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8章 焚天君受伤
    这一刻,周围的空间瞬间消失。

    没有了战场,没有了地牢,更没有了冥玄阴和云浅歌,好似一切都是个梦,转瞬即逝。

    如今,映入眼帘的是通往焚血地牢的园子。

    看到眼前恢复平静的画面,苏陌凉狂躁的仇恨才渐渐平息,慢慢清醒过来。

    只是,当她看到自己竟是被凤墨邪抱在怀里的时候,心中大惊,下意识的抬掌,对着他的胸口狠狠轰去一掌。

    凤墨邪被她打得措手不及,顿时被击退几米,强行稳住身形。

    身后的遗风见此,惊得立马上前,担心的询问,“主子,你没事儿吧?”

    凤墨邪阴沉着脸,微微有些发白,而后抬手,“没事儿!”

    遗风见他伤得不轻,心里窝火,朝着苏陌凉生气的大吼,“苏贵妃,你也太不知好歹了,我家主子拼尽全力,打破阵法,把你救了出来,你就是这么感谢我家主子的吗?”

    苏陌凉现在的脑海里全都是前世零碎的记忆,由于继承了云浅歌对冥玄阴的仇恨,如今面对凤墨邪也带了极大的恨意,讽刺的冷笑起来,“救我?感谢他?他杀了我的父母和族人,杀害了魔族几十万人,害的我和楼夜渊反目成仇,害得我杀死了自己最爱的男人!你竟然让我感谢他!”

    想到楼夜渊的惨死,想到他遭遇的痛苦和打击,想到他对自己的仇恨,苏陌凉就控制不住内心狂涌的悲痛,浑身紧绷而又颤栗,手指握成拳头,怒得陷进了肉里。

    凤墨邪听到这话,神色巨变,猛地瞪大紫瞳,面色掀起震惊,“你都想起来了?”

    “是呀,我都想起了。冥玄阴,咱们真是好久不见了。”苏陌凉嘴角一咧,扬起冰冷的弧度,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唇齿里挤出来的,带着让人胆寒的冷意。

    凤墨邪听到冥玄阴三个字,好似受了极大的打击,妖冶魅惑的俊脸唰的惨白如纸。

    “凤墨邪,你果然跟前世一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使出任何下贱残忍的手段。今天,我总算是认清了你,忽然发现,跟你龌龊的身世比起来,你这个人的灵魂,更让人恶心!”苏陌凉唾弃的呸了一声,脸上的厌恶之色像是刀子一般,捅入了凤墨邪的心脏。

    他讨厌听到龌龊和恶心的字眼,这是他从小到大最忌讳,最不能忍受的评价。

    听到这里,凤墨邪怒发冲冠,猛地冲过去,一把掐住苏陌凉的脖子,瞋目切齿的低吼,“苏陌凉,你找死!”

    “怎么,心虚了?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吗?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曾经做过什么,你自己都不敢面对吗?”苏陌凉盯着他,扯着嘴角冷笑,那表情说有多讽刺,就有多讽刺,更是刺激得凤墨邪浑身发抖。

    “闭嘴!给我闭嘴!!!”他怒得青筋暴起,狂躁大吼。

    就连身后的遗风都被他的反应吓了一大跳。

    以前的焚天君,是个很阴沉,笑里藏刀的人,就算不高兴,也不会随便发火,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失控。

    他现在都不太敢相信,眼前这人真的是他所认识的焚天君。

    好似,这个苏陌凉出现开始,焚天君就总是被她影响着情绪。

    “凤墨邪,你自己做过什么,不是我闭嘴就能抹杀掉的!也不是用恐吓,就能改变你卑鄙无耻的事实!不要自欺欺人了,这样的你,看上去很难看。”苏陌凉冷漠的盯着他,说话句句扎心。

    凤墨邪被她刺激的怒目圆睁,面容扭曲,压低声音,咬牙道,“所有人都可以说我卑鄙无耻,只有你苏陌凉,只有你没有资格说我!”

    他盯着眼前这个曾经用生命去爱着的女人,看到那双黑眸里绽放出的恨意,心像是被一拳打碎,痛得他浑身颤栗。

    苏陌凉被他过激的反应,惊得瞪大了眼睛。

    虽说知道了前世的真相,但她还是看不清眼前这个男人。

    凤墨邪看出苏陌凉眼中的探究,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才猛地一把将她丢开。

    他不想再面对那双怨恨的双眼,索性大声命令,“来人啊,押送苏贵妃回雅岚宫,没有允许,以后不得踏出雅岚宫半步!”

    吼声一落,附近的侍卫纷纷上前,预要擒住苏陌凉。

    苏陌凉心头有气,不允许任何人的触碰,“放开,我自己会走。”

    说罢,她恨了凤墨邪一眼,便转身朝雅岚宫走去。

    这次她虽然没有救出血战团,还被凤墨邪逮个正着,但阵法好歹是被他打破了,总算是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只是,一想到前世的记忆,苏陌凉便是心痛难忍,一刻都待不下去。

    看来,她得赶紧想别的办法了。

    凤墨邪目送着苏陌凉离开的背影,眸光浮动着复杂的光芒,而后腿脚一软,跪倒在地上,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身旁的遗风见此,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搀扶住他,“主子,你还好吧?”

    “没事儿!”凤墨邪微弱的低吟一句。

    遗风看他后背已经趟出了大片鲜血,那伤口几乎就在心脏的位置,这哪里是没事儿,这分明是差点被苏陌凉给打死啊。

    他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苏陌凉陷入幻境,被心魔操控,俨然是出现了幻觉,把焚天君当成了敌人,不断的出手攻击。

    可焚天君为了将她从幻境里解救出来,一心催动力量打破阵法,这期间没办法分心,所以就硬生生的抗下她的所有攻击。

    苏陌凉虽然实力不如焚天君,但好歹也名后天君灵师,爆发出的力量不容小觑,全都砸在没空防御的焚天君身上,再怎么样,也会造成不小的伤害。

    更何况,焚天君救下苏陌凉,将她抱在怀里的那一下,还被她捅了一刀,差点扎进心脏。

    这么重的伤势,他还隐忍着说没事儿,实在让人心疼。

    这段日子,他将焚天君和苏贵妃的事儿看在眼里,却越看越不明白,焚天君和苏贵妃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这一个月,焚天君虽然没有去雅岚宫探望苏贵妃,但却时刻都关注着她的情况。

    得知苏贵妃陷入幻阵,明明气的要死,但他还是紧张的冲过来救她。

    明明很在乎苏贵妃,但他却总是冷着脸,皱着眉,常常对她发火。

    遗风跟在焚天君身边这么多年,一直自诩比外人要了解他,但面对现在的焚天君,他还是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