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0章 打晏贵妃的人
    坐在晏贵妃的身边,一位身穿梅花纹纱裙的女子,气质虽然比晏贵妃差了一大截,但模样倒也娇媚可人,此时看到晏贵妃发火,自然清楚她在气什么,知道眼下是个好机会,故意开口讨好道,“贵妃娘娘,你何必跟个卑贱的宫女生气,你身子娇贵,要是气坏了身子,焚天君该心疼了。”

    “哼,本宫现在连他的面都见不着,还谈什么心疼!”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晏贵妃就郁闷得黑了脸,不悦的冷哼。

    宁贵人闻言,心里好笑,面上却正色的故意说道,“贵妃娘娘,臣妾听说焚天君最近带回了一个受了重伤的女人,还把所有太医都召进宫来治病,忙得是不可开交,这段时间怕是抽不出时间来探望娘娘了。”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宁贵人故意挑事儿,只是晏贵妃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这种话,当场勃然变色,愤怒大吼,“哼,不过一个来历不明的下贱胚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狐媚手段,竟然让焚天君如此劳师动众!”

    “贵妃娘娘,你有所不知,臣妾听闻那女子拥有倾国倾城之姿,容貌极为的出色,据说能把男人的魂儿都勾没了呢。不过再漂亮又如何,不照样还被焚天君打入冷宫了吗!”宁贵人捂嘴轻笑两声,语气有些酸溜溜的,也有些幸灾乐祸。

    前段时间她的宫女沁柔被派到了纤熠宫,去伺候那个姓苏的女子,所以她特地吩咐沁柔在苏陌凉的药水里加了料,那女子此时此刻怕是早已满脸的痘痘,彻底毁容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止不住的高兴。

    晏贵妃只是听说了苏陌凉的存在,倒是不知道她长得十分貌美,如今听了宁贵人这话,更是气得脸色发青,朝着身后的另一名宫女,厉声吩咐,“悠兰,你去纤熠宫把那个女人给本宫叫过来,本宫倒想看看,她到底有多美,那张脸是不是能把人的心肝都给吞了!”

    晏贵妃身为晏家的人,从小张扬跋扈惯了,在宫中一向是横行霸道,虽然不讨焚天君的喜欢,但谁叫人家背后有晏家撑腰。

    就算不得宠,这些人也得忌惮她晏家的权势,忍让三分。

    现在见她动怒,要拿那个苏姓女子开刀,大家都是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呢。

    其中,宁贵人是最乐见其成的,她没有家族撑腰,不敢随便惹事儿,现在晏贵妃要代为教训,自然最好不过。

    而且,她让那个女人毁了容,现在也想看看那张脸蛋到底毁到了什么程度,光是想想就期待得很呢。

    晏贵妃身后的贴身宫女听到她的吩咐,赶紧领命,快步朝着纤熠宫的方向走去。

    此时,正坐在房间里修炼的苏陌凉没料到有不速之客,听到沁柔说外边有宫女在厅里等着她,苏陌凉才披了件外套走了出去。

    看到苏陌凉慢悠悠的出来,站在大厅的宫女面色不太好,眉头蹙着几分怒意,不满的上下打量了苏陌凉一眼,看到那张脸果然如宁贵人所说极为的出众,眸子便是掠过一丝阴狠。

    而后趾高气昂的说道,“苏陌凉,晏贵妃有请。”

    晏贵妃?

    苏陌凉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微微皱眉,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对于晏贵妃,她其实早有耳闻。

    因为这个女人是晏家的嫡女,早些年就进了宫,被封为贵妃。

    苏陌凉上次让晏家栽了很大个跟头,严格说起来,她们是有些恩怨的。

    只是,她现在是苏陌凉,又不是清音郡主,照理说晏贵妃并不认识她,为何突然找她?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突然请她去,八成没什么好事儿。

    苏陌凉想也没有想,就拒绝了,“我受了重伤,身子不太方便,实在没办法前往,还望晏贵妃见谅。”

    悠兰没料到她会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当下沉了脸色,怒火冲天的大声呵斥,“晏贵妃有请,哪有你拒绝的道理,你以为你是谁,连晏贵妃都敢得罪,好大的胆子!”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身上有伤,行动不便,晏贵妃非要我个病人出门,不是强人所难吗?”苏陌凉连焚天君都不想见,更别说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

    再者,她对于这种强行带人的行为,实在反感。

    光看这宫女的态度,就知道晏贵妃哪里是请人去做客的,分明就是抓人去审问的。

    苏陌凉怎么会傻到主动送上门去。

    悠兰听到这种话,看她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自然不相信她的这番说辞,横眉怒目的大吼,“放肆!你个狗娘养的贱骨头,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在晏贵妃面前摆架子!告诉你,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晏贵妃下令请人,可容不得一个没名没分的女人拒绝,她此举简直就是找死!

    苏陌凉本来不想跟这种人动怒,但此人嘴巴实在太不干净,骂她还好,偏偏带上了她的父母。

    苏陌凉当场火冒三丈,冲着一旁的沁柔大声命令,“嘴里这么不干不净,给我掌她的嘴!”

    沁柔闻言,吓了一大跳,眼前这位宫女,可是晏贵妃身边的人啊,打晏贵妃的人,不就等于得罪了晏贵妃吗,她哪里有胆子下得去这个手。

    悠兰也被苏陌凉这话,惊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大吼,“苏陌凉,你搞错没有,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人,竟然敢叫宫女掌我的嘴,活腻了吗!”

    苏陌凉却是冷着脸,不为所动的盯了沁柔一眼,态度依然强硬,“还不动手!”

    悠兰没想到对方竟然无视她的身份,非要掌嘴,更是气得脸红筋涨,狠狠瞪向一旁的沁柔,咬牙切齿的警告,“我是晏贵妃的人,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沁柔被她强大的气势,吓退了两步,为难的望向苏陌凉,“苏姑娘,这--这-——晏贵妃,奴婢不敢得罪啊!”

    此时的苏陌凉已经坐到了大厅上方的椅子上,端起茶杯,缓缓呷了一口,仿佛没看到沁柔为难的眼神,幽幽开口,“既然你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我只有将你交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