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焚天君的决绝
    秦家主被焚天君吼得一颤,惶恐的俯下身去,可态度却异常坚决,“焚天君,苏陌凉是敌国帝妃,害死了焚血天城那么多将士,理应凌迟处死。皇后说话虽然不中听,但却句句在理,还请焚天君收回成命,取消封妃。”

    秦家虽然忌惮焚天君的威势,但对苏陌凉封妃一事儿,实在没办法坐视不理。

    这个苏陌凉对她女儿的后位是个大大的威胁,他决不能让焚血天城的敌人骑到他们秦家的头上去。

    说着,秦家主重重磕头,语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共鸣。

    这时候,在座其他家族的人,也是纷纷起身,来到了大殿中央,齐齐下跪磕头,异口同声的请求,“求焚天君收回成命!!!”

    整齐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上,造成不小的威压,都是极力反对着封妃一事儿。

    苏陌凉看到这里,嘴角浮起一个冷笑。

    她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当初她为了保住血战团,答应封妃不过是权宜之计,她知道,就算焚天君想让她当妃子,文武百官也绝不会同意。

    她可是焚血天城的头号敌人,焚天君此举一定会引起公愤。

    所以,她根本不用亲自拒绝,就有成千上万的人帮她拒绝。

    焚天君就算再独断专横,也不可能无视所有人的意愿吧,不然岂不是要背负上昏君的骂名,丧失民心吗。

    所以,苏陌凉料准了,凤墨邪最后一定会妥协。

    他那么阴险狡诈,唯利是图的人,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让自己陷入困境。

    然而就在苏陌凉对今日的结果了然于胸的时候,焚天君的话却是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既然你们喜欢跪,那就跪着吧,今晚的宫宴到此结束!”

    说着,凤墨邪竟是直接站起身,连余光都不施舍,与跪了一地的文武百官错身而过,目不斜视的走出了御阳殿。

    那态度强硬坚决得没有半分犹豫和迟疑,直接将跪了满地的文武百官晾在当场,震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就连苏陌凉都被凤墨邪的决定惊得皱起了眉头。

    他此举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也让她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坚决的要册封她为皇贵妃。

    当初,她猜测凤墨邪有可能是为了刺激君颢苍,故意引蛇出洞。

    但现在看来,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他为了报复君颢苍,为了赌那一口气,宁愿背负昏君的骂名,让天下人不满,这值得吗?

    凤墨邪那么聪明的人,照理说应该知道,这根本就是笔亏本的买卖啊。

    这一刻,苏陌凉更是摸不清他的想法,猜不透他的心思了。

    总结一句话,凤墨邪就是个浑身秘密的怪人。

    在场的众人,看到焚天君都走了,只有无奈的站了起来。

    主角都走了,他们表现得再卖力,再气愤也没人看,等于零。

    想着,大伙儿都是无语的叹了口气,恶狠狠的瞪向苏陌凉。

    想到焚天君有言在先,众人才强行忍住杀人的冲动,气咻咻的离开了御阳殿。

    苏陌凉看到大伙儿都散了,这才想起,她有话跟平南王和平南王妃说。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儿,不用想也知道,王爷和王妃肯定受了很大的打击。

    而他们二老对她一直十分照拂,所以她无论如何也要跟他们解释清楚才行。

    想着,苏陌凉抬眸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想来,他们也随着人群走了出去。

    随后,苏陌凉也快步跟出去,想要叫住他们。

    可是她才走了几步,便是被突然凑上前的晏凌宇给拦住了去路。

    苏陌凉见他挡在跟前,眉头轻蹙,面色不悦的问道,“晏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晏凌宇俊脸绷着怒意,生气的大声质问,“苏陌凉,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身为云楼暗域的帝妃,却跑到焚血天城来当皇贵妃,你才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样的质问,苏陌凉相当无语,沉着脸冷笑两声,“晏凌宇,你搞错没有,你以为我想当你们这儿的狗屁皇贵妃吗?”

    要不是为了解药,要不是为了调查出杀害长公主的真相,洗脱自己的清白,别说当贵妃了,她连焚血天城都没兴趣来。

    “哼,苏陌凉你真当我傻吗,如果你真的不想当,会主动参加今晚的宫宴吗?你明知道今晚焚天君会宣布你的身份,但你还是来了,这就是你所谓的不想吗?”晏凌宇愤恨地瞪着苏陌凉,脸色气得铁青,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

    “呵呵,凌宇哥,人家这是在向我们示威呢,她来参加宫宴,以皇贵妃的身份出现在我们面前,就是想告诉焚血天城的人,她不但没有死,还勾搭上了焚天君,当上了皇贵妃。苏陌凉,不得不说,你可真有两把刷子啊。”

    晏凌宇的话音刚落,旁边便是传来一道尖锐讽刺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太过熟悉,不用看也知道,是冷絮晴。

    这时候,冷絮晴和冷絮月慢悠悠的走过来,来到晏凌宇的身边,目光冰冷的盯着苏陌凉,里边的恨意暴露无遗。

    晏凌宇听到这种话,面色更是难看了几分,望着苏陌凉的眼睛里也涌上了失望和不满。

    苏陌凉闻言,冷笑的瞥了他们一眼,她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以为,她当皇贵妃是来向他们示威的。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血战团,她才懒得参加什么狗屁宫宴,更没空站在这里,搭理他们。还示威,真是可笑之极!

    只是,他们不知道血战团的存在,这其中太多复杂的事情,苏陌凉根本没时间给他们一一解释,只有冷脸回绝,“你们说完了吗?说完了,麻烦让开。”

    “哟呵,当了皇贵妃可真是了不起,立马就把架子端出来吓唬人了。”冷絮晴见苏陌凉爱理不理的样子,更是看不顺眼,不满的低喝起来。

    “冷絮晴,你也知道我现在是皇贵妃了,你一介庶民,挡着皇贵妃的道不说,还对皇贵妃冷嘲热讽,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是吧?”苏陌凉冷声反问道。

    “你——”冷絮晴顿时被她堵得语塞。

    一旁的冷絮月反倒要淡定许多,一把拉住冷絮晴,冲着苏陌凉勾唇一笑,幽幽说道,“苏陌凉,你别高兴得太早,你身份已经暴露,随时都有危险,你就那么肯定,你能坐稳这皇贵妃之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