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3章 撞破赫连钰枫的秘密
    “这就不用冷小姐操心了。”苏陌凉回答。

    冷絮月闻言,微微挑眉,唇边的笑意更深,“不信,咱们走着瞧。”

    话落,她收回视线,冲着冷絮晴吩咐一声,“我们走。”

    说罢,两人便是转身,消失在了人群中。

    苏陌凉看到两人走了,才稍稍缓和面色,想到晏凌宇之前中了她的毒,随即从空间里掏出一颗丹药,递给他,“这是解药,可以彻底清除你体内的毒素,以后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不管你怎么看我,这段时间,我还是要谢谢你替我保密。”

    说完,苏陌凉越过他,往前走去。

    说来,她并不讨厌晏凌宇,也与他没有什么恩怨。

    所以,并不想将他牵扯进来,现在解了他的毒,也算是两清了。

    可此时的晏凌宇,拿着苏陌凉给的解药,心却是怅然若失,嘴里竟是泛起一丝苦涩,说不清的滋味。

    说来,苏陌凉嫁给谁,成为谁的帝妃或者贵妃,跟他半毛钱关系没有,也不知道他在瞎激动啥,其实人家根本没把他的看法,他的态度,他的愤怒放在眼里。

    想想,自己也真是可笑——

    此时,追在苏陌凉身后伺候的沁柔,看她东张西望,疑惑的问道,“贵妃娘娘,你在找什么啊?”

    “我在找平南王和王妃。”苏陌凉环视着四周,回了一句。

    “额,奴婢看到王爷和王妃从那边过去好久了,估摸着时间,现在应该已经出宫了吧。”沁柔指了指平南王离开的方向。

    听到这话,苏陌凉面色一沉,不禁皱起了眉头。

    本还想和他们说说话的,结果被晏凌宇和冷家姐妹这么一耽误,就这么生生给错过了。

    看样子,她只有跟焚天君请求,出宫一趟了。

    “贵妃娘娘,现在是回雅岚宫吗?”看到苏陌凉心事重重,沁柔有些摸不准她的心思,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苏陌凉微微摇头,掉头朝焚天君的寝宫走去,“不,去焚血宫。”

    听到她要去找焚天君,沁柔神色一怔,赶紧跟了上去。

    焚血宫在宫城偏东的位置,离御阳殿并不算太远了,穿过两三个园子和池塘就到了。

    只是苏陌凉还没走到焚血宫,便是突然发现,远处池塘边上,竟然站了两个人。

    这都深夜了,宫宴也散了,这两人,黑灯瞎火的,站在池塘边干嘛呢?

    心有疑惑,苏陌凉顿时停下了脚步,朝着沁柔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话落,她便小心翼翼的朝池塘边走了过去,因为担心暴露行踪,她没有靠得太近,只是远远的观察着。

    好在她精神力过人,感知能力比别人要强上许多,就算这个距离,她也能看得清楚,听得清楚。

    只是,这一瞧,却是把她给吓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站在池塘边的两人竟然是凤墨邪和赫连钰枫。

    刚才在大殿上,她倒是没注意赫连钰枫也来了,不过,这个人存在感一向很低,被人忽略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只是,他怎么会和焚天君在一起!

    然而,就在苏陌凉疑惑之时,只听远处传来痛苦的声音。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跟我在一起,就那么难吗?”赫连钰枫低沉的嗓音因为悲痛,显得有些沙哑,里边包含的感情却令人动容。

    凤墨邪背对着他,似乎不愿面对他的感情,冷漠的回答,“钰枫,你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兄弟。”

    听到兄弟二字,赫连钰枫兴情绪变得异常的激动,排斥的反驳,“不!我不想当你的兄弟!你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这么多年了,你一直视而不见,可曾有想过我的感受?”

    “抱歉,正是不想伤害你,所以我没办法回应你。”凤墨邪轻轻叹了口气,里边带着几分无奈。

    赫连钰枫闻言,俊脸涌上一抹凄然的苦笑,“你如果真的不想伤害我,为何会册封那个女人为皇贵妃!”

    “册封她是为了引出君颢苍,你想多了。”凤墨邪淡淡道。

    “呵呵,是吗?这话你自己信吗?我陪在你身边那么多年,我比谁都了解你。你糊弄别人可以,别拿这种话来糊弄我。”赫连钰枫冷笑起来,对他的解释感到心寒。

    凤墨邪无奈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言尽于此。”

    听到他如此敷衍的回答,赫连钰枫心如针扎,红着眼眶,质问道,“为了将她名正言顺的留在身边,你不顾所有人的反对,甚至宁愿背负昏庸独裁的骂名,这样真的值得吗?你要知道,她从始至终都不是你的,你这样强行留她下来,她也不会爱上你!你别忘了,她心里装着另一个男人!”

    凤墨邪闻言,气得眉头一拧,猛地一个挥拳打在了赫连钰枫的脸上。

    赫连钰枫挨了这一拳头,却觉得脸上的痛赶不上心上的万分之一,此时冷笑着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开口说道,“邪,你知道吗,曾经,你不管多么生气,都不会动我一下。为了让我好过得一点,你甚至不惜耍手段,杀了赫连家族中所有与我为敌的人。可是现在,你却为了那个女人跟我动手,你还敢说不在意她吗?你还敢说,你只是为了君颢苍才留下她的吗?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这样的你,很可悲!”

    凤墨邪阴沉着面色,冷哼道,“杀了你姨娘和兄弟,只是为了掩护你的身份,好让你在暗处替我办事儿而已,你想太多了。”

    “呵呵,凤墨邪,你的确很残忍,总是喜欢揭开血淋淋的事实,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别人。天知道,我多么想你骗我一次,骗我说杀了他们都是为了我好!我的心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痛!”赫连钰枫拍打着胸口,声嘶力竭的低吼。

    凤墨邪面对他的痛苦,却是熟视无睹,冷漠的道,“欠你的,我都会尽力补偿。至于感情,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

    “补偿?你要怎么补偿?我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那个女人彻底消失,你能满足我吗?”赫连钰枫冷笑着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