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他竟然在哭!
    自从开始做那个梦,凤墨邪就经常感到心绞痛。

    现在跟苏陌凉在一起,这种感觉就尤其明显。

    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那个梦一定跟这个女人有关。

    也正因为这段日子,凤墨邪被莫名其妙的噩梦折磨,苦不堪言,心里憋了太多的问题,想要一探究竟。

    所以,他前段时间才会冒着风险,进入云楼暗域劫持苏陌凉,就是想从她的身上挖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做那个噩梦,噩梦里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让他那么痛,那么难受。

    想到这里,凤墨邪鬼使神差的走上前,来到了床边,低头看着苏陌凉美丽而又苍白的容颜,像是有鞭子在鞭笞着他的心,带起一阵阵的抽痛。

    这一刻,眼前的容颜仿佛跟梦中的人重合了一般,让凤墨邪的精神有些恍惚,不知道被什么诡异的力量吸引,竟是情不自禁的微微俯身,抚摸上了那张每日每夜出现在他梦里的脸。

    从眼睛到鼻子,到嘴巴,凤墨邪宽大的手掌描绘着苏陌凉的轮廓,心里顿时汹涌出一股悲伤的情绪,那种情绪太过强烈,竟是让他湿了眼眶。

    直到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到了苏陌凉苍白的面颊上,凤墨邪才顿时惊醒过来,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自己被泪水打湿的脸。

    他竟然在哭!

    他杀光了所有亲人都不曾哭过,现在居然在哭!

    这些年,他都已经忘记自己有这个功能了!

    只是他到底在哭什么?

    凤墨邪不明白,被自己不受控制的行为惊了一跳,紫色瞳孔瞬间浮现出一抹罕见的惊讶,皱着眉头,目光如炬的盯着榻上的苏陌凉,心里极为的震动。

    果然,这个女人身上藏着跟他有关的秘密。

    梦里的女人到底跟苏陌凉是什么关系?

    姐妹?母女?更或者,就是她本人!!!

    意识到这一点,凤墨邪自己都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那他呢?他又是谁?

    为什么会常常凝视着她的背影,为什么会因为那个云浅歌的女人而心痛。

    他和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凤墨邪越想越痛,脑袋快要爆炸似的,让他险些崩溃。

    他一把捂住剧痛难忍的心脏,猛地站起身,欲要逃出寝宫,可刚走了几步,耳边顿时回响起太医的话。

    苏陌凉要是熬不过今晚,生存的希望渺茫。

    突然想到这里,凤墨邪硬生生的停下了步子,僵在原地,踌躇了片刻后,最终还是转身重新回到了苏陌凉的身边。

    看到她吃了丹药,也没有太大的好转,气息依然微弱得很,凤墨邪微微蹙眉,翻身上床,顿时将她拉起来,坐在自己跟前,手心里瞬间涌出一股真气,一个推掌推在了苏陌凉的背部,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强行输入进她的体内。

    昏昏沉沉的苏陌凉此刻只觉得体内有一股温暖的气息包裹住了她的五脏六腑,慢慢滋养着,修复着,减轻了不少痛楚。

    这一夜过得极为漫长,也让人等待得焦躁不已。

    翌日一早。

    坐在床边不远处的椅子上的焚天君,全程黑着脸,浑身散发着煞气,吓得围在床边,等待苏陌凉反应的太医们瑟瑟发抖。

    一个个全都在心里念叨了不下一百遍的老天保佑,祈求着苏陌凉能赶紧醒过来。

    可他们也清楚,这个姑娘伤得太重,想要活下来,还是有些艰难的——

    就在大伙儿惴惴不安的时候,苏陌凉痛得微微皱眉,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直目不转睛观察着她的几个太医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由于太过激动,张大着嘴巴,结巴得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醒醒醒——醒来了!她醒来了!”

    而后,几个太医赶紧转身朝着凤墨邪抱拳禀报,“焚天君,这个姑娘已经苏醒,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性命没有大碍了!”

    说到这里,几个太医差点喜极而泣,重重舒了口气。

    他们的脑袋总算是保住了。

    凤墨邪听到她醒了,顿时起身,来到床边。

    此时的苏陌凉虽然面色还是很苍白,但气息却恢复了不少,看她现在清醒过来,凤墨邪的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

    苏陌凉一醒来,便是感觉到体内的伤势缓解了很多,眸底不禁掠过一抹惊讶。

    照理说,她这伤势就算用品质很高的丹药,也不一定这么见效吧。

    焚血天城的太医医术都这么好了吗?

    意识这一点,她抬眸扫了一眼站在焚天君身后,低着头,战战兢兢的太医们,目光最终落到了凤墨邪的身上,黑眸跃上几分警惕。

    凤墨邪和她相处了这么久,对她的心思也能了解一二,接收到她这种眼神,心知肚明,直截了当的回答,“怀疑我也没用,你要真的担心我在药物里动了手脚,就乖乖的,不要惹事儿,说不定哪天我真操控你去杀了君颢苍!”

    苏陌凉闻言,顿时沉了面色,知道此人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这些卑鄙之事,他还真的做得出来。

    俗话说,宁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她的确得小心应付他。

    “我现在不但被你捏在手掌心,还被你打得个半身不遂,敢不听话吗?”苏陌凉冷声讽刺道。

    凤墨邪微微敛眉,冷哼,“既然你清楚自己的处境,最好不过。”

    苏陌凉想到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演戏,玩弄她,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声质问,“凤墨邪,你到底什么时候肯定我身份的?”

    凤墨邪闻言,扬起眉头,朝着身后的太医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你们下去抓药,让厨房煎好了送来!”

    太医知道病人醒来,已经没他们什么事儿了,如释重负的退出了寝宫,给两人腾出了空间。

    看到人走了,凤墨邪才缓缓开口,平静的语气却让苏陌凉心底暗惊,“你进宫治病的时候。”

    “你是说,我进宫第一次给你看病的时候,你就肯定是我了?”苏陌凉有些不敢相信的反问。

    她清楚得记得,焚天君当时的确是有些怀疑,还特意验证过了她的容貌,只是她伪装得很好,当时并没有暴露容颜,那他到底是怎么确定她的身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