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焚天君正在气头上,听到她的求饶,更加心烦,对于封妃一事,他态度强硬,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等皇后他们的大部队回来,就举行宫宴,昭告天下!被高你一等的皇贵妃打了,如此也算保全了你的名声,一举两得,再好不过。”

    晏贵妃听到这话,心像是灌了冷铅,直沉下去,那这样一来,本就嚣张的苏陌凉岂不是要在她头上拉屎拉尿了吗。

    她宁愿名声受损,也不愿意被个卑贱的女人踩在头上啊。

    想到这里,晏贵妃排斥的直摇头,凄厉的哭声撕心裂肺,“焚天君——臣妾真的知错了,臣妾没有不服气,臣妾心服口服,臣妾也不在乎名声,只求焚天君收回成命啊——”

    晏贵妃哭得太过用力,到最后声音沙哑得哭不出来,只剩些低沉的呜咽从胸腔里传出,可见是悲痛到了什么地步。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本来是要找苏陌凉的麻烦,到头来,不但被打得惨兮兮的,还把苏陌凉推上了皇贵妃的位置。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就是啊!

    其他妃子也是被这突然逆转的局面,雷得外焦里嫩,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么稀奇的事情。

    这个新进宫的女子未免也太好运了吧!

    而此时羡煞旁人的苏陌凉却被凤墨邪的话,惊得变了脸色,难以置信的盯着他,忍不住低呼起来,“凤墨邪,你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册封她为焚血天城的皇贵妃?

    她都已经嫁人了,已经是云楼暗域的帝妃了,他明知道她的身份,还册封她为皇贵妃,开什么国际玩笑!

    而焚天君却是直接无视她的震惊,大声命令,“来人啊,把雅岚宫打扫出来,以后就是皇贵妃的住处了。”

    苏陌凉闻言,惊得瞪大双眼,排斥的拒绝,“不要!我不去!我才不当什么皇贵妃!凤墨邪,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其他妃子听到苏陌凉斩钉截铁的拒绝,露出怎么也抓不到要领的表情,一脸匪夷所思的盯着她。

    皇贵妃可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啊,为了这个位置,不少女人明争暗斗,斗得头破血流,而这个女人居然拒绝了!

    天啊,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在场的所有女子都是不敢相信的摇头,心里震撼极了。

    此时的焚天君也被苏陌凉的态度,弄得面色阴沉,不悦怒哼,“这可由不得你拒绝。如果不想血战团出事儿,就乖乖的听话。不然,他们要是伤了,或者死了,本君也概不负责!”

    “你——”听他用血战团来威胁自己,苏陌凉顿时气得语塞。

    “来人啊,送苏贵妃到雅岚宫去!”焚天君无视她咬牙切齿的愤怒,直接大声命令。

    声音落下,门外顿时走来了几个侍卫,气势汹汹的就要上来请苏陌凉。

    苏陌凉见此,知道自己没办法反抗他的命令,只有退而求其次的提条件,“慢着!让我当皇贵妃也可以,你先把血战团放了!”

    而今眼目下,最重要的是救出血战团,只有他们安全了,她一个人就好脱身了。

    凤墨邪闻言,微微眯眸,泄出一丝阴鸷的冷芒,讽刺的冷笑道,“苏陌凉,看样子,你还是没搞清楚状况。如今你的人在本君的手上,血战团是生是死,主动权在本君这里。他们能不能安然无恙的活着,全看你的表现,你若是表现不好,那他们就得受苦了,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本君讲条件吗?”

    听到这话,苏陌凉的面色极为难看,皱着眉头反问道,“我现在已经被你囚禁在了焚血天城,身体又受了重伤,这周围全都是你的人,我就算恢复了实力,也没办法逃出去,这样你还不肯放心吗!”

    苏陌凉知道凤墨邪之所以不肯放过血战团,就是想要用他们来要挟自己。

    在场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的妃子们,听到囚禁,血战团这些字眼,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惊讶而又疑惑的视线在焚天君和苏陌凉两人身上,来回徘徊,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个所以然。

    不过,总归是瞧清楚了一点,眼前这个女人是被焚天君囚禁在这里的。

    焚天君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了,为了得到这个女人,竟然用囚禁这么卑劣的手段?

    大伙儿想不明白的敛起眉头,面面相觑。

    凤墨邪听了她的话,微微挑眉,眸中掠过一道精光,对她的激将显然形成了免疫,“像你这样比狐狸还狡猾的女人,本君当然得多留个心眼。本君要是把他们放了,你无牵无挂,当场自刎跟前,本君不是白忙活了吗。”

    经过这几次的交手,凤墨邪早已摸清楚了苏陌凉的脾性,这个女人腹黑狡诈,鬼点子多得很,稍不注意,就会被她钻了空子。

    可就是这么一个极为狡猾的人,却又是个让人招架不住的疯子。

    她可以跟你拼命,也可以不要命,只要能达到她想要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果决得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对自己狠到让人胆战心惊。

    所以,想要治服这种人,抓住她本人显然是不够的,必须要抓住她的软肋才是关键。

    而血战团,这些常年跟在她身边,为她忙前忙后,打点一切的兄弟们便是治服她的关键。

    到现在,他也看得很明白,苏陌凉和君颢苍是同一类人。

    他们看似冷冰冰的,可护起短来却极其的疯狂。

    只要把人放在了心上,就算粉身碎骨也会护对方周全。

    而他却刚刚相反,他没有弱点,没有软肋,没有谁能让他牵挂,让他担心,让他奋不顾身,因此他是无坚不摧的。

    所以,君颢苍不管多么强大,这一点上,还是输给了他!

    苏陌凉看到凤墨邪态度强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只有再次妥协,换了个简单的要求,“好,我不求你放了他们,但总要让我见他们一面,确认他们是不是安然无恙吧!不然,我凭什么相信你?”

    凤墨邪这次到没有阻止,冷淡的吩咐一声,“遗风,带她去地牢,只给她半柱香的会面时间。”

    话落,他的暗卫迅速从外边走了进来,恭敬领命,“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