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夏侯府被包围了
    眼看着那只咸猪手就要碰到夏侯婉璇,苏陌凉一个抬手,猛地擒住了他肥大的手腕,冷淡的语气,明显压抑着怒火,“杜公子,请自重!”

    杜洪凯因为是杜家长子的关系,在外边风流惯了,调戏个女人不过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平时大家碍于杜家的权势,看到他调戏女人,甚至强抢民女,也不敢多管闲事。

    而今天,洪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敢阻止他!

    对方还是个女人!

    杜洪凯看到苏陌凉,面色划过惊讶,随后鼓起眼睛,生气大喝,“你个丑八怪,竟然敢挡本公子的好事儿,赶紧滚开,不然我宰了你!”

    说着,他便用力甩开苏陌凉的手,可谁知道,这个女人的力气极大,他费了好大的劲儿,都没能从她手里抽出来,当场惊得变了脸色,难以置信的盯着她,暴怒大吼,“放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抓本公子!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

    苏陌凉冷着脸,面对他的恐吓不为所动,“你是谁,不是很明显吗,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

    “你——你说什么!”杜洪凯没想到苏陌凉竟然敢骂他恶霸,顿时气得黑了脸色,更是用力抽手,想要挣脱束缚。

    苏陌凉看他挣扎得厉害,打算成全他,随即猛地松手。

    杜洪凯由于用力过大,又被突然松开,一个惯性,砰咚一下摔在地上,霎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瞧得一旁的夏侯婉璇和店铺老板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一向横行霸道的杜洪凯居然也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然而不等他们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遭到羞辱的杜洪凯,气得咬牙切齿的爬起来,望向苏陌凉的双目像是两把利剑,要将苏陌凉劈成两半,嘶哑的声音更是带着切齿之恨,咆哮而起,“你个贱人,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

    话落,杜洪凯便是爆发出灵力,朝着苏陌凉狂冲而去,一个抡臂,重重砸下一拳。

    夏侯婉璇看到这一幕,吓得面色惨白,惊骇大吼,“苏沫小心!”

    杜洪凯虽然是个让人恶心的流氓,但灵力却已经达到了后期圣灵师,在夏侯婉璇之上,力量不容小觑。

    他这一拳要是落到毫无反抗之力的苏沫身上,怕是伤势惨重啊。

    想到这里,夏侯婉璇吓得目眦尽裂,整颗心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苏陌凉一个侧身,避开了他的攻击,又是一个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杜洪凯没料到自己爆发出灵力,依然被她轻松擒住,更是刺激得红了眼眶,更加卖力的挥舞手臂,朝着苏陌凉的面门打去。

    苏陌凉本来不想惹事儿,但有人不依不饶的想要她的命,那她也不会客气。

    随后,只见她眸光一厉,抓着杜洪凯不安分的手臂,往后一撇,只听咔擦一声脆响。

    杜洪凯整条手臂被一道刁钻的力量扭断,随后便是被那道彪悍的力量撂倒在了地上,爆发出凄惨的哀嚎,“啊——”

    吼声震耳欲聋,凄厉无比,回荡在整个店铺,吓得夏侯婉璇和老板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的怔在原地,忘记了反应。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苏陌凉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居然能打翻一个虎背熊腰,高大壮硕的男子。

    这太不可思议了!

    夏侯婉璇看到这一幕,也是十分的震动,望着苏陌凉的眼神变得极其的复杂。

    苏陌凉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出乎她的意外,她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子是不是她所认识的苏沫了。

    “苏沫,你——你怎么会?”夏侯婉璇太过震惊,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苏陌凉知道她的疑惑,开口解释道,“我以前跟个师父练过身手,对付像他这种空有灵力没有实战经验的草包来说,还是能应付两下的。”

    听到这话,夏侯婉璇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是呀,杜洪凯实力虽然达到了后期圣灵师,但常年吃喝玩乐,沉迷酒色财气,只有空架子,没有什么实战经验,被人轻易撂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看到在地上捂住手臂,痛得满地打滚的杜洪凯,听到他惨叫连连,痛苦的呻吟,夏侯婉璇还是觉得毛骨悚然,连忙叫着苏陌凉离开,“苏沫,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家吧。”

    杜洪凯毕竟是杜家的公子,现在苏陌凉打了人家,要是还留在这里,等杜家的人来了,她们必定脱不了干系。

    杜家,她们实在招惹不起啊。

    所以,还是尽快撤离现场比较保险。

    苏陌凉也知道这个理,没有犹豫,干脆的点头,与她很快赶回了夏侯家。

    只是她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第二天,夏侯家便被杜家的人给团团包围了。

    夏侯老爷和夫人得知这个消息,都是受惊不小,纷纷赶往前院一瞧究竟。

    到了前院,两人才发现,找上门的竟然是瑜兴镇三大地头蛇之一的杜家主和他捧在手心里的儿子杜洪凯。

    说来,他们夏侯家在瑜兴镇一直都非常低调,不喜欢与人为恶,与瑜兴镇的三大地头蛇,更是素无交往,如今看到杜家主突然登门,夏侯老爷感到十分的意外。

    只是,这样的人物,他们夏侯家招惹不起,看他们来势汹汹,表情不善,夏侯老爷的心咯噔一下,涌上些不好的预感,随后连忙迎上前,卑躬屈膝的打着招呼,“杜老爷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还望杜老爷莫怪。”

    “哼,你也不要跟我说那么多客套话,赶紧把你女儿和她的丫鬟交出来!”站在最前面,被唤为杜老爷的中年男子,身穿棕色长衫,容貌跟杜洪凯长得极为相似,也是肥头大耳,虎背熊腰,一看便知道两人是父子关系。

    夏侯老爷被他吼得有些懵,听到这话,愣了几秒后,不太明白的询问道,“杜老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女儿和丫鬟怎么了吗?”

    “哼,你女儿和她丫鬟把我儿子的手臂都扭断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哼,我丑话可说在前面,今天你要是不把你女儿和那丫鬟交出来,我杜家跟你夏侯家没完!”杜老爷绷着脸,怒吼一声1,凶狠的气势震慑得在场的所有人白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