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1章 晏贵妃发怒
    沁柔一听这话,心肝一颤,脸色瞬间涌上惊惧。

    打,会得罪晏贵妃,不打,又会被苏陌凉交到焚天君面前去。

    她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弄得她进退维谷,纠结不已。

    只是下毒陷害焚天君力保的人,情节严重,没有丝毫周旋的余地。

    要是闹到焚天君面前,就连宁贵人都自身难保,更别说她。

    晏贵妃虽然嚣张跋扈,招惹不起,但自己好歹也是焚天君亲自派到纤熠宫来伺候苏陌凉的宫女,她要是死了,必定传到焚天君的耳朵里,晏贵妃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

    所以,晏贵妃或许还会忌惮焚天君的关系,不敢下杀手。

    相比之下,她宁愿得罪晏贵妃,也不愿去招惹焚天君。

    许是想清楚了,沁柔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的走上前,闭着眼睛,朝着悠兰甩了一个耳刮子。

    悠兰根本没料到沁柔会真的动手,当场被她这一巴掌打懵了,僵在原地,好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

    沁柔不过是宁贵人身边的宫女,比她低了好几等,平时见了她都得唯唯诺诺的,现在居然打了她一巴掌,搞错没有!

    直到感受到脸上火烧一般的痛,悠兰才惊醒过来,一把捂住脸蛋,难以置信的指着她,气得瞋目切齿,浑身发抖,“沁柔,你个贱婢,你竟然--竟然敢打我!我今天跟你拼了!”

    说着她便是发狂般冲上去,作势要打沁柔。

    苏陌凉见此,实在忍无可忍,身形一掠,来到她的跟前,猛地一把擒住她的手腕,沉声低喝,“这里是纤熠宫,不是你贵妃宫,由不得你在这里撒野。”

    悠兰此时气得发疯,见苏陌凉阻拦她,更是怒不可遏,竟是要挥动手臂,朝苏陌凉打去。

    苏陌凉毕竟是有武功的人,眼前一个宫女哪里是她的对手。

    那纤细的胳膊被她握在手中,根本动弹不得,还不等悠兰再次发作,苏陌凉便是用力一扔,直接将她掀翻到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悠兰哪里料到苏陌凉的力气会那么大,一个不慎,摔在地上,手臂瞬间擦出一条血痕,痛的得她倒抽一口冷气。

    可就算受了伤,她那张嘴依然硬气得不得了,“好好——很好,苏陌凉,沁柔,你们给我等着,看晏贵妃不扒你们一层皮!”

    悠兰怒得直喘粗气,撂下狠话,便是艰难得从地上爬起来,掉头冲出了纤熠宫,一看就是去搬救兵去了。

    沁柔望着悠兰离开的背影,吓得脸色发白,神情惶恐的望向苏陌凉,颤抖着声音询问道,“苏姑娘,晏贵妃在宫中彪悍霸道,就连皇后都要忍让三分,你现在打了她的贴身宫女,要是让她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这可怎么办啊?”

    此时的苏陌凉却是面无表情,丝毫不受悠兰的警告所影响,慢悠悠的重新落座,微微抬眸,对上沁柔无助的眼神,缓缓开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要来招惹我,就别怪我不客气!”

    她的声音轻柔,似乎完全没将晏贵妃放在心上,可最后几个字,配着她眸子里忽然绽放的狠厉之色,却蓦得让沁柔脊背发寒——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竟然觉得眼前这个受了重伤的女子,身上居然有一种雍容华贵,镇定从容的气场,竟是丝毫不输晏贵妃,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强势,甚至隐隐凌驾晏贵妃之上。

    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平民女子怕是没有这种气势吧!

    沁柔想不明白,只有暂且将疑问咽回肚子里,心里想着要如何应付晏贵妃。

    而此时,御花园里的凉亭下,大伙儿还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苏陌凉。

    本来围场狩猎,焚天君多半都会待上一段时间,不会那么着急回宫。

    可这次,他却独身一人,风风火火的连夜回宫。

    很明显,他是太过着急,所以丢下了大队人马,带着那个女人,赶回来治病的。

    对她们来说,完全接受不了一个没名没分,还来路不明的女人,让焚天君如此兴师动众。

    要知道这样的待遇就连皇后都不曾有过,何时轮得到一个叫不上名号的贱人。

    最让人气愤的是,这个贱人拥有别人没有的殊荣,不但不知道珍惜,还敢惹怒焚天君,简直不知好歹。

    不过,她现在被打入冷宫自生自灭,也算是大快人心了!

    由于皇后和其他妃子去了围场,还没回宫,就算回来也要赶好几天的路。

    所以,目前的后宫中,晏贵妃最大,她要处置一个冷宫女子,犹如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眼下,晏贵妃要拿苏陌凉开刀,大伙儿都是异常兴奋,全都等着看好戏。

    就在大家满怀期待的时候,只见悠兰从远处捂着脸蛋小跑着过来,而她身后却没有苏陌凉的影子。

    宁贵人见此,唇边的笑容一凝,微微蹙眉,疑惑的问了一句,“那个女人呢?”

    此时的悠兰一瘸一拐的来到晏贵妃的跟前,砰的一声跪在地上,哭兮兮的说,“贵妃娘娘,你要给悠兰做主啊!那个女人不但拒绝您的邀请,还让沁柔打了奴婢一巴掌。奴婢生气呵斥了她两句,她竟然把奴婢推到了地上,摔了好大一个跟头,求贵妃娘娘给奴婢做主啊。”

    众人一听这话,全都惊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竟然有人敢打晏贵妃身边的人,她们听错了没有?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晏贵妃闻言,看到悠兰脸上果然印了个五指印,手臂上也血迹斑斑,擦伤的不轻,更是惊得怒目圆睁,厉声质问,“沁柔?谁是沁柔,竟然敢打你!”

    “沁柔本来是宁贵人身边的宫女,现在被焚天君调派到苏陌凉的身边当差,这一巴掌就是苏陌凉指使她打的!”悠兰立马解释道。

    一旁的宁贵人听到这话,顿时变了脸色,接收到晏贵妃阴鸷凶狠的目光,连忙摆手,“贵妃娘娘,这件事臣妾完全不知情啊,那个沁柔因为打碎了东西,很早之前就被臣妾发配到浣衣坊受罚了。她现在到纤熠宫伺候,更是彻底与臣妾断了主仆关系,她的所做所为,与臣妾无关啊。臣妾对贵妃忠心耿耿,给臣妾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与贵妃作对啊!”

    听到这话,晏贵妃才怒哼一声,从她身上收回了视线。

    想到那个苏陌凉不但拒绝她的邀请,还敢打她的人,晏贵妃心头的怒火,像火球一样在胸膛乱滚,而后猛地一声大吼,“摆驾纤熠宫,本宫要亲自去会会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