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6章 进门被羞辱
    橘衣女子勾唇,不屑的冷嗤一声,“谁应谁就是呗。”

    此话一出,她周围的人全都哄堂大笑,对着夏侯婉嫣等人指指点点,那嘲笑的姿态弄得夏侯婉嫣的等人气愤不已。

    “你--你--”夏侯婉嫣第一次被人如此羞辱,气得浑身发抖,涨红的俏脸变成个紫茄子。

    夏侯婉璇也看不过眼,不服气的反驳,“我们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胡乱骂人啊!”

    “我可没胡乱骂人,谁都知道你们爹当年谋杀自己的亲哥哥,想要代替哥哥成为夏侯家的嫡子,继承家业,后来阴谋败露,才被爷爷逐出了夏侯家族。连谋害亲哥哥的事儿都做得出来,你爹根本就是畜生嘛,既然是畜生生的,那你们自然就是群小畜生咯。”女子捂嘴一笑,身边的人又也跟着起哄,那讽刺奚落的语气弄得夏侯婉嫣和夏侯婉璇等人极度难堪。

    夏侯婉璇却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满脸涨红的大声反驳,“你们--你们胡说,我父亲才不是这样的人。”

    她只听说她爹犯了大错,还从来没听说她爹是因为谋杀亲哥哥才被逐出府的,这样的认知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呵呵,有没有胡说,你爹自己最清楚,你回去问问你爹就知道了。”橘衣女子见她不愿意相信,轻蔑的笑着摇头,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的盯着她。

    夏侯婉璇被她气得半死,双手握成拳头,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击。

    苏陌凉看到对方如此嚣张无礼,也是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这群人若是针对夏侯婉嫣一个人,苏陌凉还没那个好心帮忙。

    但看到这群人欺负夏侯婉璇,苏陌凉没办法作壁上观,忍不住开口帮腔道,“原来这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啊,我本以为大户人家的小姐必定是优雅高贵,知书达理的,没想到也不过是个满口畜生的粗鄙之人,还不如外边寻常人家的丫鬟有素养呢。”

    “你说什么!你居然敢骂本小姐粗鄙,拿外边的丫鬟跟本小姐比!”橘衣女子闻言,笑容一凝,气得变了脸色,对着苏陌凉怒目而视。

    苏陌凉嘴角衔起一抹冷笑,不紧不慢的道,“你身为千金小姐,却满嘴的畜生,只要有眼睛,有耳朵的人,都会觉得不雅吧。更何况,你口中的畜生可是夏侯老爷子的孙子和孙女,他们被你骂成小畜生,那老爷子岂不成老畜生了?你们不但辱骂自己的亲兄妹,还敢辱骂自己的长辈,如此大逆不道,跟你们口中谋害亲兄弟的四叔有什么区别啊?”

    听到苏陌凉这话,对面的人全都敛起了笑容,橘衣女子更是怒得瞋目切齿,愤怒大吼,“放肆——你血口喷人!我根本没有辱骂爷爷!再说了,你们早已被踢出了祖籍,赶出了夏侯府,早就不是我们的兄妹了,跟我们夏侯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我骂的只是一群没人要的垃圾,何来辱骂兄妹一说?哼,就凭你们,也配当我们的兄妹,我呸!”

    话落,橘衣女子便是嚣张的冲着苏陌凉狠狠呸了一口,那嫌弃的样子更是让夏侯婉璇等人怒发冲冠。

    夏侯梓安气得想动手,夏侯高翰却是一把拦住了他,隐忍的对他摇摇头。

    这里是夏侯家,不是他们瑜兴镇的家,他们刚到这里就惹事儿,肯定会惹老爷子生气。

    本来他们就是蹭着夏侯婉嫣的关系来的,要是再不安分,准得被人一脚踹出门。

    他们好不容易有机会到夏侯家族来修炼,怎么能因为一时冲动,功亏一篑啊。

    夏侯梓安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最终不得不咬紧牙齿,强行忍耐了下来。

    而此时的苏陌凉面对橘衣女子的羞辱,却是十分冷静,漆黑的眸底闪过一丝冷芒,淡笑道,“这位小姐,你怕是搞错了吧。夏侯老爷子亲自派人把他们接回家,就代表认可了他们的身份,承认了这份血缘关系。你现在却不承认他们,还辱骂排斥他们,是在反对老爷子,责怪老爷子不该把他们接回来的意思吗?如果你们真有不满,跟夏侯老爷子说去,在这里逞什么能啊。”

    听到这话,对面的大伙儿全都变得了脸色。

    虽然夏侯老爷子年纪大了,已经把夏侯家的事物交给了大伯打理,但是他老人家依然是夏侯家的主心骨。

    别说府上的孩子,就连几个伯伯都对他毕恭毕敬的,只要他老人家一发话,几乎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他们这些晚辈,平时在老爷子面前,说话都得唯唯诺诺的,更别说反对他,责怪他了。

    要是这种话传到他老人家的耳朵里,按照他严厉的性子,他们免不了一顿罚。

    想到这里,大伙儿再也笑不出来,全都忌惮的闭上嘴,不敢随便乱起哄了。

    橘衣女子则是被苏陌凉堵得说不起话,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望向孟管家大声质问,“她是谁!我记得夏侯信鸿只有两个女儿,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了?”

    孟管家哪知道一个丫鬟嘴巴那么厉害,竟是把三伯的小女儿给激怒了,嘴角抽搐,连忙回答道,“她不是你四叔的女儿,她是夏侯婉璇的贴身丫鬟。”

    “什么!!!丫鬟!!!她一个丫鬟,居然责备起本小姐来了!反了,反了!来人啊,给我把她抓起来,我要扒了她的皮!”橘衣女子得知苏陌凉的身份,简直大跌眼镜,怒火冲天的大吼起来。

    她堂堂夏侯千金,居然被个丫鬟辱骂,这要是传出去,她要如何在枫林帝都立足啊。

    夏侯婉璇看到她要对苏陌凉出手,吓得变了脸色,立马挡在苏陌凉的跟前,大声阻止道,“她是我的丫鬟,你们不准动她!要扒她的皮,先把我杀了再说!”

    孟管家看到橘衣女子要大开杀戒,双方对峙着,闹得非常不愉快,不禁皱起眉头,沉声阻止,“元姗小姐,夏侯婉嫣是老爷子点名要的人,其他几个不管怎么说,也是老爷子的孙子孙女,他们一回府,你就要杀人,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怕是不好吧。”

    自从以前夏侯家出了谋杀亲哥哥的事情,老爷子对兄弟姐妹之间重情重义的品行极为看重。

    他老人家认为,要想搞好夏侯家,年轻一辈必须齐心协力,团结一致才行。

    要是四分五裂,这个家迟早都得散。

    所以,老爷子最见不得兄弟姐妹之间的倾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