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他承受的痛苦
    “那个少年将军呢?先皇是怎么处理的?”苏陌凉有些好奇。

    先皇对于勾引他女儿的男子,不会一点动作都没有吧。

    周嬷嬷摇摇头,也是不太清楚,“后来就没听到过那个少年将军的消息了,似乎是辞去了军中的职务,回乡去了,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听到这里,苏陌凉不禁眯起了眼睛。

    据她所知,先皇虽然是个痴情之人,但在把持朝政方面,却是个铁血果决之人。

    能坐上皇帝的宝座,便可以知道,先皇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善良之辈。

    看样子,那位少年将军不是辞官回乡,很有可能是被先皇抓了起来,或者直接被暗杀了!

    毕竟一个贫苦出身的武将,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面色也沉重了起来。

    她虽然不知道那两年南映宫里发生过什么,但可以明确一点,那样不堪的传闻,怕真的不是空穴来风那么简单。

    实在是先皇对秋阳公主的态度,的确太过怪异。

    而照着赫连钰枫说的,焚天君杀了先皇和太后的举止来看,也足以说明应该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就在苏陌凉沉吟的时候,周嬷嬷却是被她的问话勾起了以前的回忆,眼眶不自觉的红润,感慨的低叹了一声,“秋阳公主不但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还被囚禁了两年,如此悲惨的遭遇,公主的心是何等的痛苦啊。”

    苏陌凉闻言,却是不太赞同,凝重的摇头,“还有一个人比她更痛苦,那就是焚天君!”

    “既然你说这些消息都是从太后那里得来的,那太后必定是知道焚天君的身世。而焚天君从小就被养在太后的膝下,你觉得太后会如何看待皇上和公主的孩子?会给她像其他孩子的待遇吗?肯定不会!焚天君不但没有得到母亲的关心,由于难以启齿的身世,从小到大应该还遭受了不少的恶意和唾弃。”

    赫连钰枫曾经说,凤墨邪八岁就给先皇下了毒。

    当时她还很诧异,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会拥有这么歹毒的心思,狠辣的手段。

    现在苏陌凉一切都明白了。

    凤墨邪忽然对十分宠爱自己的父亲出手,很明显,他八岁就已经知道了真相,甚至还要更早。

    这样的真相何其残忍,就算是个成年人怕是也经不住这样的打击,更何况是一个才八岁的孩子。

    而凤墨邪生在皇室,便要比寻常人家的孩子更为成熟。

    更何况,他还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成长,所以八岁的他要比其他孩子懂得更多。

    不然,他不会懂得隐忍不发,不会懂得蓄谋报仇,不会将所有的痛,所有的恨都埋藏起来,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筹谋这一切,将所有仇人一网打尽。

    苏陌凉也在这一刻明白过来,对于一个从小就活在一个天天恨不得掐死自己的母亲身边的人,难怪会那么敏感,没有安全感,对周围的人和事儿都十分的警惕。

    小小年纪就要防着自己的母亲和兄弟对自己下杀手,不知道他的心底该有痛苦,多阴暗。

    所以,秋阳公主虽然痛苦,但也只痛苦了两年,便解脱了,然而凤墨邪从小就一直痛苦到现在,自然无法相比。

    就连苏陌凉也无法想象,凤墨邪当初是如何面对自己龌蹉的身世,如果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下活过来的。

    当然,除了他痛苦,太后也好不到哪里去。

    对太后来说,把焚天君当自己儿子一样养在身边,也是极为煎熬的事情。

    看到自己的丈夫和他女儿生的孩子,天天在自己跟前晃悠,还要非逼着她把这样一个龌蹉恶心的孽种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照料。

    任谁都没办法做到不痛恨,不厌恶吧。

    所以,太后对焚天君应该是恨到了极点。

    而大伙儿说的母子情深,很显然也只是太后在众人面前做做的样子罢了。

    估计在私底下,她应该没少骂他孽种吧。

    受大人的影响,他的兄弟姐妹肯定也十分的唾弃他。

    焚天君本身就承受了身世的重大打击,又被周遭的人排挤着唾弃着,可想而知,是多么悲惨的事情。

    周嬷嬷听到这里,也是赞同的点点头,不用苏陌凉细说,她也能体会到这其中的苦楚和辛酸。

    大人自己造的孽,却报应在无辜的孩子身上,的确太残忍了。

    “周嬷嬷,不知道你可听闻,秋阳公主在南映宫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儿?”其他的一切都是猜测,只有知道了那两年发生的事儿,才能真相大白。

    周嬷嬷为难的摇摇头,这次是真的无能为力了,“秋阳公主被囚禁在南映宫,不准任何人探望,外边的人根本不知道里边的情况,而伺候过她的宫女,在秋阳公主死后,就被扣上伺候不周的罪名,全都被先皇杀掉了,所以现在应该没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苏陌凉闻言,面色更是沉了几分,先皇这好几次的做法,都像是在欲盖弥彰,的确十分可疑啊。

    “本君倒是没想到,周嬷嬷你知道的事儿还不少呢!”

    就在苏陌凉沉吟之时,殿外忽然传来一道犀利而又阴冷的声音,那凉飕飕的语气,像是埋藏在雪地里的冰刺,猛地一下扎进了皮肉,顿时让人浑身一抖,颤栗不止!

    随后,只见那抹高大颀长的身影从外边缓缓走来,那双妖冶的紫色瞳孔更是绽放出诡异的光芒,仿佛恐怖的魔鬼一般,吓得周嬷嬷惊骇失色,目眦尽裂,恐惧的张大着嘴巴,僵在原地好半天,忘记了反应。

    直到他走了进来,来到了她的跟前,周嬷嬷才结巴的喊了出来,“焚——焚——焚天君!”

    声音落下,周嬷嬷失魂落魄的跌倒了地上,整个身子抖如筛糠,竟是被吓得哭了起来,“焚天君饶命!焚天君饶命!焚天君饶命!”

    周嬷嬷怎么也没料到,焚天君会在这时候出现。

    刚才她来的时候,明明听说焚天君去处理急事儿,一时半会不会回来,所以才派人来请她伺候苏陌凉的,怎么会——怎么会被撞个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