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她抢了庞大师的异火!
    苏陌凉这个名字如雷贯耳,是无数人咬牙切齿的人物,现在却从焚天君的口中喊出,大家全都惊了一大跳,难以置信的盯着陆璃音,僵硬的脸蛋露出怎么也抓不住要领的表情。

    他们实在想不到平南王收的义女,焚天君册封的清音郡主,竟然就是焚血天城所有人都恨得牙痒痒的苏陌凉!

    这样的真相,太出乎大家的意料,所有人的面色一刹那变了灰色,仿佛被人从头到脚灌了一盆冷水,浑身发麻。

    此时的冷家姐妹听到苏陌凉的名字,更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冷絮月跟苏陌凉交过手,在她手里吃过亏,当初被她羞辱得体无完肤,更是将此人恨到了骨子里。

    现在突然得知陆璃音就是跟自己有深仇大恨的苏陌凉,冷絮月再也控制不住脾气,怒火轰的一下直冲脑门,咬牙切齿的大吼,“好你个苏陌凉!你夺走了我师父好不容易契约来的异火,还敢到焚血天城来找死!”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大家都知道冷絮月的师父是炼丹公会的副会长,庞建元大师。

    庞大师可是焚血天城鼎鼎有名的炼丹师,不过半年时间,已经从丹宗巅峰晋级到丹圣初期了,拥有非常高超的炼丹技术和恐怖的炼丹天赋。

    听说三年前,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契约到了名为赤血海焰的异火。

    在炼丹公会里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直接从长老升到了副会长的位置。

    当时传得沸沸扬扬的,不少人都知道此事。

    然而现在却告诉他们,这样一个权威的炼丹师,居然被苏陌凉给夺走了异火!

    他们听错了没有?

    站在不远处的肖落恒和晏凌宇也是满脸震惊,不敢相信的望向冷絮月。

    “絮月,你到底搞错了没有?她——她怎么可能夺走你师父的异火!”肖落恒皱着眉头,难以置信的反问。

    她师父是多么牛叉的存在啊,苏陌凉一个年级轻轻的小姑娘,能把她师父契约的异火给吞噬了?

    这可能吗?

    冷絮月见他不愿意相信,面色涨得绯红,着急的解释,“就是她!我亲眼看到她吞噬了我师父的异火,还把我师父的炼丹炉给炸碎了!这次绝对不能饶过这个贱人!”

    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惊得瞠目结舌,大家望向苏陌凉的眼神竟是染上了几分惊惧。

    平南王和平南王妃此时的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听到焚天君叫她苏陌凉,心脏仿佛漏跳一拍,茫然失措的,脑袋一片空白。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竟然是焚血天城的仇人!

    恨她吗?恨不起来,若不是她的丹药保命,他早就死了,哪里还能站在这里。

    不恨她?可又做不到,自己被她骗得那么惨,怎么可能不气。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五味杂陈,说不出的复杂。

    而王妃更是被刺激的红了眼眶,整个人紧绷起来,死死拽住手指。

    对苏陌凉,她付出了一个母亲所有的感情,现在却得知,她宠爱的女儿不是来自平水城的普通女子,而是云楼帝尊的女人,云楼暗域的帝妃!

    这样的打击,犹如利剑一般插入了她的心脏,带起一阵抽痛。

    只是,看到苏陌凉挑战焚天君,她刺痛的心还是揪了起来,担心的朝着她大声喊道,“音儿,你快让开,不要跟焚天君作对,他会杀了你的!”

    苏陌凉听到这一声揪心的呼唤,心募得一紧,眼眶充血的望向右边的平南王妃,看到她眼里饱含泪水,目光虽然带着悲痛,却难掩里边的担忧之色。

    这一刻,苏陌凉的心仿佛遭到重击,涌上一股闷痛,而后忍住鼻尖的酸意,皱眉说道,“爹,娘,对不起,我骗了你们!不过,我想告诉你们,不管你们原不原谅我,你们都是我苏陌凉的亲生父母!”

    苏陌凉知道,这两人对自己付出过真感情,这段日子,她也从他们身上找到了异常珍贵的父爱和母爱。

    要说在焚血天城最不舍的,就是他们二老和热心保护她的表姐了。

    遗憾的是,她罪孽深重,没办法常伴左右,为他们敬孝。

    听到这话,平南王妃更是捂住嘴巴,泣不成声,而平南王也是难过的避开眼睛,不愿看她,只是从他抽动的下巴可以看出,他也是极为的伤心。

    “苏陌凉,本君最后问你一次,你让不让开!”此时的凤墨邪显然没什么耐性,被火光照得妖艳的容颜竟是蒙上了一层阴霾。

    君灏苍好不容易落到他的手里,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再者,他讨厌看到苏陌凉维护君颢苍,非常讨厌!!!

    听到这样戾气的质问,王妃更是吓得慌了神,再度劝道,“音儿,你快让开,只要你让开,焚天君不会为难你的。”

    苏陌凉闻言,面色为难的看着她,心里有一万个不想让她失望,但除此之外她别无选择,“娘,对不起,君灏苍比我的命还重要,我没办法让开!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他死在一起!”

    话落,她便是抬眸,毫不示弱的对上了焚天君阴鸷的双眸,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她斩钉截铁的回答,掷地有声,震得王妃和王爷身形一颤,睁大的瞳孔里涌动着无法遏制的惊讶。

    她这话的意思就是,为了云楼帝尊,要跟焚天君对抗到底,甚至不惜牺牲生命!

    此时的焚天君也是内心震动得眯起了眼睛。

    云楼帝尊比她的命还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样的话,看到这样深厚的感情,他的心里会难受得好像猛地塞进了大团棉花,透不出气来,这一刻,他竟然会嫉妒君颢苍。

    嫉妒他能拥有一份这样的感情,拥有一个这样待他的血性女子!

    他不比君颢苍差,凭什么君颢苍就有爱他的哥哥和姐姐,凭什么君颢苍就有爱他到愿意为他去死的女人!

    凭什么,到底是凭什么!!!

    凤墨邪想到这里,内心瞬间燃烧起熊熊烈火,紫色眸子汹涌起可怕的恨意,那种恨意仿佛要从眼眶里溢出来。

    许是受了什么刺激,他眸光一厉,二话不说,猛地一个抬手朝着苏陌凉和君颢苍打去一道灵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