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救她出去!
    此时的凤墨邪强撑着站起身,朝着遗风严肃的吩咐一声,“你立马派后天君灵师的暗卫将地牢封锁起来,严加看管,不准任何人进出。”

    遗风闻言赶紧抱拳领命,只是看到焚天君气息微弱,脸色惨白,额头还有冷汗渗出,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不太放心的询问,“主子,你伤得太重,要不要请太医来瞧瞧?”

    凤墨邪闻言,微微皱眉,抬手拒绝,“记住,今天发生的事儿,不要惊动任何人!”

    “可是,你的伤——”遗风看到他后背还在不断淌血,要是不赶紧治疗,伤口会恶化啊。

    “没有可是,本君闭关休养几天就没事儿了。这段时间,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本君,明白了吗?”

    遗风见他态度强硬,只有无奈的抱拳,“是,属下遵命。”

    其实他很清楚,焚天君之所以不想惊动任何人,就是想保护苏贵妃。

    要是让大家知道,苏贵妃刺伤了焚天君,肯定会引起公愤,要求严惩苏贵妃。

    到时候苏贵妃必定惹一身的麻烦,而焚天君因为打破阵法,消耗了元气,又被苏陌凉打成重伤,他担心自己不能护她周全,所以,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保护她。

    说实话,他还从未见过焚天君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唉,看样子,果然如他们所说,这个苏贵妃对焚天君来说,是个非常特别的存在。

    这边的苏陌凉被押送回到了雅岚宫,再度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恢复前世的记忆,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回想起那些残忍的画面,苏陌凉根本控制不住崩溃的情绪。

    她其实最清楚,凤墨邪虽然是卑鄙无耻的刽子手,但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像冥玄阴说的,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心一阵绞痛,痛苦的捂住胸口,强行压下这波强烈的感情后,才稍稍缓了口气。

    好在她这次陷入阵法,没有怎么受伤,不然她又得休养一段时间。

    要知道对她来说,跟自己的仇人待在一起,还被册封为仇人的妃子,简直就是煎熬。

    所以,她还是得赶紧想办法离开才行。

    然而,就在这时,苏陌凉忽然察觉到有危险的气息靠近,顿时绷紧神经,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直觉告诉她,来者不善!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手心里的灵力蓄势待发,做好了全力反击的准备。

    烛火摇曳,夜风阵阵,随后一道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传来,“别紧张,是我!”

    这时候,只见身穿白色精美长袍的俊美男子,从黑暗中信步踱出。

    他面如冠玉,眸如星辰,还如最初见到他那般,清秀儒雅。

    苏陌凉微微敛眉,眸底划过一抹惊讶,“赫连钰枫,怎么是你?”

    看到苏陌凉难看的面色,赫连钰枫唇角一勾,戏谑道,“不是云楼帝尊,所以很失望吧?”

    “赫连钰枫,你大半夜跑到雅岚宫来,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如此大胆,就不怕被凤墨邪发现吗?我记得,他可警告过你。”苏陌凉无视他的调侃,眯起眼睛,冷声反问。

    上次,她撞见了赫连钰枫的秘密,他当时就想杀了她,只是碍于凤墨邪的警告,他只有放弃。

    他现在又突然造访,所以苏陌凉猜测,必定是为了杀人灭口而来。

    赫连钰枫闻言,好像听到了个不错的笑话,轻笑了起来,“呵呵,我还没那么蠢,明知道凤墨邪把你保护得那么好,还跑到他的眼皮子底下来杀你。正如你所说,他警告过我,不能动你。我要是杀了你,他必定会恨我,更不会放过我。为了一个女人,破坏了我和他之前的感情岂不是太不值得了。”

    听到这番话,苏陌凉的眉头皱得更紧,不太明白他的意图,“既然不是杀我,那你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干嘛?”

    “除了杀人,难道我就不能到雅兰宫来探望苏贵妃了吗?”赫连钰枫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满目笑意的盯着她。

    苏陌凉嘴角一咧,冷笑,“赫连公子,说起谎来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有谁会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的跑到人家房间来探望人的?”

    “呵呵,你现在可是凤墨邪重点保护对象,我要是正大光明的来,怕是连你的面都见不着。不得已,这才剑走偏锋,若是冒犯了苏贵妃,还望苏贵妃多多体谅。”赫连钰枫客气的赔罪,看那样子似乎真不是来杀她的。

    苏陌凉对他没什么好感,不想跟他废话,直截了当的质问,“不要跟我兜圈子,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赫连钰枫看她没耐心说下去,只有勾唇点头,道明来意,“好吧,今晚我来,是为了救你出去。”

    听到这话,苏陌凉面色一惊,显然感到十分意外,“救我出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赫连钰枫恨不得杀了她,现在居然想救她出去?

    是她听错了,还是他说错了?

    见她不愿相信,赫连钰枫正了脸色,严肃的说道,“不要质疑我的话。我这次的确是来救你出去的。你既然都撞破了我和焚天君的关系,应该知道我爱他,爱了很多年。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能陪伴他左右。”

    “但现在,他所有心思都在你身上,我嫉妒得发疯,恨不得杀了你。可我要是动了你,他会恨我,会把我推得更远,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所以,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放你走!滚回你的云楼暗域去,不要在出现在焚血天城,不要出现在焚天君的面前,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苏陌凉知道赫连钰枫对凤墨邪的感情,现在见他这么正儿八经的说起,心里多少有些触动。

    只是,眼前这个男人,她没办法相信,“你恨我,你觉得我能信得过你吗?”

    “呵呵,苏陌凉,你要清楚,这是你唯一一个可以离开焚血天城的机会。要是错过了,你这辈子都都别想离开!更何况,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血战团。虽然地牢的阵法被打破了,但焚天君又派了很多高手看守。以你目前的实力,想要对付那么多高手,可是相当的吃力。而你被册封贵妃的事儿,迟早会传到云楼帝尊的耳朵里,他必定会涉身犯险的来救你。可是他身患寒病,自顾不暇,到焚血帝都来,只有死路一条!你可要想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