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血海深仇
    “金毛狮王!!!”看到那空中洒下的血雾,感受到与金毛狮王的联系彻底消失,苏陌凉仰天长啸,发出悲痛的哀嚎,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泻千里。

    这么多年的陪伴,这么多年的保护,顷刻间消失不见。

    这样的打击,简直比那先天君灵师的力量还要可怕,仿佛要将苏陌凉整个人压入尘埃里。

    这时候,青云豹和毒皇蝎也是朝着另外一位元凌学院的院长狂冲而去,打算用相同的办法为苏陌凉谋取更多的逃跑时间。

    他们自爆,虽然不能伤害院长的性命,但好歹可以给他们造成不小的伤势,苏陌凉用这个时间逃跑,足以!

    苏陌凉见此,骇得目眦尽裂,疯了一般嘶声大吼,“不要!不要!”

    “主人,不管是生是死,你都是我们永远的主人,答应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活着!”青云豹内心传音,凝重的嘱咐一声,随后与毒皇蝎猛扑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骇得哑然失声,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而此时的天魔貂也是泪流满面,隐忍着极大的愤怒和悲痛,但他不能让金毛狮王他们白白送死。

    他们用自爆身体换来的逃命时间,绝不能耽搁。

    想着,天魔貂便是一把拉起摔在地上,重伤不起的苏陌凉,将她扔上了通天火烈鸟的后背,大声命令,“红毛,快走!”

    通天火烈鸟此刻发出一声哀鸣,一个振翅冲上云霄,朝着黑暗深处急速逃亡。

    已经被伤得不能动弹的苏陌凉,费力的抬起手,伸向青云豹和毒皇蝎自爆身亡的方向,听到那恐怖的爆炸声,仇恨的烈焰在她的心里翻滚沸腾,泪膜底下的眼珠闪着足以将人撕裂的凶光,悲恸的咆哮如火山般爆发而出,回荡在天地间,犹如千万匹战马飞奔而来,带起地动山摇的气势,骇得所有人心惊胆战,“冷家,赫连钰枫,炼丹公会,三大学院,我苏陌凉跟你们势不两立!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夷为平地!”

    吼声伴随着阵阵震颤,一直在这方空间回荡了好久才渐渐止散。

    这样的恨意,给在场的所有人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炼丹公会的会长眼看着苏陌凉骑着飞禽,逃亡而去,心里迫切的想要邪血鼎,还不肯罢休的大吼,“快,快追!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会长,不行了,我们的结界已经被人打破,应该是焚天君来了。我们得赶紧离开才行。”其中一位身受重伤的长老,立马朝着会长提醒道。

    他们刚才围剿苏陌凉,特意设了结界,就是避免被人发现。

    现在结界被破,焚天君要是赶过来,得知他们围剿苏陌凉,必定会追究他们的责任。

    炼丹会长根本没把凤墨邪放在眼里,生气的怒斥,“老夫才不管追究什么责任,老夫要那小贱人的命!”

    这时候,从金毛狮王自爆的力量中,挣脱出来的幽蓝院长,捂住受伤的胸口,着急道,“会长,你不把焚天君放在眼里,难道也不把九玄真人放在眼里了吗?”

    九玄真人可是焚天君的师父,一向疼爱焚天君,要是焚天君请他老人家出来,怕是会又不小的麻烦。

    炼丹公会的会长是身份尊贵的炼丹师,也许不把九玄真人放在眼里,但他们三大学院却招惹不起啊。

    会长听到九玄真人,也是沉了面色。

    虽然他们炼丹公会并不惧怕九玄真人,但招惹了那个疯子,还是会惹一身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他的实力太强,要硬碰硬,炼丹公会也是会吃亏的。

    想到这里,他就算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也只有忍耐下来,低吼一声,“撤退!”

    ————————————————————

    苏陌凉因为遭受了史无前例的重创,早已昏迷过去,失去了知觉,同样受伤不轻的通天火烈鸟为了远离焚血天城,隐藏行踪,所以一直强撑着,漫无目的的逃亡了很长的时间,飞了很远的距离。

    天魔貂也是忍着伤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守在苏陌凉身旁,熬过了五天五夜。

    最终,火烈鸟体力不支,伤势加重,不得不降落在了下方的小河边。

    天魔貂看他的确伤得太重,心有不忍,无力的叹道,“你先回空间养伤,这里交给我。”

    通天火烈鸟闻言,微微点头,回到了药鼎空间。

    他知道,自己伤成这样,留在外边也帮不了什么忙,还不如早点养好伤势,恢复实力比较重要。

    打发了通天火烈鸟后,天魔貂便是去河里打了些水,又从药鼎空间掏出了疗伤的丹药给苏陌凉喂下,希望她能尽快恢复体力,苏醒过来。

    只是苏陌凉伤得太重,体内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若不是凭着她坚强的意志力撑着,怕是早就香消玉殒了。所以,就算吃了丹药,她也没有清醒的迹象。

    天魔貂见此,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她就这样昏睡在这里,实在太危险,要是被那群老家伙追上来发现了行踪,那血战团和金毛狮王,青云豹,毒黄蝎岂不是白死了吗。

    思及此,天魔貂再从药鼎空间里,拿了一颗易容丹出来。

    上次苏陌凉吃了萦香丹,但那丹药药性太强,吃过一次后近两三年都不能重复食用,所以,只有靠易容丹来改变容貌。

    看到苏陌凉变成普通的样子,天魔貂倒是稍稍松了口气,确认四周没有危险后,也趴在地上,开始闭目养神,恢复体力。

    这么多天,连夜逃亡,他身上本就带着重伤,又消耗了巨大的体力和精神,他就算再强,此时也精疲力尽。

    更何况,他亲眼目睹了血战团和灵兽们的惨死,心灵也遭到了巨大的创伤,从外到内,伤痕累累,不得不说,极为的凄惨。

    就这样,一人一兽,躺在小河边,休养生息。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忽然传来脚步声,随后一道清脆如银铃的声音忽然扬起,“哥,你快看!那边好像躺了个人!”

    天魔貂听到动静,顿时撑起了身子,戒备的盯着朝自己方向小跑而来的黄衣少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