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6章 被撞个正着
    苏陌凉也是没料到凤墨邪会突然进来,由于她身受重伤,灵力和精神力受损,感知力急剧下降,所以并没有察觉出凤墨邪的气息。

    现在得知了他这么大个秘密,还被他逮个正着,看样子,是不能轻易收场了。

    此时此刻,苏陌凉感受到凤墨邪身上散发的杀气,害怕他真会对周嬷嬷出手,赶紧开口揽下责任,“凤墨邪,不关周嬷嬷的事儿,是我逼迫她说的。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不要为难一个对你没有威胁的老人家。”

    这事儿本就是她挑起的,周嬷嬷不过是受了她的威胁才告知真相,所以,苏陌凉再怎么也不能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周嬷嬷听到这话,也是连连点头,满脸的泪水,让年过半百的老人显得格外的可怜,“是是是,老奴是被逼迫的,老奴听到也只是些不靠谱的谣言,对真相毫不知情,求焚天君饶命,老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呜呜呜--求焚天君饶老奴一命!”

    周嬷嬷一边哭诉,一边用力磕头,头部撞击在地面发出的剧烈声响,光是听着声音就痛。

    而此时的凤墨邪却不为所动,周身像是凝结了一层冰,萦绕着冷入骨髓的寒气,那张妖艳得形如鬼魅的脸蛋,仿佛覆上了一层阴影,让人胆寒发竖。

    他听到周嬷嬷的求饶,非但没有心软,唇角反而斜起一抹冷漠的弧度,阴冷的声音从唇齿间传出,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连嘴巴都管不住的奴才,要来何用!”

    声音一落,只见他阴鸷的双眸猛然一厉,一个挥袖,重重打在了周嬷嬷的身上。

    周嬷嬷还在求饶,话说到一半,便是被强大的力量击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周嬷嬷本就上了年纪,哪里经得住焚天君的攻击,这下子怕是骨头都被震碎了,砰咚一声滚到地上,喷出一口鲜血后就彻底没了反应。

    那张布满皱纹和泪水的老脸还残留着惊恐之色,两个眼睛鼓得很大,仿佛要从眼眶里掉出来,凄惨的死相让人不忍直视。

    周嬷嬷虽然不是苏陌凉什么人,但毕竟是因她而死,说到底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内疚的。

    看到焚天君二话不说,就杀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还在她眼皮子底下死得这么惨,苏陌凉的心里多少涌上些怒火,不满的盯着凤墨邪,“凤墨邪,周嬷嬷在宫里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何必将人赶尽杀绝!而我现在也知道了这些传闻,你是不是也预备把我灭口啊?”

    那些传闻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更何况还那么荒诞离奇,就算传出去,也没人会信啊!

    再说了,焚天君当权,威慑四方,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到外边去造谣焚天君的身世?

    而据她了解,焚天君也不是那种在意别人眼光的人,莫须有的传闻根本伤害不到他。

    现在却下这么重的手,除非——这些传闻都是真的!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内心一震,不自觉的瞪大眼睛盯着他。

    凤墨邪听到她这番话,冰冷的俊脸绷起暴怒之色,而后身形一掠,冲到苏陌凉跟前,狠狠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低沉的怒吼,瞬间震荡在整个寝宫,“苏陌凉!你以为本君真不会杀你吗?”

    苏陌凉被他高大的黑影和凶悍的阴煞之气笼罩其中,顿时压迫得呼吸困难,现在脖子被他掐在手里,更是喘不上气来,本就面色不好的脸蛋,此刻已经惨白如纸。

    她知道,这一刻焚天君是真的动了杀意,真的想要彻底抹杀了她!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知道不能坐以待毙,就算被他掐的喘不上气,也拼尽全力,犀利质问,“凤——凤墨邪,你——你这是——被人戳中了真相——恼羞成怒了吗?看来,你还真是先皇和公主——的孩子,不然,你为何如此心虚?”

    听到这话,凤墨邪妖冶的紫色眸子猛然扩大,像是一头暴怒的野兽,阴鸷的对上苏陌凉的双眸,里边如利剑般的凶意仿佛将人刺穿。

    而那张本来妖艳精致的俊脸,在此刻更是变得狰狞可怖,咬牙切齿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显得极为的嘶哑,“是!一切都是真的!我是皇帝和秋阳公主的儿子,我是个孽种,怪胎,疯子!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你不是想知道秋阳公主在南映宫里发生了什么吗?既然你那么好奇,我今天就告诉你!”

    苏陌凉闻言,惨白的面色顿时涌起一抹惊讶。

    她刚才虽然早有猜测,但现在听到他亲口承认,内心还是极为的震动。

    果然,周嬷嬷说的传闻都是真的!

    就在苏陌凉震惊之时,凤墨邪已经开口,道了出当年的真相,每句话每个字都仿佛用尽了毕生所有的力气,从唇齿间挤出,那么重,那么恨:“当年,狗皇帝把那个女人囚禁在了南映宫,为了将她留在身边,不惜打断了她的双腿,甚至强奸了她。后来便怀上了我!每日每夜,那个女人都在想方设法的打掉我,弄死我,甚至因为我,想要杀掉她自己!”

    “可惜,我命不该绝,狗皇帝要我活着,他抓了那个女人的相好,用那个男人来威胁她,若是我死了,或者她死了,那个男人也活不成!她为了那个男人,妥协了,最终生下了我!”

    听到这里,苏陌凉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她根本无法想象他口中所言便是整个真相,此时此刻她怔住了。

    “怎么?觉得我很龌蹉,很恶心吗?是呀,我是个所有人都唾弃厌恶的孽种。我还没出生,那个女人就想杀我,觉得我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耻辱!丽贵妃也恨不得掐死我。不对,她不会亲自动手,因为她觉得我脏,觉得我恶心,每一次看我,都像在看苍蝇!我的兄弟说我是怪胎,因为生来就长着一双像魔鬼般的紫瞳。他们打我,欺我,驱赶我,也想着害我!可惜,我有个很好的父亲,他说我是他最深爱的女人的孩子,他最宠我,护我。在他的庇护下,那些一切想要害死我的人,都没有得逞,而我却顽强的活了下来,将他们一个一个杀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