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9章 我就那么让你厌恶吗?
    苏陌凉闻言,这才想起画上的内容,她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疑问,现在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真相,凝重的开口追问,“凤墨邪,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有云浅歌的画像,你和云浅歌到底是什么关系?”

    既然被他撞个正着,她也没了其他顾虑,索性直截了当的问个清楚。

    他做梦都念叨着云浅歌,又画了这么多关于她的画像,必定跟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是,她不明白,这个跟凤墨邪有关的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幻境里?

    所以,她想要知道真相,想要知道关于云浅歌的一切!

    凤墨邪似乎也没料到她已经知道云浅歌的存在,紫眸闪过一丝罕见的诧异,“看样子,你也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前世!”听到这样的字眼,苏陌凉头顶像是炸了个响雷,震得目眦尽裂,面色惨白。

    她难以置信的盯着凤墨邪,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不愿相信的摇头,“什么前世!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既然你都知道了云浅歌的存在,必定是想起了什么,又何必在本君面前装傻呢——云浅歌!”黑暗中,凤墨邪唇角轻扬,浑重低魅的嗓音带着几分嘲弄的冷意,最后三个字,他唤得极轻,拖得极慢,可落在苏陌凉的心里却有千金之重,震得她往后退了两步,向来淡定从容的面容一刹那变成青灰色。

    云浅歌!

    他唤她云浅歌!

    如果她是云浅歌,那楼夜渊是不是就是君颢苍?

    那是不是就代表,前世的她,亲手杀掉了君颢苍?

    想到这种可能,苏陌凉的脑海中顿时回荡起楼夜渊含恨而亡时,立下的诅咒。

    那样悲痛,那样绝望,仇恨的嘶吼直到现在,都还回荡在她的耳边,像是一只手,狠狠揪住了她的心脏,让她窒息得喘不上气来。

    想到君颢苍的前世有可能死在自己手里,苏陌凉如冷水浇身,全身冰凉,接受不了的使劲儿摇头,“不!我不是云浅歌!你撒谎!你胡说八道!”

    凤墨邪看她如此排斥这个身份,幽深的紫眸掠过讽刺的冷芒,冰冷的语气似笑非笑,带着些森冷的味道,“看样子,是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也对,你的记忆里,哪里有好的事情--”

    此时的苏陌凉受了不小的刺激,双目猩红的瞪着凤墨邪,激动的咬牙大吼,“回答我!你为什么会画云浅歌的画像,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那个幻境里,她没有见过凤墨邪,对眼前这张脸没有任何的印象。

    所以,她不明白,凤墨邪为什么会知道她前世的事情,为什么会知道她是云浅歌!

    听他那口气,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焚天君闻言,却是微微挑眉,冷笑着开口,“当初不是你让本君画下来的吗,怎么反而质问起本君来了?”

    听到这里,苏陌凉顿时想了起来。

    当初她给他治病的时候,询问他梦到了什么,可他只字未提,不愿意透露,所以她便建议他将在梦里看到的东西画下来,用以宣泄内心的压力。

    看样子,这些画上的场景都是他在梦里看到的!

    只是,她前世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凤墨邪,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梦到这些?你还知道些什么!”苏陌凉心中震撼,对他的身份更是充满了怀疑。

    “本君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本君的书房里?本君记得,今晚并没有召见过你!”凤墨邪低沉冰冷的声音,夹杂着明显的怒意。

    很显然,他对苏陌凉私闯他御书房的行径,非常的不满。

    被他这么一问,苏陌凉才顿时记起她来书房的目的。

    想到林婉儿命在旦夕,迫切的需要解药,她只有暂时忍下心头的疑问,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严肃道,“我是来找解药的,你赶紧把林婉儿的解药交出来!”

    “解药?什么解药?”凤墨邪微微敛眉,对她的话有些不解。

    苏陌凉听到这样的反问,心头顿时涌上怒火,咬牙道,“凤墨邪,都这个节骨眼了,你还打算装傻吗!”

    凤墨邪眯起眼睛,皱眉反问,“本君并未对她下毒,何来解药一说?”

    “凤墨邪,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林婉儿中了你的瞳术,现在都快死了,你还敢狡辩!”苏陌凉被他的态度气得呼吸一滞,忍无可忍的呵斥。

    “中了瞳术?”凤墨邪听到这话,才渐渐明白了过来,只是面对苏陌凉的指控,他的面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声音更是冷得让人打颤,“你认为这是本君做的?”

    “这九幽之域,只有你拥有瞳术这种罕见的秘术,不是你,还能是谁!”苏陌凉怒哼,语气里充斥着十足的厌恶。

    听到这话,凤墨邪的脸色倏然一沉,紫眸顿时射出凛冽的杀气,而后身形一掠,猛地欺近苏陌凉的身子,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此时的他,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般,表情变得异常狰狞,阴鸷的瞪着苏陌凉,声音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在你眼中,我真的就那么卑鄙,那么十恶不赦吗?”

    苏陌凉虽然没办法反抗他,可表情却倔强得不肯低头,愤恨的回视着他阴鸷的目光,“你心里明明很清楚,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问我!”

    接收到那双黑眸汹涌出的恨意,凤墨邪的心仿佛遭到重创,涌上一阵锥心的刺痛,俊脸刷的惨白如纸。

    此时的他,被苏陌凉刺激的异常狂躁,更是加重手里的力度,咬牙切齿的怒吼,“又是这种眼神!从前到现在,面对我的,永远是这种眼神!我就这么让你深恶痛绝吗!”

    苏陌凉唇角咧出一个讥讽,冷声回答,“你打伤了君灏苍,又把我囚禁在这里,想不恨你,很难!”

    “君灏苍!又是君灏苍!从以前到现在,你眼里只有君灏苍!你看着我,站在你眼前的男人是凤墨邪,不是君灏苍!你给我看清楚!”凤墨邪愤怒的咆哮声震耳欲聋,就连苏陌凉都被他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

    “凤墨邪,你疯了吗!”苏陌凉不明白,他到底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是呀,我疯了,明知道你那么恨我,明知道你那么厌恶我——”凤墨邪嘴角勾起凄然的冷笑,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