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必须拿到解药
    苏陌凉顺着光线的地方走进去,这才看清楚,里边果然设置了很多牢房,牢房里也关押了许多其他的犯人,这些犯人,一看就是用过重刑,身上鞭痕累累,鲜血淋淋,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周围的老鼠蚁虫啃噬着他们的身体,让本就严重的伤口,恶化得惨不忍睹,难怪会传出刺鼻的恶臭。

    这样想着,苏陌凉已经来到了地牢深处,这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了蒋征崩溃的嘶吼。

    “婉儿,你清醒点,不要这样,婉儿!你这样折磨自己,等于在折磨我们啊!你要抓就抓我吧,我皮厚,受得住,你不要再伤害自己了,我求你了——”

    苏陌凉突然听到这凄厉的低吼,神情一震,心里顿时涌上不好的预感。

    她还从来没有听过蒋征哭成这样,必定是出事儿了。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顿时快步赶了过去。

    这时候,只见牢房里,蒋征死死抱着浑身血淋淋的林婉儿,又是哭又是喊,可就是唤不回林婉儿的神智。

    林婉儿双目猩红,像是发了疯一般,在蒋征的怀里使劲儿挣扎,不停的用手狠狠挖着自己的皮肉,像是吃人的魔鬼一般,分外可怖。

    她的身体已经被她自残得伤痕累累,惨不忍睹,若不是蒋征,王锋和萧凛尘在一旁阻止,她怕是早就香消玉殒了。

    苏陌凉看到这一幕,内心大震,面色大变,顿时上前,着急质问,“林婉儿是发病了吗?”

    听到苏陌凉的声音,正在为林婉儿揪心的血战团兄弟们才猛地抬起头来,看到苏陌凉活生生的站在他们的面前,眼里瞬间涌上狂喜,激动的大喊,“主子!”

    萧凛尘和王锋看到是苏陌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害怕自己看错了,用力揉了揉眼睛。

    “是——是老大——真的是老大!”此时的萧凛尘太过激动,竟是一把抱住了王锋,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王锋是个木讷的性子,此刻看到苏陌凉安然无恙,倒是没有表现得太过激烈,只是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哽咽得嘴角抽搐,有些说不出话来,“老大,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太好了——”

    当初他们被焚天君的人抓起来,就知道苏陌凉的身份必定暴露了。

    但他们身陷囹圄,没办法给她通风报信,所以一直担心着她的安危。

    他们实在太清楚,焚血天城对苏陌凉的敌意。

    她跟云楼帝尊可是焚血的头号敌人,身份一旦暴露,凶多吉少。

    这些日子,他们天天提心吊胆,害怕苏陌凉出事儿,现在林婉儿发病的频率也越来越多,搞得大伙儿心力交瘁,痛苦不堪。

    好在,他们的主子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他们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去。

    苏陌凉知道血战团的这兄弟们,都是血性男儿,铁铮铮的汉子,平时就算面临死亡,都不会掉一滴眼泪,现在却因为看到她平安归来,激动得落泪,这其中包含的感情,苏陌凉比谁都清楚。

    他们追随她这么多年,为她上刀山,下火海,人前人后,替她打点一切,陪她走过大风大浪,历经千辛万苦,对她不离不弃。

    对苏陌凉来说,他们不是朋友,更不是下属,而是她最亲的亲人。

    她欠了他们太多,却还要他们为自己担心,心里的酸楚瞬间涌上鼻尖,也让她红了眼眶。

    “嗯,我没事儿,你们知道,我一向命硬,他们没那么容易弄死我!”苏陌凉安抚了两句,便是望向精神失常的林婉儿,揪心的皱紧了眉头,“倒是林婉儿,再这样下去怕是不行了。”

    萧凛尘闻言,看了一眼浑身是伤的林婉儿,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呀,她现在发病越来越频繁,要是再拿不到瞳术的解药,估计真的就——”

    此时搂着林婉儿,早已崩溃的蒋征听到萧凛尘的话,不等他说完,便是激动的大吼反驳,“不会的,不会的!她不会死!一定不会死!我不能让她死——不能——绝对不能!”

    吼到最后,他害怕的颤抖着身子,将林婉儿搂住得更紧,仿佛他的精神也失常了一般。

    不过也能理解,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折磨成这幅鬼样子,自己却无能为力,正常人也会被逼疯的。

    看到这里,苏陌凉的心像是被重锤狠狠撞击,生出一阵阵难忍的闷痛。

    是呀,她不能林婉儿就这么死了,眼下必须找凤墨邪拿到解药再说,现在身份已经暴露,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思及此,苏陌凉朝着萧凛尘和王锋郑重吩咐,“你们在这里照顾林婉儿,我去去就回!”

    说着她便是快速转身,出了地牢。

    “遗风,我要见焚天君!”苏陌凉一出来,便直截了当的开口。

    林婉儿情况危急,她已经没时间耽搁了。

    遗风闻言,却是皱起眉头,冷声回答,“焚天君今晚已经出宫了,你现在见不了他。”

    “出宫?他什么时候回来?”苏陌凉听到这话,当场急了,面色微微有些发白。

    他早不出宫,晚不出宫,偏偏这时候出宫,不是急死人吗。

    “焚天君的行踪,属下不敢过问,主子只吩咐属下,送苏贵妃到雅岚宫,苏贵妃,这边请!”说着,遗风便冷着脸,公事公办的伸手,朝着雅岚宫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虽然是送她过去,但那强势的态度,分明不容她拒绝,气得苏陌凉握紧了手指。

    既然凤墨邪不在宫里,那她今晚只有自己动手搜了!

    只是碍于遗风在这里,苏陌凉不敢表现出任何端倪,只有暂时忍耐下来,随着他一路赶往雅岚宫。

    夜渐渐沉下来,天空像是铺上了一层黑布,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黑漆漆,沉甸甸,透着些许让人窒息的压抑。

    微风拂过,吹起树枝摇曳,影影绰绰,发出细微的沙沙声。

    这时候,只见一道娇小的黑影闪过,直奔御书房而去——

    前几次,苏陌凉搜查过焚天君的寝宫,也搜查过宫里的其他地方,都一无所获。

    唯一没有搜查的就是他的书房。

    因为焚天君常常待在书房里,她一直找不到机会混进来,这次他出宫去了,到是给了她这个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