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 这里是哪里?
    苏陌凉对眼前的女子没有任何印象,情不自禁的打量起她。

    只见她长着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漆黑,如两颗黑宝石,亮晶晶的。肌肤白皙,容貌俏丽,笑起来颊边还有一对甜甜的梨涡,甚为甜美。

    看模样,大约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头上绑着蝴蝶结的发带,身上穿着嫩黄色的衣裙,浑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倒是让人赏心悦目。

    只是,在她的记忆中,并没有这号人物,看到她出现在自己身边,苏陌凉立马警惕的皱起了眉头,冷声质问,“你是谁!”

    “喂,你这是什么语气,我家小姐看你受了重伤,把你从河边捡回来疗伤,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黄衣女子身后端着汤药的丫鬟听到苏陌凉的话,顿时不高兴的呵斥一声。

    黄衣女子倒是不在意,“雪柳,不得无礼,这位姑娘刚刚醒来,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你这样会吓着她的。”

    被唤为雪柳的丫鬟闻言,不大高兴的瞪了苏陌凉一眼,乖乖闭上了嘴巴。

    苏陌凉听到这话,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被眼前这位黄衣女子所救,难怪她会躺在床上呢。

    “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只是不知道,我在这里睡了多久了?”苏陌凉感激的冲黄衣女子点点头,揉了揉昏沉沉的额头,询问道。

    黄衣女子想到她的伤势,唇边的笑容微敛,面色变得有些凝重,“你在床上昏睡五天了,大夫说你全身上下,从内到外,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外边的伤虽然重,但好歹还有希望愈合,只是你体内的伤势太重,内脏和筋脉全都被震裂了,稍有不慎,就会瘫痪在床,沦为一辈子的废人。真不知道你到底遭遇了什么,怎么会伤得这样重?我还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伤势!”

    当时听到大夫说她的伤势,她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她不知道一个女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落个这样凄惨的下场。

    更不明白,她娇小柔弱的身子受了这么恐怖的重创,是怎么活下来的。

    现在想起,她还是觉得匪夷所思啊!

    听到黄衣女子的话,苏陌凉倒是没有任何意外,就算不请大夫来瞧,她也知道自己的伤势。

    借用真君老人的力量,强行提升实力,本就是冒着生命风险,如今能活下来,也是因为她意志坚强,又是荒古灵体的缘故。

    再加上她又吃了一大瓶的玄阴丹,接连强行提升了六个等级,完全超出了身体所能负荷的范围,对身体来说,无疑是双重打击。

    更何况她面对那么多先天君灵师的攻击,其中还有三个是后期境界的巅峰强者,他们的力量那么强大,光是余威就能将人震碎,更别说是全力以赴的追杀。

    所以,在这样的重创下,不用想也知道,她的身体自然是惨不忍睹!

    但是,不管伤势如何重,如何惨,只要她苏陌凉还留有一口气,就必定要爬起来为血战团和灵兽们报仇!

    看到她面色忽然阴沉下来,浑身散发着抑郁的气息,黄衣女子以为她是想起了伤心事儿,立马拍了拍嘴,抱歉道,“哎呀,是我多嘴了,我不该说这些的。不管你以前发生了什么,一切都过去了。虽然你伤得很重,但是相信我,我一定让大夫治好你,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担心,只管好好养伤就是。”

    在经历战斗,看着亲人死光,生离死别之后,苏陌凉的心一直都是冰的。

    如今感受到眼前女子的关怀,苏陌凉心里虽然感激,但面上却实在没办法笑出来,只是冷淡的问了一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黄衣女子闻言,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立马笑着回答,“这里是瑜兴镇的夏侯家,我叫夏侯婉璇,是夏侯家的小女儿。”

    “瑜兴镇?”苏陌凉微微皱眉,疑惑的反问一声。

    她似乎没听说焚血天城有瑜兴镇这个城市啊。

    天魔貂看到苏陌凉心有疑惑,便是内心传音,解释道,“女人,瑜兴镇是枫林帝国的边境城市。”

    枫林帝国!

    苏陌凉听到这样的字眼,眸底划过一抹惊讶。

    没想到,她竟然到了枫林帝国!

    其实,她对这个国家不太了解,只知道九幽之域上有四个大国,云楼暗域,焚血天城,凤栖帝国,枫林帝国。

    其中,云楼暗域和焚血天城,因为有云楼帝尊和焚天君的统治,在经济和实力上都要强上一线。

    所以,凤栖帝国和枫林帝国相比之下就要稍逊一筹。

    当初,她也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些枫林帝国的事儿,以为自己与枫林帝国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并没有特意去了解。

    现在得知自己处在枫林帝国的边境,苏陌凉不得不感叹一声,真是世事难料。

    不过也好,枫林帝国没有认识她的人,也没有伤痛的回忆,对现在的她来说,无疑是个可以安心养伤,努力恢复实力的地方。

    只是不知道君颢苍怎么样了。

    那一次为了救自己,他也是受了重伤,加上身患寒病,情况怕是不容乐观。

    可是,就算担心他,想念他,苏陌凉也没办法回到云楼暗域去见他。

    她知道了前世的真相,知道自己是害死君颢苍的刽子手,她已经没脸回去见他,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心情去面对他。

    更何况,前世那个诅咒,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上,她没办法无视。

    前世已经害死了他,这一世,她不想再害了他。

    所以,远离他,或许才是真的爱他。

    许是想得有些入神,夏侯婉璇唤了她好几声,苏陌凉都没听到,直到天魔貂在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才回过神来。

    “你说什么?”苏陌凉抬起头,望向她。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说这里是我的偏房,你暂时就住在这里好好养伤,要是有什么,你直接吩咐雪柳,或者让她来找我都行。”夏侯婉璇见她迷茫的望着自己,轻笑了一声,好心的嘱咐道。

    苏陌凉表情尴尬,礼貌的点点头,“多谢夏侯小姐。”

    “哎呀,你也不要叫我小姐了,我们早就被夏侯家族踢除了祖籍,被人驱逐到了边境安家,如今早已家道中落,彻底衰败了,所以,我也不算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姐,你我姐妹相称就行了。”夏侯婉璇苦笑着摆摆手,似乎对身份并不太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