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0章 大部队回来了
    苏陌凉被他的话弄得云里雾里,皱起了眉头:“凤墨邪,不想我恨你,就把我和血战团放了,从今以后,我们互不相欠,永不相见!”

    永不相见?

    呵呵,她真是一点没变,还和以前那样狠心绝情,总是想把他推得远远的,恨不得永远都见不着他。

    想到这里,凤墨邪眸中闪过一丝伤痛,里边隐隐有怒意浮动,咬牙低吼,“放你走?你以为我不想吗?”

    鬼知道,他多想放了她,可是,他放得开吗?

    就算放了她,他放得过自己吗?

    永不相见,这四个字,她说得多么轻松,但对他来说,谈何容易!

    苏陌凉被他这话,弄得更加困惑了,什么想放不能放的,如果真想放,不过他一句话的事情,何必这么纠结?

    说到底,他还是不肯放了她,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威胁君颢苍的机会。

    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儿,苏陌凉也打消了让他放手的念头,不满低喝,“凤墨邪,你之前承诺过,只要我表现得好,你就不会动血战团,现在我都已经答应当皇贵妃了,可林婉儿命在旦夕,你却不肯给解药,你难道不是说话不算话的卑鄙小人吗!”

    听她骂自己卑鄙小人,凤墨邪青筋暴起,眼神凶狠,里边的怒火仿佛要喷出来,手里抓着她纤细的脖子,好几次都有将其扭断的冲动,可最终他还是败下阵来——

    他输了!彻底输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冷酷残忍,草芥人命的他,有一天会败给不忍!

    这样的认知,充斥着他的脑袋,血液在太阳穴疯狂的悸动,仿佛要炸裂开。

    如今,看到这双冷漠而又怨恨的黑眸,凤墨邪心如刀绞,狂躁的一把将她丢开,不愿再多说一个字,怒火冲天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他没有勇气再待下去,他怕他会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真的掐死她!

    候在门口的遗风,看到凤墨邪面色铁青,浑身戾气的大步走出来,立马上前听候指示,“主子,苏贵妃要如何处理?”

    凤墨邪脚步一顿,眉头凝结,语气透着极度的烦躁,“带她去拿瞳术的解药。”

    说罢,便绷着脸,大步离开,很快消失在了遗风的视野里。

    遗风得到这样的吩咐,眸底也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诧异。

    他本来还以为苏贵妃私闯焚天君的御书房,再怎么也免不了一通责罚,可焚天君什么话都没说,反而让他给苏贵妃拿解药,真是匪夷所思。

    他家主子是越来越反常了!

    别说,遗风感到意外,就连苏陌凉拿到解药时,也颇为惊讶。

    她看凤墨邪发那么大的火,还以为拿不到解药了呢,没想到他这次倒还说话算话。

    然而,林婉儿这边的毒刚解,苏陌凉还来不及喘口气,便是听到被焚天君丢下的大部队从围场快马加鞭赶路,已经回到了帝都。

    皇后那帮子人,自然也回到了宫中。他们一回来,宫女奴才们,都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忙上忙下的为主子们接风洗尘。

    只是,这群人舟车劳动,才休息了半天,还没怎么缓过劲儿来,便得知焚天君下令在宫中举行晚宴,后宫嫔妃,文武百官以及家眷,不少人都在出席之列。

    这不,刚忙完接风洗尘,又得为晚宴做准备,整个皇宫都忙碌起来,热闹不已。

    这日下午,苏陌凉正在里屋修复体内的伤势,就听到外边传来陆陆续续的脚步声,随后就听沁柔恭敬的禀报,“贵妃娘娘,焚天君派人送来了几件衣裳和首饰,让你出席今晚宫宴穿的,你要不要过目一下?”

    “不用了,让她们放下吧。”苏陌凉对于穿戴没什么讲究,更何况她对这个宫宴本就没有什么好感,之所以出席,也是被凤墨邪威胁的。

    沁柔见都这个时辰了,她竟然还不慌不忙的,心里不免着急,忍不住提醒一声,“贵妃娘娘,再过一个时辰宫宴都要开始了,你要是再不准备准备,奴婢怕——时间来不及了啊。”

    别人宫里的娘娘,为了在宴会上出风头,吸引焚天君的注意,都会精心打扮,有时候花上一天的时间都不为过,她倒好,都这个时辰了,连衣服都没选,更别说梳妆打扮了。

    要知道今晚的宫宴,可是焚天君专门为她举办的啊,她竟然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估计,整个后宫的嫔妃中,也只有她对焚天君这么不屑一顾了。

    偏偏焚天君对她格外的特殊。

    说来,这也算人家羡慕不来的福分吧。

    “出去,到了时间再叫我。”苏陌凉哪还有什么心思穿衣打扮,现在只想赶快养好身体,恢复实力,离开这个鬼地方。

    听到这话,沁柔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到了时间再叫她,不是就来不及了吗。

    沁柔还想开口再劝,可话到嘴边,顿时被她犀利的眼神吓得一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退了出去。

    时间匆匆,一个时辰很快过去,沁柔进来唤她的时候,苏陌凉正好气沉丹田,吐出一口浊气,体内的伤势好了一大半,她的脸蛋也染上了几分喜色。

    “贵妃娘娘,宫宴马上开始了,你今晚可是主角啊,真的不能耽搁了。”沁柔在外边左等右等,着急得不得了,现在看到苏陌凉还没打算起身,脸蛋涨得绯红,五官都快纠结到了一起。

    苏陌凉闻言,这才慢吞吞的起来,大致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素颜朝天的走出去,“走吧。”

    “就这样——这样出去?”沁柔不敢相信的指了指她身上的衣服,表情异常难堪。

    就算苏陌凉不精心打扮,沁柔还以为她好歹会换身符合贵妃身份的衣服,可她竟然什么都不换,就打算穿着这身素净的烟水百花裙去参加宫宴,不是惹人笑话吗!

    沁柔想要劝着她换身像样的衣服,可苏陌凉根本不等她说话,便是大步走出了宫殿,逼得她只有屁颠屁颠的跟上去——

    自从焚天君组织大家去围场打猎以后,宫里就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现在焚天君举办宫宴,帝都里的家族势力再度齐聚一堂,才给冷清的皇宫添了几分人气儿。

    只是这一次,大家的神色都有些凝重,私底下议论的话题也都围绕苏陌凉展开。

    毕竟前不久,他们才在围场围观了一场旷世大战,而这一切全都因苏陌凉而起,所以她自然成了大伙儿口中的话题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