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 帮她治疗
    此时的焚天君心里着急,哪里顾得上什么礼数,急忙大吼着催促他们上前来,“快,你们赶紧给她瞧瞧,本君要她活着!要是她有个好歹,本君要了你们的脑袋!听懂了吗!”

    太医们听到要他们的脑袋,顿时吓得连连磕头,颤抖着声音赶紧回话,“听懂了听懂了!”

    “听懂了就赶紧给她治!”凤墨邪指了指苏陌凉,凶戾低吼。

    太医们心里惶恐,立马起身,朝着床榻快步走去。

    在看到床上的女人时,几个太医的面色都是划过一抹诧异。

    他们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才让焚天君如此紧张,没想到,竟然是个女人!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但看她面色就知道体内伤得不轻,似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意识到这一点,几个太医神情一禀,顿时凑上前,分工合作的检查着她的身体。

    查看了好一会儿,就连太医都被吓得满头大汗,白着脸色,急忙转身,颤颤巍巍的朝焚天君禀报,“焚天君,这位姑娘的伤势实在太重,想要活下来,希望渺茫啊!”

    “混账!你们是听不懂话吗!本君刚才说过了,要她活着!”

    听到这种丧气话,凤墨邪勃然大怒,横眉怒目的瞪着太医,妖冶的紫色瞳孔凶光毕现,火山爆发般的声响回荡在整个寝宫,骇得几个太医双腿一软,跪了下来,“焚天君饶命,焚天君饶命!”

    “赶紧给本君治,不管用什么方法,本君只要她活下来!”

    几个觉得棘手的太医听到这话,只有硬着头皮,再度望向苏陌凉,采取其他可行的措施。

    苏陌凉不想接受焚天君的治疗,虚弱的反抗着,“不要——我不要你的治疗,你们给我滚开!”

    由于她的伤势太过严重,太医本来就有些焦头烂额,再加上病人现在还不配合,这病根本没办法治疗啊。

    几个太医都是无能为力的站在一旁,无从下手。

    焚天君看了,怒得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苏陌凉,你要是聪明,就接受治疗,暂时把命保住,如果为了跟我赌气,把命赔进去,岂不是太不划算了!”

    苏陌凉?

    几个太医听到这三个字,如雷轰顶,全都惊了一大跳。

    难道她就是让大家都咬牙切齿的苏陌凉?

    不不不,不可能!

    苏陌凉可是云楼暗域的帝妃,怎么可能出现在焚血天城,更何况还躺在焚天君的床上!

    一定是同名同姓的人,一定是!

    想到这里,太医们都是打消了念头,不敢往那方面猜。

    “凤墨邪,你救我,难道不就是想操控我吗?你让这些太医在药物里动手脚,把我控制住了,就可以利用我去伤害君颢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苏陌凉知道此人阴险狡诈,很可能趁人之危的动手脚。

    苏陌凉很清楚,自己是君颢苍的软肋,她要是被焚天君操控住,失去了意识,做出伤害君颢苍的事情来,这辈子都会追悔莫及。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她绝对不能接受他的治疗。

    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会救焚血天城的仇人,必有所图。

    焚天君闻言,更是气的半死,额间渐渐有青筋暴起,压着声音反问道,“苏陌凉,本君知道你不怕死,但你不管血战团和平南王府的死活了吗?”

    苏陌凉听到这话,无力得半虚着的眼睛,猛地睁大,里边布满惊骇之色。

    经过这么一闹,她倒是把血战团忘记了。

    听他那口气,应该是他们离开帝都,去围场的时候,他就已经派人对血战团动手了。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着急质问,“你把他们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把他们关了起来,委屈他们一段时间。至于平南王府,本君已经派人监视了起来,若是你表现好,本君可以善待他们,若是表现不好,那就别怪本君不客气!”凤墨邪眼角微挑,泄出几分杀气,低沉的声音更是透着阴冷的凉气。

    听了他的威胁,苏陌凉更是怒得喘不上气,惨白的面颊隐隐抽搐着。

    这个凤墨邪太狠了,抓到了她的软肋。

    这些年血战团一直跟着她,为她出生入死,是比亲人还亲的存在。

    让他们一直跟着她漂泊吃苦,她本就过意不去了,现在要是因为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根本不敢想!

    至于平南王和平南王妃,她更是觉得愧疚。

    一直欺骗他们,现在还连累他们,让他们成为焚血天城的罪人,想到这里,苏陌凉就针扎般的痛。

    所以,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连累这些曾经在乎她,为她付出过的人。

    思及此,苏陌凉就算有千万个不愿意,也只有妥协。

    焚天君见她不再说话,也没有反抗,知道她是想明白了,赶紧冲着太医低吼,“还不赶紧治!”

    太医们得令,这才手脚麻利的行动起来。

    又是擦药,又是包扎,又是喂丹药,来来回回折腾了起码有两个小时。

    等治疗结束,太医们早就累得满头大汗了,而后纷纷转身朝着焚天君行礼。

    其中一个太医资历比较老,最有发言权,冲着焚天君抱拳禀告,“焚天君,臣等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就看这位姑娘的造化了。若是她能熬得过今晚,那她的性命就没有大碍,若是——不能——那——”

    说到一半,太医的面色忽然变了变,害怕焚天君动怒,不敢直接往下说,但那意思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哼,没有若是!她要是有个什么,你们全都提头来见,滚出去!”凤墨邪怒哼一声,大吼反驳。

    太医被他的怒火吓得抖了抖身子,逃似般退出了寝宫,心里都为自己捏了一把汗,也祈求着这位姑娘不要有事儿。

    看到太医都退了出去,凤墨邪也冲着跪了一地,侯在一边伺候的宫女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

    话落,没多会儿,寝宫里就只剩下他和苏陌凉两个人。

    苏陌凉因为吃了丹药,已经昏睡了过去,现在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苍白的俏脸没有任何血色,也没了以前生龙活虎的样子,脆弱得好像随时都要从他生命中消失——

    消失!!!

    想到这里,焚天君心头一震,心口竟是涌上些诡异的刺痛。

    他猛地一把捂住胸口,难受的皱紧了眉头。

    这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