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 被气晕过去了
    焚天君吩咐完,深深看了一眼苏陌凉,便是转身离开了纤熠宫,只留下一群表情呆滞的妃子们,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就这样僵硬了片刻后,大伙儿才反应过来,立马凑到苏陌凉的跟前,讨好的磕头行礼,“臣妾给皇贵妃请安——”

    这些女人在宫里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儿还是有的,如今看到苏陌凉打了晏贵妃,不但没受罚,还被封为了皇贵妃,足以说明此人不简单。

    在焚天君面前如此得宠的人物,她们自然是要多加讨好的。

    更何况,这个女人连晏贵妃都敢打,焚天君还不追究她的责任,她们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得罪了苏陌凉会是什么下场。所以,趁着现在,给她留下好印象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许是,苏陌凉刚才的举动震慑住了这群女子,她们在苏陌凉面前表现得战战兢兢,毕恭毕敬的,那谄媚劲儿,瞧得苏陌凉旁边的沁柔,目瞪口呆。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瞧不上眼,最不情愿伺候的主子,竟然眨眼就荣升为人人讨好的皇贵妃了!

    她之前还心心念念的盼着回雪嫣宫,伺候宁贵人呢,现在看来,她真该庆幸当初没有回去,不然,哪能碰上这么好的事儿,竟然能直接到皇贵妃的身边伺候,这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啊。

    那悠兰平日里就是仗着自己是贵妃身边的人,才横行霸道的欺负人,而她现在直接从浣衣坊的下等宫女,一跃成为了皇贵妃身边的宫女,岂不是比悠兰还要高一等了吗。

    想到这里,沁柔顿时昂首挺胸,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宁贵人和摔得不轻的悠兰,面上带了几分得意之色,心里觉得痛快极了。

    宁贵人看到沁柔那得意的样子,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得知沁柔背叛自己后,还打算狠狠教训这个死丫头呢,谁知道,局面逆转得这么快,这个死丫头居然成了皇贵妃身边的人,这下子,她想要动她,几乎是不可能了,想想就觉得郁闷透顶。

    只是一想到自己在苏陌凉药水里下毒的事儿,她的心头还是不由得有些发虚。

    说到底,她从一开始就得罪了这位新上任的皇贵妃,可想而知,后面的日子有多难熬——

    宁贵人是正忧心着自己的前途,当然,晏贵妃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此刻,看到平时喜欢围在自己身边讨好的这群女人,现在却跪在苏陌凉的跟前,晏贵妃就气得面色发黑,咬牙切齿。

    如今的她,跌坐在地上,已经没了爬起来的力气,头上像是顶着个乱鸡窝似的,极为的狼狈。因为大哭,脸上的妆容全花了,残留着明显的泪痕,十分难看。衣服因为在地上摔来摔去,滚得脏兮兮,灰扑扑的,配着她狰狞愤怒的表情,还以为是哪个疯妇跑出来了呢。

    她愤恨的指着苏陌凉,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歇斯底里的怒吼,“苏陌凉,你给我等着,等我父亲回来了,我要你好看!”

    如今焚天君不帮她,那她只有依靠晏家了!

    晏家得知她吃了这么大的亏,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肯定会为她讨回公道的。

    她就不相信,一个没有家族背景支持的女人,光凭着焚天君的宠爱,就能斗得过她。

    而苏陌凉听到这番恶狠狠的警告,只是冷漠的瞥了她一眼,似乎并没有把晏家放在眼里,“晏贵妃,你与其想着要如何报复我,不如想想怎么讨好焚天君。你要是再这样撒泼下去,怕是离被打入冷宫的那一天不远了。”

    “你——你——你说什么!”晏贵妃听她诅咒自己被打入冷宫,更是气得浑身抽搐,两眼翻白,一时没喘上气,竟是被气晕了过去。

    旁边的悠兰见此,吓了一大跳,顿时扑过去,扶起晏贵妃,“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你醒醒啊,你没事儿吧,别吓奴婢啊!”

    悠兰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下被骇得六神无主,大哭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苏陌凉却是见不得人在这里哭哭啼啼,叽叽喳喳的,忍不住提醒一声,“你家主子都晕过去了,还愣着干嘛,赶紧抬回去,请太医啊!要是晚了一步,她死在了我纤熠宫,别人还以为我真杀了她呢。”

    其他妃子听到这话,看到地上面色惨白的晏贵妃,竟是有些同情她。

    不得不说,这个苏陌凉不但下手重,嘴巴还挺毒,就她那张嘴,不把晏贵妃气死才怪。

    悠兰闻言,心里有气,却碍于苏陌凉现在皇贵妃的身份,不能越矩,只能忍下屈辱,朝着外边大喊,“来人啊,贵妃娘娘晕过去了,请太医,请太医啊!”

    苏陌凉目送着晏贵妃被抬出去,这场闹剧才算落幕。

    而至于在场的其他妃子,苏陌凉没空搭理,直接侧目望向候在一边的遗风,冷声道,“走吧,我要见他们。”

    遗风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立马往前带路,引着她来到了焚天君口中的地牢。

    地牢位于皇宫偏西的位置,这里的路明显要比后宫的路复杂许多,而周围似乎也叠加了无数可怕的阵法。

    想来,若不是有遗风引路的话,她不会走得这么畅通无阻,估计还没靠近这处地方,她就陷入了阵法里。

    其实焚天君心里很清楚,她要见血战团,就是来投石问路,视察环境的,只是看到眼前这一幕,苏陌凉才明白过来,难怪焚天君这么自信,让遗风带她来,原来是有底气的。

    看样子,她想要救出血战团,还得花一番心思才行。

    就在苏陌凉凝重的观察周围的时候,前方的遗风已经停了下来,站在了一个洞口处,“他们就在下面,焚天君交代,只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希望苏贵妃抓紧时间,不要让属下为难。”

    苏陌凉闻言,微微点头,而后顺着石梯,走了下去。

    地牢很黑,潮湿的空气里参杂着血腥味,混合在一起,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恶臭。

    只是越往里走,越是能看到火把传来的亮光,闪闪烁烁的,非但没有给地牢带来任何温度,反而添了几分诡异的阴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