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 宁贵人的阴谋
    焚天君的心思那么深,她们这些做宫女哪里猜得准。

    万一他真的追究此事,那她岂不是死定了?

    意识到这一点,沁柔吓得惊慌失措,连忙磕头求饶,“苏姑娘,这汤药里不是杀人的毒药,只是放了腐灵草,这种药材只会让脸上起痘痘,渐而发痒溃烂,只会达到毁容的效果,并不会致命啊,我真的没有下毒要你的命啊!”

    “这都是宁贵人指使我的,她说只要我完成了她交代的任务,便让我回雪嫣宫,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求苏姑娘饶命——”

    苏陌凉身为炼丹师,对药材十分敏感,刚才沁柔一端进来,她就闻到了腐灵草的味道,现在见她招供,倒是没有任何意外。

    只是她想不到,那宁贵人会出这种损招,竟然想要毁她的容。

    许是摸不准焚天君的心思,宁贵人不敢随便取她的性命,便用这种方法来整她。

    要知道女人一旦变成了丑八怪,男人自然不可能再宠爱她。

    思及此,苏陌凉不得不感慨,这后宫的女人啊,真是一刻都不闲着!

    看到沁柔被自己吓得六神无主,苏陌凉没有半分同情,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反问道,“饶了你?你觉得我会继续让你留在身边陷害我吗?”

    “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现在什么都招了,哪里还敢继续陷害姑娘,这不是找死吗!苏姑娘要是真的把奴婢推出去,宁贵人知道阴谋败露,保不准还会想别的方法陷害姑娘。姑娘何不让奴婢留在身边,姑娘还能知道宁贵人的阴谋,及时的应付啊。”看到苏陌凉是真动了把她交出去的念头,沁柔更是骇得浑身发抖,连连磕头劝说。

    听到这番话,苏陌凉微微挑眉,倒是有些受用。

    不得不承认,这丫头虽然有些嚣张,但脑子却不笨,这种时候,还能为她分析利弊。

    的确,她都已经知道了宁贵人的动作,沁柔想要陷害她,自然是没有机会了。

    如果这时候,她把事情捅破了,指不定还有更多的麻烦找上门。

    她现在将计就计的留下沁柔,洞悉宁贵人的阴谋,倒是能挡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想着,苏陌凉微微颔首,软了态度,“想我饶了你也可以,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沁柔听她松口,顿时松了一大口气,感激的连连磕头,“苏姑娘放心,奴婢知道怎么做!”

    嘴巴上虽然这么答应着,可她心里却是十分犯愁。

    她替苏陌凉兜着,要是让宁贵人发现了,下场也会很惨啊。

    现在对她来说,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只是宁贵人和焚天君比起来,她还是比较忌惮焚天君,所以,先暂时稳住了苏陌凉再说。

    “好了,你把地上的碎渣和污渍清理了就出去,不要打扰我休息。”苏陌凉见她是个聪明人,便没有废话,直接挥手赶人。

    沁柔闻言,赶紧点头起身,动作麻利的清理了药水和碎渣,很快退了出去,为她掩好了房门。

    看到人走了,苏陌凉才挥手,放出了邪血鼎。

    她体内的伤势经过昨晚太医的治疗,修复了一些,但还是远远不够。

    正好她空间里有炼制修阳丹的药材,这种丹药刚好可以修复内脏的创伤。

    想来只要吃下这丹药,下床走动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着,苏陌凉便是投入火力,剥离好药材,将其扔进了邪血鼎里。

    由于这次精神创伤也极为严重,所以,苏陌凉炼制得十分吃力,费了不少时间,才终于炼制了出来。

    待她吞下丹药后,体内的伤势愈合了一些,她的精神才渐渐恢复。

    接下来的两天,苏陌凉因为能下床走动了,所以不需要沁柔近身伺候,倒是落了个清净。

    沁柔也因为下毒一事儿,安分了许多,不敢随便上前打扰。

    她这边是消停了,而宁贵人那边却刚刚开始——

    这日下午,天空澄碧,纤云不染,像是被水洗过一般干净。

    天边金盘似的太阳,绽放着璀璨的金芒,洒在御花园里,仿佛给里边的花花草草都镀上了一层金边,鲜艳夺目,极为耀眼。

    只是,花美,却不及人美。

    此时,御花园里的一座亭子里,一群穿得花花绿绿的年轻女子,便是让周围争奇斗艳的花朵黯然失色。

    她们一个个螓首蛾眉,巧笑倩兮,在阳光的照耀下,如明珠生晕,光彩夺目,俨然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而她们当中,最为美艳的,便是坐在最中央,身穿紫色裙袍的女子,她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貌如芙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比园子里的红花还要娇艳几分。

    除了那张美艳的脸,光是看她优雅高贵的气质,便知道,此人应该是这群人中身份最高的。

    此时的她,优雅的掀开茶盖,轻轻抿了一口,似乎对味道不太满意,峨眉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谁泡的茶?”

    她此话一出,周围的女子全都安静下来,有些忐忑的望着她,似乎对她有些忌惮。

    而她身后其中一名宫女听到她发怒,立马跪在地上,抖着身子回话,“回娘娘,是——是——是奴婢!”

    “哼,连个茶都泡不好,来人啊,拖出去,乱棍打死!”紫衣女子的话一落,全都震慑得大伙儿噤若寒蝉。

    那名宫女更是吓得脸色惨白,惊恐的磕头求饶,但已经于事无补,远处两个侍卫很快过来,二话不说,便是将她拖出了亭子,只余下一声惨叫,凄厉得让人发憷。

    在座的其他女子都是不敢随便吭声,生怕惹怒了眼前这位脾气不好的晏贵妃,也一同遭殃。

    她们都知道,最近几天晏贵妃的心情不好。

    因为前段时间,焚天君因为晏家拒婚一事儿,大发雷霆,严惩晏家,让晏家损失惨重。

    晏贵妃身为晏家的人,难免心疼母家,所以就向焚天君求了几句情。

    可是焚天君正在气头上,她又偏偏来跟他晏家,这不是撞枪眼上了吗。

    所以,她惹得焚天君发了好大的火,冷落了她好长一段时间。

    本来围场狩猎,只要达到妃位的等级,都有资格一路随行,可就因为她惹怒了焚天君,这次连去围场的名额都没有,只得留在宫里,和眼前这群身份卑微的女人凑在一起,心情能好才有鬼了。

    现在她好不容易等到焚天君回来,却发现他带回来了一个女人。

    为了给这个女人治病,还把所有的太医都召进宫了,真不知道此人是何方神圣,这么大的本事儿,竟然能让焚天君如此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