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8章 画上的女人
    趁黑,苏陌凉悄无声息的摸入了书房,指尖涌出一团小火,照亮跟前的路,快速搜寻起来。

    这个御书房很大,外边是个大厅,只摆放了一些简单的盆景和饰品,倒是显得有些简陋,左边的房间摆放了不少桌椅板凳,似乎是个会客厅,只是一进去便一览无余,并没有搜到任何跟解药有关的东西。

    苏陌凉只有作罢,朝右边的房间摸索过去。

    右边的房间倒是比之前的房间要精致许多,除了陈列着不少桌椅,墙壁上还挂了一些名贵字画。桌椅两旁也摆放着一些形态各异的盆栽和珍贵的宝器。虽然陈设简单,但却不失奢华。

    往里边走,苏陌凉才看到,在那正前方是一张大理石做成的御案,御案上搁着数方宝砚和笔筒,除此之外,还稀稀拉拉摆放着一些其他东西,由于距离远,苏陌凉看不真切,便是快步走了上前。

    只是她还没走到御案跟前,便是踩到了一堆的纸团。

    她身形一顿,眸底闪过一丝疑惑,而后俯身随意捡起一个纸团。

    纸团被揉得皱皱巴巴的,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看得出来,焚天君当时的心情应该特别糟糕,所以将心中的愤怒发泄到了这些纸团上。

    只是据苏陌凉所知,凤墨邪是个深沉的人,很会隐藏和克制自己的情绪。

    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狂躁,竟是扔了一地的纸团。

    想着,苏陌凉好奇的展开了纸团,一瞧究竟。

    只是这一瞧,苏陌凉震惊得瞪大了双眼,心头顿时涌上异样的情绪。

    纸上画着一位身穿雪白长裙的女子,虽然只有背影,看不见容貌,但那窈窕婀娜的身姿和那头乌黑如泉的长发,在幽静宜人的月夜下,仿佛山涧中倾泄下来的一壁瀑布,闪烁着银白炫目的冷芒,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她站在梨花树下,洁白的梨花被夜风吹得漫天飞舞,漂落在她身上,仿佛给她通身雪白的裙子绣上了点点白花,在月光的笼罩上,朦朦胧胧,如梦如幻,风景旖旎,美不胜收!

    不知道为何,看到这样唯美得不似人间凡物的背影,苏陌凉竟是觉得异常的熟悉,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

    意识到这一点,她心中大震,连忙低头捡起地上的其他纸团,挨个展开。

    这下子,苏陌凉是彻底吓得脸色大变,如五雷轰顶般,惊骇的捂住了嘴巴。

    另一张画纸上,画的竟然就是她自己!!!

    她一袭白裙,独身一人,手持龙琴,坐在广阔的战场之上,面对千军万马,银色的冰眸,目光幽冷,妖冶异常。

    她十指抚琴,青丝随风而扬,在她的操控下,天空之上,十条银龙盘旋飞舞,让天地都为之变色——

    龙琴!

    竟然是她的龙琴!

    天上的那十条银龙,不是残影,而是真龙!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仿佛中了晴天霹雳,惊悸得血液凝固,浑身发麻。

    可是有一点,她想不通。

    她如今操控龙琴的实力,只达到第二重,凝聚冰刺的程度,连神龙的残影都没办法召唤,更别说召唤真龙了。

    而眼前这幅画上的银龙,分明就是真龙啊。

    苏陌凉很清楚,要想达到召唤真龙的境界,起码也要将冰祭九天修炼到第九重才行。

    而她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格,没有实力召唤出十条银龙,所以,这从未出现过的画面,凤墨邪到底从何而来?

    他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吗?

    不,不是想象!

    要知道冰祭九天可是秘术啊,就连传承给她的那位陨落了几百年的超级强者都没有召唤出真龙,也没有见识过真龙现身,这样惊心动魄的画面,凤墨邪又是如何知道的?

    还知道得如此详细,就像是亲眼见过一般!这简直不可思议!

    等等!

    那双银色的眸子!

    不,这不是她!

    画中的女人,容貌虽然跟她一模一样,但她不是银色的瞳孔啊。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心猛然一颤,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名字——云浅歌!

    可是,她当时在幻境里看到的云浅歌并不是这样的瞳孔啊,为什么出现在凤墨邪的画纸上,却是银色的眼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陌凉一时想不明白,但不得不承认,虽然眼睛有细微的差别,但那仇恨冰冷的眼神,却和幻境里的云浅歌如出一辙,由于印象太过深刻,苏陌凉至今都无法忘记那样的眼神——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才回想起来,那日凤墨邪做噩梦,嘴里念叨着云浅歌的名字,她当时就有些怀疑。

    只是,她不敢肯定,万一是同名同姓的人,万一他口中的云浅歌并不是她幻境中看到的云浅歌。

    她有很多猜测,很多不确定,可现在看到眼前这幅画,所有的不确定都确定了。

    是她!不会有错!

    画中的这个女人就是云浅歌!

    思及此,苏陌凉更是迫不及待的展开剩下的画纸。

    这一张画上,没有了神龙,只有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战场。

    云浅歌从那远处,踩着尸体,穿过血河,款款而来。

    一袭白衣,清丽出尘,滴血不沾,风起,三千青丝飞扬狂舞,仿佛置身在烟中雾里,似真似幻,不可捉摸。

    那样美丽的身影,在那天地间,宛如最纯洁的梨花,清逸如仙,飘落人间。

    这样的画面,给了苏陌凉太大的震撼。

    画上的战场是哪里,地上死的又是谁的士兵?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会有这么惨烈的战役?

    如果这一切都是凤墨邪亲眼所见,那他又是谁!!!

    突然得知这么多秘密,苏陌凉神色大骇,突然起来的寒噤,让她手脚一片冰凉。

    “你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苏陌凉的身后,忽然传来压抑而又阴冷的声音,吓得她浑身一颤,面如土色,猛地转身望去——

    只见凤墨邪站在门口,目光冰冷的盯着自己,那样的眼神,像是黑夜里的饿狼,透着吃人的凶意,看到这一幕,她脊背一寒,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颤。

    “看样子,你都看到了——”凤墨邪微微垂眸,瞥了她手里的画纸一眼,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