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背水一战
    “小主人,眼前这十几位都达到了先天君灵师的等级,还有三位更是达到了后期的境界,这次怕是凶多吉少啊。”空间里的真君老人,感受到对面老者散发出的气息,一眼就辨出了他们的实力,凝重的开口提醒。

    苏陌凉虽然知道对面的老者实力不低,但亲耳听到真君老人道出他们的等级,心里还是极为的震惊。

    她记得,当初苍焰宗的宗主就处在先天君灵师的后期境界,那时候,若不是君灏苍出手相救,她早就被苍焰宗的宗主给抹杀了,所以她太清楚,先天君灵师的后期境界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如今,苏陌凉才好不容易步入后天君灵师的初期境界,但先天君灵师却在后天君灵师的巅峰境界之上,这样算下来,这三位老者的实力可是高了苏陌凉整整七个等级。

    要知道,当初苍焰宗的宗主董锐天,单凭一己之力,就能将她抹杀,更何况眼前还是三位跟董锐天实力相当的超级强者,要取她性命,这样的阵容,这样的等级压制,简直堪称恐怖。

    而就算没有这三人,其余几个初期境界的先天君灵师也高了苏陌凉四个等级,强悍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所以,的确如真君老人所说,这次她怕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就在苏陌凉打量着几位老者,分析着目前的局面时,那跟炼丹公会会长并排而站的三位老者说话了。

    “呵呵,会长不用担心,这个小女娃交给我们就是,只要会长以后多多关照我们空冥学院,老夫就感激不尽了。”其中一位身穿灰白长袍,体型微胖的老者,堆着满脸笑容,讨好的说道。

    站在他旁边,另一位身穿棕色长衫,皮肤黝黑,身材精瘦的老者也是不甘落后的谋福利,“会长,我们元凌学院缺少一批丹药,也希望会长能施以援手。”

    “哈哈,会长,老夫也不求什么丹药了,只求会长能让我幽蓝学院的弟子进入公会,拜在各位炼丹大师的门下学习炼丹,那老夫就别无所求了。”这时候,一位身穿黑色袍子的老者,捋着胡须,笑眯眯的道。

    他矮墩墩的身子,胖乎乎的面孔,本就不大的眼睛,此时笑成了一条线,里边却有精光泄出。

    其他两位老者听到这话,都是不大高兴的瞥了他一眼。

    什么叫别无所求,他这要求明显比他们的都要过分。

    他们只是寻求炼丹公会的庇护和丹药,他倒好,竟然想让自己学院的弟子,进入炼丹公会学习炼丹。

    俗话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他幽蓝学院的弟子要是出了了不起的炼丹师,还会缺少丹药吗?还需要别人的庇护吗?

    很显然,他这算盘打得是最精的。

    只是,幽蓝学院的实力,的确是他们四大学院之首,他们就算有任何不满,也敢怒不敢言,只有忍着。

    听了他们的要求,会长冷着脸,爽快的应了下来,“三位院长放心,只要你们诛杀了此人,想要什么,老夫都会一一满足。”

    他身为丹尊炼丹师,随便动动手,就有无数高品质的丹药,提供丹药不过是他举手之劳。

    至于让炼丹公会收徒,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儿,那就更没什么难度了。

    所以,在跟邪血鼎这个混沌灵宝比起来,这些条件实在不足挂齿。

    得到了会长的承诺,三位院长都是兴奋的双目绽光,激动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太庆幸,能接受到会长的拜托。

    这次帮了会长的忙,以后有了炼丹公会的支持,那就意味着他们三个学院的实力又要更进一步,对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到时候,四大学院中,垫底的怕就是那个胆小怕事,没能前来帮助会长的东篱学院了。

    想到这里,几位长老都是心中窃喜,幸灾乐祸。

    此时的苏陌凉看到他们的互动,也瞧了个明白。

    只是她没想到,为了杀她,炼丹公会的会长如此兴师动众,竟然把三大学院的院长都叫了过来,其余的先天君灵师,想必也都是学院里的核心长老。

    这样的阵容,还真是看得起她苏陌凉。

    不过,也能理解,她现在被凤墨邪保护着,随时都有变数。

    他们害怕出什么差错,自然要做到万无一失,速战速决,要是拖久了,必定会横生枝节。

    不得不说,这群老家伙做事儿到是十分的谨慎。

    “女人,这下怎么办?如果有丹药的辅助,我勉强能缠住一位后期境界的先天君灵师,但绝不可能打败。至于其他两位,我根本没办法分心应付。”一向眼高于顶,骄傲自信的天魔貂此时的语气都分外凝重,足以见得,这绝对是他们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困境。

    金毛狮王闻言,立马接过话来,“我,青云豹,通天火烈鸟,毒皇蝎,我们四个尽量去缠住另一个后期境界的先天君灵师,不过,应该撑不了多久,所以,主子,你必须赶紧逃。”

    “逃?这么多先天君灵师包围着,我能逃得了吗!”苏陌凉内心传音的冷笑一声,语气已经视死如归。

    真君老人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心中一禀,担心的问道,“小主人,你该不会真要跟他们硬拼吧?”

    “他们要我的命,我不硬拼,难道等死吗?所以,真君老人,这次我还得再借用你的力量,最后拼死一搏。”苏陌凉沉下面色,用力握紧了手指,低沉的声音冷如冬水。

    面对眼前如此强大的敌人,她很清楚,今天必有一场死战!

    真君老人闻言,脸色大变,着急的阻止,“小主人,你的身体遭到过好几次的重创,这次可没那么好运了,就算不死,你也必定会沦为筋脉尽毁的废人!那样的日子,怕是比死还难熬啊。”

    “废人又如何,我苏陌凉当初难道不就是从废人修炼起来的吗?真君老人,助我一臂之力,开始吧!”

    苏陌凉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那么坚毅,那么强硬,听得真君老人也为之动容。

    是呀,他亲眼看到她从废物一步步爬上来,那么艰难的日子她都挺过来了,那么坚强的她,死都不怕,还怕筋脉被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