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6章 她的心魔
    虽然精神力还没有突破,但她已经快要够到巅峰丹宗的门槛,想来假以时日,便能成功晋级。

    至于她的五只灵兽,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进步也是突飞猛进。

    天魔貂如今的实力,能与初期境界的先天君灵师拼个高低。

    青云豹则是晋级到了八阶圣灵兽,毒皇蝎也达到了二阶君王兽,而金毛狮王和通天火烈鸟则是直接晋级到了一阶君王兽。

    他们现在的实力,对付君灵师倒是绰绰有余,而对付后天君灵师怕是有些吃力。

    不过,总的来说,他们还是提升了不少,真的战斗起来,也会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助力。

    眼看着自己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苏陌凉便是研究起阵法来。

    她必须破除地牢外边的阵法才有机会救出血战团来。

    这些时日,她对地牢外的阵法也做了详细的了解,所以这日晚上,她便找准时机,避人耳目,悄悄朝地牢附近潜行而去。

    她回忆着当初遗风带领她走的路线,小心翼翼的进入了阵法范围。

    凭着记忆,她穿过回廊,饶过假山,每走一步都十分谨慎。

    她很清楚,牵一发动全身的道理,她要是走错了一步,就可能会触发阵法,把命交代在里边。

    而据说,这个阵法是焚血皇室传下来的,想要破除阵法非常有难度。

    估计就连焚天君的实力,估计都要花费不少力气,更别说她现在一个初期境界的后天君灵师了。

    所以,其中的凶险,她再清楚不过。

    这样想着,苏陌凉就越发的小心,面面俱到的观察着,考虑着。

    可就在这时,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没对,苏陌凉眼前一花,画面瞬间变了个样。

    眼前没有了绿油油的树枝藤蔓,也没有了娇艳欲滴的花团锦簇,更没有了怪石嶙峋的假山和蜿蜒曲折的走廊。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沙场!

    前方是密密麻麻的军队,他们身穿盔甲,手握长枪,如天边乌云,黑压压的一片,气势恢宏,场面壮观,仿佛拥有排山倒海之势。

    而在那庞大的军队对面,却只是一位身穿白裙的女子席地而坐,她纤纤玉指滑动着琴弦,弹出铮铮琴音,清如溅玉,颤若龙吟,每一声都撩动人心。

    三千将士,严阵以待,面对的竟然是一介女流,这画面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分外违和。

    但此时的苏陌凉却是被惊得脸色发白,双目大睁,心脏好似漏跳一拍,浑身都僵硬了。

    眼前的一切,苏陌凉的印象太过深刻,一眼便认出这是凤墨邪画纸上的画面。

    可是,这样的场景不是该出现在凤墨邪的梦里,怎么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难道她进入了凤墨邪的梦里?

    不,不对,是阵法!是幻阵!

    当初,她看到云浅歌和楼夜渊的画面,就是因为陷入了幻阵,诱发了心魔。

    而她现在又再次看到了这样陌生而又诡异的画面,除了是心魔作祟,苏陌凉再也找不到其他原因了。

    意识到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心魔,苏陌凉的面色惨白如纸,整个人如坠冰窖,全身冰凉。

    她一直都排斥自己是云浅歌,可现在面临着自己的心魔,无疑是要承认自己是云浅歌的事实,这对苏陌凉来说,简直就是巨大的痛苦。

    因为她没办法接受自己杀害君颢苍前世的真相,没办法接受君颢苍对自己的仇恨和发的毒誓。

    她和君颢苍那么相爱,她根本没办法想象,那个毒誓要是成真了,君颢苍会怎么样,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人神共愤,不得好死!

    她也没办法想象,若是君颢苍恢复了前世了记忆,会不会像以前那样仇恨她。

    她更没办法想象,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以后要如何面对君颢苍!

    一想到这些,她的脑子就剧痛难忍,仿佛要爆炸开一般,让人崩溃。

    此时,站在战场上,她虽然与云浅歌的身影离得很远,但云浅歌内心强烈的恨意和悲痛,像是会传染人一般,让此刻的苏陌凉感同身受,无疑是与战场上的云浅歌融为一体。

    对面军队之首,一位身穿银色盔甲的男子,骑着纯白骏马,站在军队的最前方,那俊逸的容颜,修长挺拔的身材,明明在晚霞散尽的傍晚,却熠熠生辉,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苏陌凉看到此人,瞬间认出了他的身份。

    冥玄阴!

    是冥玄阴!

    她曾经在幻境里,见过此人,云浅歌就是为了冥玄阴,拒绝了楼夜渊啊。

    只是,为什么看到此人,她的内心竟是翻滚起强烈的仇恨,仿佛要吞噬着她的心脏,让她痛不欲生?

    苏陌凉死死按住心脏,强行忍耐着属于云浅歌的痛楚和仇恨,怒目圆睁的盯着对面的冥玄阴,瞳孔里布满惊恐之色。

    这样的画面,她从凤墨邪的画纸上看到过,而冥玄阴这个人,她从自己的幻阵里看到过。

    这代表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

    凤墨邪的视角是她,而她是视角是冥玄阴!

    冥玄阴就是凤墨邪!!!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心中大震,深受打击的后退两步,整张俏脸涌上骇然之色,内心说不出的震动。

    她之前一直疑惑,凤墨邪在她的前世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可是,她在幻阵里没有没有见过凤墨邪那张如鬼魅般妖冶的脸。

    所以,她不能确定他的身份。

    虽然眼前这个冥玄阴跟凤墨邪完全是不同的容貌,但画纸上的视角却不会有错。

    想到这里,苏陌凉震动的连连摇头,心里又是涌出更多的疑问。

    云浅歌为什么要杀冥玄阴的军队,他们不是夫妻吗?

    为什么会在战场上兵刃相见?

    为什么,她对冥玄阴会有那么强烈的仇恨?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苏陌凉太过疑问充斥着大脑,痛得她面容扭曲,浑身大汗。

    然而,就在这时,画面再度一转,战场和军队瞬间消失。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地牢,地牢里趟满了鲜血和从身上剜下来的碎肉,看上去触目惊心,恐怖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