威压稍稍有些吃力。

    虽说是避开了他的力量,但还是慢了一拍,霎时被余威擦伤了脸蛋。

    这时候,在座的众人被突然的动静,吓得大惊失色,而后便是看到陆璃音身边,毫不起眼的暗卫,在此刻竟是忽然变了样子——

    本来皮肤黝黑,毫无特色的脸蛋,在此刻竟是变得白皙光滑,细如美瓷。

    一双斜飞入鬓的剑眉下,细长而又锐利的冰蓝眸子,似蕴藏在深海里的碎冰,冷硬刺骨,从眼窝里投射出犀利的寒芒,瞧得众人胆战心惊。

    他挺直如峰的鼻梁,不点而赤,如樱花般娇嫩的嘴唇,和那完美得无法挑剔的轮廓,每一样都像是大自然雕刻而成的那般,美得惊心动魄。

    在火光的照射下,白皙甚至略显苍白的肌肤上有隐隐的光泽流动,将本就漂亮的脸蛋衬得光彩夺目,仿佛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这种美,不同于焚天君的妖艳,是一种不带任何杂质,纯碎的美,美得让人自惭形秽!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骇的张大了嘴巴,倒抽一口冷气,盯着君颢苍的眼睛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

    “你——你——你——”纪薇澜就坐在苏陌凉的旁边,离君颢苍很近的位置,现在近距离的看到对方变了个样子,顿时吓得面色惨白,表情抽搐的指着君颢苍,结巴得说不出话来。

    王爷和王妃也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晕头转向,震惊的盯着君颢苍,直接傻在了原地。

    “夫君,我听错了没有?刚才焚天君是叫他云楼帝尊吗?”王妃震撼的咽了咽口水,僵硬的朝平南王询问道。

    平南王曾经在战场上跟君颢苍交过手,对他有非常深刻的印象,自然不会认错,听到王妃的问话,此时也是僵硬的点点头,肯定的道,“是,你没听错,他就是云楼帝尊!”

    王妃得到确切的回答,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差点晕过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平南王府给陆璃音招来的暗卫竟然是云楼暗域的君王——云楼帝尊!

    天啊,她一定是疯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