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8章 在药里下毒
    不过,也能理解,她被焚天君发配到这种破地方,就等于被打入了冷宫,自然不会有好的待遇。

    更何况,她刚才还激怒了焚天君,差点被他杀掉,这些奴才都是势利眼,自然是看着焚天君的脸色办事儿。

    焚天君对谁好,他们就讨好谁,焚天君讨厌谁,他们就欺负谁。

    在后宫这种地方,只分为两种人,一种是得宠的,另一种就是不得宠的。

    不得宠的,要是有后台撑腰还好,如果没有后台,那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像是苏陌凉这种,就是没有后台的。

    因为她恢复了容貌,不再是之前的清音郡主,而后宫的这些奴才宫女自然不认识她苏陌凉,只当她是焚天君从外边救回来的平民女子,因为不识好歹,惹怒了焚天君,所以被赶到这种破地方来养伤。

    大家都很清楚,这一旦入住冷宫的女人,基本是没有机会翻身了,更何况是个没背景没后台的平民女子。

    所以,这次派来的宫女,自然没有太把苏陌凉放在眼里。

    这时候,她手里端着热腾腾的汤药,快步走了进来,看到苏陌凉,脸上染了些不耐烦,直接将手里的汤碗递了上去,“这是厨房熬好的汤药,赶紧喝了吧!”

    眼前这位宫女,名为沁柔,二十多岁的样子。

    她本来是雪嫣宫宁贵人的宫女,之前因为打碎了东西,惹怒了宁贵人,便被打发到浣衣坊受罚半个月,说来这受罚的期限都要到了,眼看着她就要重新回到雪嫣宫过安逸的日子。

    谁知道焚天君会突然下令,将她调到这狗不拉屎的冷宫来,照顾一个来路不明,没名没分,还受了重伤的女人。

    她以前的主子宁贵人,虽然位份不高,背后也没什么家族势力,但好歹是焚天君名正言顺的女人啊,是他们这些奴才的主子啊,住的也是富丽堂皇的雪嫣宫,哪像这鬼地方,什么都没有,还破破烂烂,冷飕飕的。

    再加上,眼前这个女人受了重伤,躺在床上,不知道要伺候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沁柔想到自己接的这倒霉差事,心里就一肚子火,面对苏陌凉自然没有好脸色。

    此时的苏陌凉正睡在床上,闭目养神,嗅到扑鼻而来的汤药气味,不禁皱了皱眉,而后睁开眼睛,目光如炬的盯着她,反问道,“这是太医吩咐的汤药?”

    沁柔突然接收到这种犀利的目光,心头一震,竟是涌上些心虚,而后赶紧正色,理直气壮的回答,“这当然是太医吩咐的汤药,废那么多话干嘛,你赶紧把药喝了,我好跟焚天君交差。”

    苏陌凉冷冷瞥了她一眼,重新闭上了眼睛,“端出去,我不需要!”

    沁柔见她不愿喝,顿时急了,柳眉一竖,生气喝到,“厨房辛辛苦苦给你熬好的汤药,我大老远给你端过来,你居然不喝!”

    “你这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吧,你真当我愿意来这破地方伺候你吗,你今天到底喝还是不喝!”

    沁柔一顿呵斥,苏陌凉却是无动于衷,依然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完全将她的怒骂屏蔽在外,更是惹得的沁柔咬牙切齿。

    她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看到苏陌凉爱理不理的样子,就更是来气儿,竟是大步上前,伸出右手,预备将她抓起来喝药。

    苏陌凉本就讨厌别人的触碰,感受到她放肆的动作,心头顿时蹿起怒火,猛地睁眼,一把擒住了朝她探来的手腕,朝着外边狠狠一撇,痛得沁柔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叫。

    由于身体剧颤,她左手端着的汤药碰瓷一声摔在了地上,溅了一地的药水。

    沁柔哪料到眼前这个女人这么大的胆子,还是个病号,居然敢对她动手,心里又惊又怒。

    “你——你个贱人!赶紧放开我,我可是宁贵人的宫女,要是让宁贵人知道,要你好看!”沁柔痛的要命,一边哀嚎,一边愤怒的厉声警告。

    此人一看就是在宁贵人身边,作威作福惯了,说话极其的嚣张。

    苏陌凉闻言,却是觉得有些好笑,她连皇后都不曾放在眼里,宁贵人区区一个贵人,连妃位都没有,算个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她嘴角斜起一个冷笑,不以为意的冷哼,“看样子,这汤药是你家宁贵人吩咐你下的毒咯!”

    听到这话,沁柔神情大震,本就痛得发白的小脸更是吓得面无血色,满目惊骇。

    她没料到这个女人连药碗都没瞧一下,便是发现里边下了毒,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难道她亲眼看到自己下的毒?

    不可能啊,这个女人受了重伤,连床都下不了,而厨房又离这冷宫这么远,她到哪里去看她下毒啊!

    苏陌凉见她被自己的话吓得心虚,心里冷笑,再度开口,阴测测的声音更是让沁柔浑身发毛,“焚天君派你来伺候我的饮食起居,却没叫你下毒陷害我啊。你说,这事儿要是传到焚天君的耳朵里,你会怎么样?你就那么肯定你家主子宁贵人会不惜揽下全部责任,救你吗?”

    听到这话,沁柔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宁贵人又不傻,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宫女,去惹怒焚天君。

    所以,这件事一旦暴露,宁贵人不但不会救她,还会把责任全都推到她的身上,到时候,遭殃的可是她自己!

    只是,一想到苏陌凉现在的处境,她又找回些理智,强装镇定的反驳,“哼,你都到这种鬼地方了,难道还天真的以为焚天君会替你做主吗?”

    她在宫里这么多年,看过无数被打入冷宫的女人。

    一旦进了这种地方,她们就别想出去,就算被人害死在里边,也无人问津。

    眼前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在恐吓她。

    苏陌凉却是冷笑一声,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打量着她,“你可要搞清楚,焚天君派了那么多太医给我煎熬治病,足以说明,他并不想我死。你现在却违背他的意思在我汤药里下毒,这后果——不用我分析给你听吧!”

    苏陌凉的话还没说完,沁柔便是被吓得身子一软,跌到了地上。

    是呀,她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

    焚天君虽然不待见这个女人,但却让人给她煎熬治病,那就说明,焚天君并不想她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